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视狱中的丈夫人权律师余文生后,许艳家门被堵、不让出门

9月16日,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探视丈夫,摄于南京南站(来自许艳推特)

(中国南京-2021年9月17日)被囚于中国南京的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当地时间(16日)顺利探视了丈夫(余文生),回到北京后17日早晨余家家门被约8个男人堵住,不让许艳出门。

在9月16日,许艳刚从北京去南京探视狱中的余文生后,许艳在推特发出简报,余文生律师希望狱方尽快恢复他的通信和争取打电话的权利。余的右手仍然颤抖,依然不能写字。狱方给予余文生“放风”(户外活动)时间非常少。他的健康受损,身体不舒服。余建议妻子考虑聘请律师进行代理。余的牙齿脱落后无法确定是否准许安装新牙。

9月16日,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探视丈夫,摄于囚禁余文生律师的南京监狱门口(来自许艳推特)

这次探视许艳特意穿着一件由余文生入狱前买给她的裙子,她说:“他看到后,好像很亲切。他说,他很想我。我能感觉出他很关心我的情况。”
“探视结束,我们互相都舍不得走,想拥抱,被玻璃隔开,他现在自由被限,可是,他根本就不应该被关押,这个家庭本不应该被分隔。希望余文生律师早日回家。”许艳说。

回到北京后的第二天(17日)余家发生家门被至少八个人堵住,对方拒让她送小孩上学。许艳在推特披露说:17日早晨六点多,其中二个又高又壮的男的,直接顶着她的家门,“我根本推不开门。不知道是因为我昨天去探视余文生律师?还是因为今天是美国宪法日,不让出门?”

许艳询问对方是什么人?门外拒绝透露真实身份,其中有人回答:“我是你的大爷”,许艳要求对方让她送小孩上学,对方称,你不可以出门,小孩可以去上学。(小孩年纪小,需要家长陪同。)

到了中午,许艳仍然被堵在家里,不让出门,门完全打不开,早晨是8个人,中午是4个人坐在门口。

许艳说:“时间很漫长,我放歌曲《囚歌》,给它们听。也是因为,它们坐的位置,和洗手间就一墙之隔,隔音效果非常不好,都没法上洗手间。不让出门买菜,我问吃饭怎么解决,没人理我。”

余文生入狱后,许艳马不停蹄的声援丈夫余文生,余文生案引起欧洲国家联盟的高度关注,欧盟驻华代表长期追踪余案,以作为对人权律师的道义关注。

余文生律师是北京人权律师,自2018年1月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后,便被警方带走,关押至今。他在去年6月17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并褫夺公权3年。

中国的人权律师属于高风险工作,即使律师们出于真诚与善意为维护社会公正、捍卫法治人权而努力,但往往没有得到相关的尊重和回报,相反,他们几乎全部遭到政权的强力打压。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