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重估蕭美琴和謝長廷外派的意義

前挪威總理布倫特蘭有醫學背景,但醉心政治,從政數十載,曾當選工黨主席,因緣際會成為挪威第一位女總理,沒多久工黨在大選中落敗,她也黯然下台,初期政治際遇起伏不定。之後以其公衛專長,被延攬到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委員會擔任主席,1987年因提出《我們共同的未來》報告,為自己在國際上打響名號,她的報告且定義了何謂「永續發展」。

謝長廷和蕭美琴都曾在台灣政壇打滾,無不躊躇滿志,但外派後的所作所為,意義並其實不亞於他們支持者原本的政治期待。(合成照片)

隨後她再度投入國內政治並兩度執政,但任內最戮力推動的挪威加入歐盟案卻以敗北收場。1996年10月,她同時辭去總理和工黨主席職務,等同退出政壇。不過,隔兩年她又從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一職東山再起,從此活耀於國際公衛舞台。2004年她被英國金融時報評為25年來「最有影響力的歐洲人」之一,同份名單里還有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和柴契爾夫人。她也是台灣唐獎2014年那屆的其中一名得主。

儘管「挪威第一位女總理」是她永遠不會褪色的政治印記,但如今無論挪威人或外人看她,她就是一名傑出的「外交家」。她在總理位置上有贏有輸,挪威入歐盟公投則吞下敗仗,但她對挪威來說仍意義非凡,因為那份《我們共同的未來》報告不只榮耀了布倫特蘭,也讓原本看不上小小挪威的歐洲人,從此對這斯堪地那維亞小國刮目相看。

挪威曾是北歐最窮、基礎建設最落後、軍武最匱乏的國家,就算開挖石油讓家家戶戶生活煥然一新,也未必從此受到鄰國尊敬。挪威人第一次覺得自己可以跟大國平起平坐,是當探險家南森在1888年率隊滑雪橫跨格陵蘭的一刻,南森的壯舉,便同步把挪威的國家自信推向最高點。之後南森投入國際難民救援工作,尤其在一次大戰期間為此貢獻良多,還倡議為無國籍公民發行護照(南森護照),終獲諾貝爾和平獎。今天當挪威人提起南森,會說他是探險家、人道主義者,但也絕不會忽略他「外交家」的身份,以及南森藉由這身分為國人帶來的殊榮。

此外,挪威前總理史托藤伯格是在2014年被推舉為北約秘書長,他在國家內政和各黨派、各部會調和鼎鼐的本事,移轉到北約也能有所發揮。值此全球政治因大國抗衡詭譎不安之際,史托藤伯格今年再度獲得連任,已是北約任期第二長的秘書長。他最近一次受到矚目的發言,即是針對中國威脅提出:「中國與我們價值觀迥異。他們在香港鎮壓民主抗議行動、迫害中國維吾爾人等少數族群,和以我們未曾見過的方式利用現代技術監控人民,皆可見一班。」和南森、布倫特蘭一樣,遠離內政後的史托藤伯格也在外交領域豐富了個人政治生命。

 

南森、布倫特蘭和史托藤伯格同為來自一個人口僅5百餘萬的國家(南森時代人口更少、更窮),但即使是小國也沒能限制他們對政治工作的想像,尤其沒有辜負機會難得的國際舞台。在當今複雜的國際體系下,大國對外交官的重視,尤其表現在投入的國家資源佔比,但即使是小國,也必然要有熟稔涉外事務的外交人才,否則何以透過任何可能的貿易協定和外交斡旋,去增進、鞏固自己的國家利益?又即便南森、布倫特蘭和史托藤伯格所處國際組織職務,本業不是為了直接利益自己國家,他們在國際上受到的支持和肯定,也必然能對自己國家產生正面回饋,他們在外的舉手投足、一言一行,尤其會潛移默化建立起自己國家在他人心中的形象。

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自上任後受到不少關注,主要在她與美方政界的交涉往來,近期則再受邀「全美議會交流理事會」(ALEC)同樣的,駐日代表謝長廷曾位居行政院長,還參選過總統,日前聯合國開議,他則在臉書上簡述當年自己如何和章孝嚴對辯台灣該用什麼名義參與聯合國,惟時空變換,現在換成是他站在第一線,還積極促成日本致贈疫苗讓台灣直接受惠。他們都在台灣政壇打滾多年,無不躊躇滿志,縱然有抽刀斷水之憾,但外派後的所作所為,意義其實不亞於他們支持者原本的政治期待。

更何況國際局勢變化至此,台灣內政的發展早無法自外於和他國的連結,就像任何一個小國,更需要靠稱職的外交家突破現實格局,挪威從南森、布倫特蘭到史托藤伯格都做了示範,這個道理則會在這個時代的台灣愈加顯現。至於那送花圈給駐德代表謝志偉擺明羞辱的舉動,此時此刻,也只會像是故意胡鬧而揚起的一陣煙塵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