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9月17日中國教會新聞

0

1、深圳三一豐收福音教會外出旅遊慶祝教會成立五周年,全程遭騷擾監控

202195日,是深圳三一豐收福音教會建立五周年紀念日。這天,教會全體會友集體來到惠州海邊度假,以此慶祝教會生日。教會同工提前在網上預定了一家公寓式酒店。然而,同工跟公寓的對話全部被國保監看。國保在頭一天找到一些政治上比較敏感的基督徒,反覆警告他們絕對不許參加這次聚會。國保的嚴厲警告導致教會出行人數和車輛減少。

雖然是成立剛五年的年輕教會,深圳三一豐收福音教會卻成為了深圳家庭教會裡關注公義的代表。該教會的毛志斌牧師和申凌長老也是較早時間參與簽署由王怡牧師發起的《牧者聯署:為基督信仰的聲明》。該教會因此吸引了很多異議人士加入教會或來教會慕道,也因此成為深圳市政府重點關注對象。

今年425日,深圳三一豐收福音教會被政府強製取締。425日禮拜天上午,教會正在進行主日敬拜時,遭遇警察、宗教局等政府部門的聯合突襲,官方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要求取締教會。毛志斌牧師、曹源牧師、楚懷慶長老等10人被警察帶到坂田派出所。

今年5月,教會本計劃為幾位慕道友在海邊施行洗禮,當局得知消息後提前把海灘封了,大家馬上驅車到惠州的海邊順利完成了洗禮。讓大家感受到上帝的保守,也堅固了信心。

今年711日上午,教會網絡敬拜再次受衝擊,正在證道的毛志斌牧師和楚延慶長老的房間被國保、警察、宗教局、街道辦等單位人員突然闖入,教會在zoom上的敬拜被迫中斷。當時還有大批人員在樓下待命。

4月底教會被取締後,教會將近5個月沒有完整的團契生活,教會信徒很盼望在一起交通團聚,一起切磋心得。於是,在教會成立五周年的日子,大家決定帶上家人、孩子,一起到海邊度過一個充實的周末和周年紀念日。

 94日中午,教會十幾個信徒到達惠州海邊,在一家餐廳愉快地進餐之後,提前聯繫過的公寓式家庭酒店老闆帶大家過去看房,寬闊的空間,大大的露台,溫馨而又雅緻,價格也公道。於是,大家到車裡拿行李準備入住。這時,店家卻突然告訴訂房同工要退他們錢、不讓他們入住的消息。理由是,毛志斌牧、訂房同工小劉以及其他三位基督徒的名字已經被當地派出所監控了,這五個人不能在當地任何酒店入住。

大家只好又集體返回到中午吃飯的地方,一邊商量下一步怎麼辦,一邊等待其他人員。正在大家閑聊之際,餐廳老闆似乎了解到他們有住宿的需求,向他們推薦自己家的一套四層樓的別墅。毛牧師說:這就是神賜給我們的恩典,耶穌說,在人所不能的事,在神卻能。我們沒有想到隨機選擇吃飯的地方竟然也是我們住宿的地方。

解決了住宿問題,大家就下海暢遊,晚上八點才上岸,聚在一起用餐,海鮮配着啤酒,星星伴着明月,其樂融融。幾個月沒有見面,大家相談甚歡,有說不完的話。晚飯後,其他人都可以休息了,五個上了黑名單的人還沒有落腳之處。據了解,當地所有的酒店旅店都已經接到了不允許他們入住的通知。但很快他們在一農民家找到了住處。

當晚10點,住在別墅的信徒遭到查房。兩個當地派出所民警逐一檢查身份證件,並且強行要求未帶身份證件的人員到其他地方入住。面對突如其來的搜查,上至70高齡的老夫妻,下至3歲的小孩都不慌亂,不害怕,大家都知道:這僅僅是小小的考驗而已,我們憑藉信心定然勝過那地上一切掌權的。

在房東的幫助下,幾個沒有隨身帶身份證件的信徒免費換了房間,待安定下來已經是深夜12點。而據知情的弟兄介紹,房東當晚在派出所接受詢問直到凌晨4點才出來。大家都很感激房東的義舉,也感激上帝的安排。

 第二天早上,惠州海灘上到處都布滿了警察,深圳和惠州有關部門誤以為教會要在海邊洗禮,而變得高度緊張,不僅找個別信徒談話,勸誡不準參與活動,還動用了各種力量監聽監視他們的動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84YxgKSVTs

2、山西太原警方張貼標語鼓勵民眾舉報所謂非法宗教,劍指基督教

近日,山西省太原市平陽路派出所和平陽景苑社區在商業中心的玻璃窗牆外張貼大型橫幅,橫幅上寫着舉報非法宗教活動最高獎勵2000元,舉報電話:11012345”

近年來,隨着中國政府對不願加入三自教會、不願到民宗局登記的家庭教會逼迫的加劇,民宗局聯合公安、國寶、社區等聯手行動,採取了包括幫教、恐嚇、通過房東驅趕、突擊上門抓捕、巨額罰款、污名化定罪和發動群眾檢舉揭發等一系列行動來打擊家庭教會,使得這些為信仰的緣故而不肯向政府妥協的家庭教會信仰空間日益狹窄。這些標語彷彿時光倒流,讓人回到了文革。

作為曾受惠於基督教的地區之一,山西欠下了基督徒的血債,一百年前曾發生屠殺宣教士的庚子教難。近年來,山西不斷製造新的教案。

2020815日,汾陽教會的基督徒因紀念庚子教難中殉道的宣教士,九個基督徒包括一個母腹中的胎兒在汾平交界的南開社村莊,被亦官亦匪蜂擁而上,毆打抓捕。

912日,運城市鹽湖區出動上百人,動用三輛挖掘機,強拆了100年前瑞華會宣教士的安息墓碑,且將旁邊展覽照片的房間夷為平地,又連夜在廢墟種上樹。

123日,忻州宣教士墓碑遭強拆。這裡埋葬着八位外國宣教士和四十多位中國基督徒。這個多年被棄的荒野地帶,被當地的基督徒修繕好僅一個月。

1228日,大寧宣教士墓碑被強拆。這裡埋葬着五位內地會宣教士,其中三位在1900年被殺。而在朔州右玉下元村,那個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墓碑,下面有十三位殉道者的忠骨,也不知在何時已被剷平。

1115日,太原郇城教會主日崇拜被衝擊,先後帶走八位肢體直到晚上十點。到1230日晚上,其周間查經再被衝擊,現場六位肢體被抓。控制24小時後,傳道人安彥魁被行政拘留15天。教會會堂則被斷水斷電,強行換鎖。

202117號,文水教會聚集被衝擊,之後分別又有兩次衝擊。

31日,汾陽城關教會同工開會,忽然闖入眾多執法人員,直接拿走了正在桌上的教會財務賬本。搜走了接待家庭私人的書籍和財物。當質問他們私闖民宅時,回復說:老子就私闖民宅,怎麼著?” 

321號,交城西營教會被衝擊,聚會者多為老年孤寡,他們被帶走直到凌晨。

517日早上七點,還未起床的趙維凱弟兄被帶走,被抄家,然後被行政拘留。原因是他對三個孩子實行在家教育,當局以治安處罰法27條為根據,莫名其妙地製造關聯。

713日,汾陽張立功弟兄被抄家之後行政拘留。728日,大家都以為拘留期滿,連抓捕的國保也聲稱當天出來。王潤雲,張耀文兩位弟兄開車去拘留所,在門口等待張立功弟兄的釋放。不料警察假意叫他們進拘留所里,卻關門將他們扣押起來,蓋一個偷越國境的帽子,然後正式刑事拘留。

87日,山西臨汾家庭教會金燈堂九位同工被帶走。

3、河北龐健被控涉嫌分裂國家案即將開庭 家屬尋求法律援助

龐健現年三十歲,是河北保定高碑店市泗庄鎮龐場村居民。目前,他已被當局以“涉嫌分裂國家”的罪名在高碑店市看守所關押了七個多月。9月10日,龐健的父親、龐場村村民龐井賢告訴記者,保定市中級法院在9月7日向他打去了電話,告訴他龐健一案即將在下周開庭:“沒有收到通知書,就是電話口頭告訴我一下。”

去年十二月,龐健曾以筆名“高陽”接受本台採訪,講述了他三年多以來獨立調查京津冀一帶強拆情況的成果。今年一月中旬,龐健在接受當地新冠疫情檢測時被捕。在這之後,他的父親龐井賢在1月28日收到了龐健的《逮捕通知書》,內稱龐健“涉嫌分裂國家”。

龐井賢告訴記者,在保定市中級法院打給他的電話中,法院詢問他是否要為龐健聘請律師,並告訴他:“要是不請,就(由法院)指定律師了。”

龐井賢還表示,目前法院還沒有向他通知具體的開庭日期,而他則正在聯絡律師。對於這種情況,現居美國的709維權律師陳泰和表示,法院方面在臨近開庭時才詢問龐健的家屬是否聘請律師,是有問題的做法:“就好像故意讓你無法準備,只提前一天、兩天或者三天來通知你,這也是(他們用)法律耍的伎倆。”

龐健是一名天主教徒,曾用多年時間遊歷京津冀各地,獨立調查當地的強拆情況、天主教地下教會運作情形、建築古迹及風土人情,並以本土主義視角書寫過與當地歷史、宗教、文化相關的文章。陳泰和認為,此次“涉嫌分裂國家罪”的龐健案在保定市中級法院開庭,表明當局準備對龐健判處重刑:“如果像他這樣一種案件的話,按照中國法律規定,應該是叫基層人民法院來審理。中級人民法院,它是審理那種十年以上直至死刑的案件作為一審案件。放在中院審理的話,就是說檢察官和法官都已經溝通好了,是準備判重罪的。”

根據中國刑法第103條規定,“組織、策劃、實施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的,對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又據中國刑法第113條條文,在涉嫌上述罪名的人士中,“對國家和人民危害特別嚴重、情節特別惡劣的,可以判處死刑”。

記者9月10日致電保定市中級法院及高碑店市看守所,試圖詢問龐健的情況,但兩個機構都沒有透露相關信息。保定市中級法院的接線人員表示,要到周一才能查詢到案情。高碑店市看守所的接線人員則告訴記者:“你明天打這個電話吧,一遍打不通多打幾遍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