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視獄中的丈夫人權律師余文生後,許艷家門被堵、不讓出門

9月16日,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艷探視丈夫,攝於南京南站(來自許艷推特)

(中國南京-2021年9月17日)被囚於中國南京的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在當地時間(16日)順利探視了丈夫(余文生),回到北京後17日早晨余家家門被約8個男人堵住,不讓許艷出門。

在9月16日,許艷剛從北京去南京探視獄中的余文生後,許艷在推特發出簡報,余文生律師希望獄方儘快恢復他的通信和爭取打電話的權利。余的右手仍然顫抖,依然不能寫字。獄方給予余文生“放風”(戶外活動)時間非常少。他的健康受損,身體不舒服。余建議妻子考慮聘請律師進行代理。余的牙齒脫落後無法確定是否准許安裝新牙。

9月16日,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艷探視丈夫,攝於囚禁余文生律師的南京監獄門口(來自許艷推特)

這次探視許艷特意穿着一件由余文生入獄前買給她的裙子,她說:“他看到後,好像很親切。他說,他很想我。我能感覺出他很關心我的情況。”
“探視結束,我們互相都捨不得走,想擁抱,被玻璃隔開,他現在自由被限,可是,他根本就不應該被關押,這個家庭本不應該被分隔。希望余文生律師早日回家。”許艷說。

回到北京後的第二天(17日)余家發生家門被至少八個人堵住,對方拒讓她送小孩上學。許艷在推特披露說:17日早晨六點多,其中二個又高又壯的男的,直接頂着她的家門,“我根本推不開門。不知道是因為我昨天去探視余文生律師?還是因為今天是美國憲法日,不讓出門?”

許艷詢問對方是什麼人?門外拒絕透露真實身份,其中有人回答:“我是你的大爺”,許艷要求對方讓她送小孩上學,對方稱,你不可以出門,小孩可以去上學。(小孩年紀小,需要家長陪同。)

到了中午,許艷仍然被堵在家裡,不讓出門,門完全打不開,早晨是8個人,中午是4個人坐在門口。

許艷說:“時間很漫長,我放歌曲《囚歌》,給它們聽。也是因為,它們坐的位置,和洗手間就一牆之隔,隔音效果非常不好,都沒法上洗手間。不讓出門買菜,我問吃飯怎麼解決,沒人理我。”

余文生入獄後,許艷馬不停蹄的聲援丈夫余文生,余文生案引起歐洲國家聯盟的高度關注,歐盟駐華代表長期追蹤余案,以作為對人權律師的道義關注。

余文生律師是北京人權律師,自2018年1月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後,便被警方帶走,關押至今。他在去年6月17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並褫奪公權3年。

中國的人權律師屬於高風險工作,即使律師們出於真誠與善意為維護社會公正、捍衛法治人權而努力,但往往沒有得到相關的尊重和回報,相反,他們幾乎全部遭到政權的強力打壓。

(對華援助協會特約通訊員高珍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