李濠仲:重估萧美琴和谢长廷外派的意义

前挪威总理布伦特兰有医学背景,但醉心政治,从政数十载,曾当选工党主席,因缘际会成为挪威第一位女总理,没多久工党在大选中落败,她也黯然下台,初期政治际遇起伏不定。之后以其公卫专长,被延揽到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委员会担任主席,1987年因提出《我们共同的未来》报告,为自己在国际上打响名号,她的报告且定义了何谓「永续发展」。

谢长廷和萧美琴都曾在台湾政坛打滚,无不踌躇满志,但外派后的所作所为,意义并其实不亚于他们支持者原本的政治期待。(合成照片)

随后她再度投入国内政治并两度执政,但任内最戮力推动的挪威加入欧盟案却以败北收场。1996年10月,她同时辞去总理和工党主席职务,等同退出政坛。不过,隔两年她又从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一职东山再起,从此活耀于国际公卫舞台。2004年她被英国金融时报评为25年来「最有影响力的欧洲人」之一,同份名单里还有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和柴契尔夫人。她也是台湾唐奖2014年那届的其中一名得主。

尽管「挪威第一位女总理」是她永远不会褪色的政治印记,但如今无论挪威人或外人看她,她就是一名杰出的「外交家」。她在总理位置上有赢有输,挪威入欧盟公投则吞下败仗,但她对挪威来说仍意义非凡,因为那份《我们共同的未来》报告不只荣耀了布伦特兰,也让原本看不上小小挪威的欧洲人,从此对这斯堪地那维亚小国刮目相看。

挪威曾是北欧最穷、基础建设最落后、军武最匮乏的国家,就算开挖石油让家家户户生活焕然一新,也未必从此受到邻国尊敬。挪威人第一次觉得自己可以跟大国平起平坐,是当探险家南森在1888年率队滑雪横跨格陵兰的一刻,南森的壮举,便同步把挪威的国家自信推向最高点。之后南森投入国际难民救援工作,尤其在一次大战期间为此贡献良多,还倡议为无国籍公民发行护照(南森护照),终获诺贝尔和平奖。今天当挪威人提起南森,会说他是探险家、人道主义者,但也绝不会忽略他「外交家」的身份,以及南森藉由这身分为国人带来的殊荣。

此外,挪威前总理史托藤伯格是在2014年被推举为北约秘书长,他在国家内政和各党派、各部会调和鼎鼐的本事,移转到北约也能有所发挥。值此全球政治因大国抗衡诡谲不安之际,史托藤伯格今年再度获得连任,已是北约任期第二长的秘书长。他最近一次受到瞩目的发言,即是针对中国威胁提出:「中国与我们价值观迥异。他们在香港镇压民主抗议行动、迫害中国维吾尔人等少数族群,和以我们未曾见过的方式利用现代技术监控人民,皆可见一班。」和南森、布伦特兰一样,远离内政后的史托藤伯格也在外交领域丰富了个人政治生命。

 

南森、布伦特兰和史托藤伯格同为来自一个人口仅5百余万的国家(南森时代人口更少、更穷),但即使是小国也没能限制他们对政治工作的想像,尤其没有辜负机会难得的国际舞台。在当今复杂的国际体系下,大国对外交官的重视,尤其表现在投入的国家资源占比,但即使是小国,也必然要有熟稔涉外事务的外交人才,否则何以透过任何可能的贸易协定和外交斡旋,去增进、巩固自己的国家利益?又即便南森、布伦特兰和史托藤伯格所处国际组织职务,本业不是为了直接利益自己国家,他们在国际上受到的支持和肯定,也必然能对自己国家产生正面回馈,他们在外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行,尤其会潜移默化建立起自己国家在他人心中的形象。

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自上任后受到不少关注,主要在她与美方政界的交涉往来,近期则再受邀「全美议会交流理事会」(ALEC)同样的,驻日代表谢长廷曾位居行政院长,还参选过总统,日前联合国开议,他则在脸书上简述当年自己如何和章孝严对辩台湾该用什么名义参与联合国,惟时空变换,现在换成是他站在第一线,还积极促成日本致赠疫苗让台湾直接受惠。他们都在台湾政坛打滚多年,无不踌躇满志,纵然有抽刀断水之憾,但外派后的所作所为,意义其实不亚于他们支持者原本的政治期待。

更何况国际局势变化至此,台湾内政的发展早无法自外于和他国的连结,就像任何一个小国,更需要靠称职的外交家突破现实格局,挪威从南森、布伦特兰到史托藤伯格都做了示范,这个道理则会在这个时代的台湾愈加显现。至于那送花圈给驻德代表谢志伟摆明羞辱的举动,此时此刻,也只会像是故意胡闹而扬起的一阵烟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