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受命刪資料 評論責港府欲清洗六四歷史 易讓當權者主導歷史

0
支聯會網頁已被移除(上),32年的六四歷史一夜清空。新的臉書(下)只提供消息(麥燕庭提供)

支聯會網頁已被移除(上),32年的六四歷史一夜清空。新的臉書(下)只提供消息(麥燕庭提供) © (麥燕庭提供)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昨晚已經應警方要求,移除該會所有電子平台信息,該會32年來上載網站和youtube等各種平台的大量歷史文件和影片,一夜之間消失殆盡,雖然支聯會已在臉書開設新的專頁,但暫時只有警方要求移除資料的通告,日後亦只作發布該會信息之用,未必可以重新上載已刪除的歷史紀錄。學者和該會前常委蔡耀昌均認為,當局的做法是要剷除六四的歷史記憶,失去民間數據亦令市民知情權受損,更令歷史易被當權者主導。

至於剛於8月4日上線的「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因為已脫離支聯會獨立運作,館內的六四資料和人物證言仍然可見。

據了解,警方要求支聯會移除相信違反《港區國安法》的資料,但沒有明言哪些內容涉嫌違法,支聯會亦因國安法有保密規定而不能披露詳情。該會前常委蔡耀昌今(17日)早在電台節目指出,警方的做法,在不少港人心目中儼如浸會大學新聞系前助理教授杜耀明所言,是在「剷除歷史記憶」,但「六四記憶」不光是支聯會的,亦是香港市民的,警方對此採取行動,應向港人交代理據,包括官方近期針對該會的連串做法。

自1989年六四事件成立的支聯會,堅持平反六四,近期備受政府打壓,保安局擬把支聯會從公司註冊名單中刪除,令其實質上解散;載有六四文物的六四紀念館被警方以搜證為名拆走所有展品和物資,被評論指為「實質是拆館」;220萬資產凍結;該會三名正副主席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眾常委亦以不同罪名被起訴。

杜耀明指出,支聯會的資料是經年累月的見證,亦是人們了解歷史的基本元素,警方勒令移除的直接後果,是「剷除歷史記憶」,日後人們若要認識「六四屠城」,便要「由零開始」,而學者進行學術研究亦會有參考數據不足的問題,令學術、言論及思想自由均大受限制。他質疑,警方僅以「有合理理由懷疑」危害國安便要求市民移除信息,有否考慮國安法要求尊重和保障人權的條款。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亦認為,港府如沒有提供理由便要求移除信息,將控制人民得到信息的自由,繼而清洗民間歷史,只剩官方資料,令當權者可主導歷史。

香港都會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教授羅樂然各《明報》表示,擔心信息的刪除,會令社會缺少了某一個立場的聲音,影響公眾知情權,削弱明辨是非的討論基礎,歷史的真正過程亦可能變得不明不白,令歷史傳承陪感吃力,教學選材、學生搜集資料亦較難。

作者:香港特約記者 麥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