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庫斯”聯盟:中國有何反應?

Derrière l'annulation des sous-marins français, l'alliance Aukus révèle l'urgence australienne, et plus largement anglo-saxonne, de garder (ou de reprendre) la main face à la Chine en région indopacifique.

Derrière l’annulation des sous-marins français, l’alliance Aukus révèle l’urgence australienne, et plus largement anglo-saxonne, de garder (ou de reprendre) la main face à la Chine en région indopacifique. © EPN/Newscom/SIPA

全球媒體聚焦澳大利亞將在美、英幫助下獲得“建造核潛艇能力”的新聞。中國譴責“冷戰思維”。9月18日,環球網刊文指出:AUKUS是繼七國集團、“五眼聯盟”、“四邊機制”等“小圈子”後,美國主導的又一個封閉、排他性的“小圈子”。法國《回聲報》18日刊登多瑪-蓬蒂羅利(Thomas Pontiroli)刊出的文章,批評法國政界和媒體關注的只是丟失巨額合同,而沒有看到美英在印太地區戰略聯盟的轉變。

文章引述英國首相國家安全顧問斯蒂芬-洛夫格羅夫(Stephen Lovegrove)對新的三邊安全夥伴關係機制(AUKUS)的形容。他表示:“這當然是60年來全球展示實力最重要的合作。”

多瑪-蓬蒂羅利分析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為此都有各自的盤算。他寫道:澳大利亞近幾年和中國緊張關係有所加劇。2013年的新絲綢之路以來,中國在印太地區的影響力不斷加劇。澳大利亞試圖鉗制中國。2015年,澳大利亞就想把達爾文港口租賃給中國嵐橋集團(Landbrige)。而美國在達爾文港設有海軍基地。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曾向《悉尼先驅晨報》確認,有關部門就向中方租賃達爾文港一事進行複核。供澳大利亞皇家海軍和美國海軍陸戰隊運營的第二個港口修建計劃正在悄悄展開。

法國學者認為,面對中國,新的三邊安全夥伴關係機制(AUKUS)是要重新掌控印太地區。2020年6月,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宣布,在未來10年耗資2700億美金升級國防,包括擴大其海軍打擊能力。

英國脫歐之後希望在國際舞台上重新找回自己的位置。澳美同盟70年;英國在歷史上就緊隨美國。英國首相約翰遜在2016年時也曾提出過脫歐後的“全球化英國”。而AUKUS三國軍事夥伴關係是落實他新戰略。

美國是這個聯盟的基石。“奧庫斯”聯盟展示了對抗中國的決心,它建立起一個新軸心。“奧庫斯”就是在對抗中國新絲綢之路。美國國內對拜登重新回歸老盟國感到欣慰。在特朗普執政期間忽略了這一點。美國阿富汗撤軍潰敗之後,有了全球戰略重心轉移到印太地區的考量受到了民主和共和兩黨的支持。

把法國從印太戰略中排擠出去的做法讓法國人很難消化。2022年上半年法國將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法國學者表示:法國如想希望保持住自己的地位,在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時應拿出一張王牌。制定一個歐洲應對中美的第三條路。

那中國對此的反應有如何呢?

法國學者寫道:中國媒體沒有指名道姓地指某個國家或某個國家的領導人,但它非常清楚“奧庫斯”聯盟針對的不是別的國家,而就是中國。針對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開展核潛艇合作,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趙立堅周四表示,這嚴重破壞地區和平穩定,加劇軍備競賽,損害國際核不擴散努力。

他在外交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稱,美國向澳大利亞出口高度敏感的核潛艇技術,“再次證明他們將核出口作為地緣政治博弈的工具,採取雙重標準,這是極其不負責任的行徑。”中國希望一些國家摒棄陳舊的冷戰零和思維和狹隘的地緣政治觀念。

三個重要盟友背叛自己的感覺是法國從沒有嘗受過的滋味。一些外交家認為,歐洲人該是和盎格魯-撒克遜盟友之間“脫鉤”的時候了!但這種分裂有利於北京當局,中國人也常說“分而治之”。

在歐洲層面,雖然法英軍事合作不應該受到英國退歐的影響,但 Aukus 聯盟標誌着倫敦開始疏遠歐洲國家。希臘、葡萄牙、意大利等歐洲國家與中國比較接近;而英國對中國日益增長的懷疑態度和這些國家的距離拉開了。

法國自2010年3月和英國簽署了《蘭開斯特協定》(The…Lancaster…House…Treaties)。英國由此專註於與法國在常規和核防領域共同建立強大的、嚴格的雙邊關係。那麼,“奧庫斯”聯盟會不會影響法國和英國的軍事合作呢?按照英國首相約翰遜的表態是和以前一樣。約翰遜曾表示:我向法方保證,《蘭開斯特協定》“堅如磐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