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財富疑似暴雷引髮網民擔憂與熱議

Podcast

Podcast © FMM

本周,在中國第十四屆全運會開幕式,內地藝人閆妮和張嘉譯演唱的一首大會主題曲《社會主義好》在社交平台引發熱議。《社會主義好》是為慶賀1957年“反右運動”勝利結束而創作的歌曲,歌曲第一段是當下中國老人們耳熟能詳的歌詞:“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反動派被打倒,帝國主義夾着尾巴逃跑了…”。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共高唱着這首歌開啟三年大躍進,把社會主義建設推向高潮,然而,經濟規律不違,大躍進制造了毛澤東治理模式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第一場人道災難,隨之而來的三年大饑荒造成近四千萬人死於飢餓的人間慘劇。社會主義好隨後被停播。直到薄希來在重慶大搞唱紅打黑運動,此歌再度被唱紅。一首毛澤東極權政治文化色彩濃重的歌曲被用於運動會開幕式,不能不令人擔憂北京冬奧會是否也會變成一場習近平紅色極權文化的國際誓師大會。

網友@南邊的紐西蘭用四個字發帖給出第一印象:滿油倒擋。@歲月靜好17259:雞皮疙瘩掉一地,我這是在朝鮮?

@茗禮堂:高唱文革歌曲,這是典型的倒退!必須制止這股歪風邪氣!大連東芝撤離,三星重工撤離,瑞銀報告顯示,76%的外資企業計劃撤離中國。帝國主義的確夾着尾巴逃跑了!

@彼岸_32145:帝國主義都跑了,再回到一窮二白的歲月,大家一起吃糠咽菜,挺好,滿足了某些人的意願。@紅薯設計:一直以為社會是向前走的,太天真了!

本周,恆大債券危機,恆大財富疑似暴雷,9月8日到期的理財產品,毫無徵兆的停止兌付,很多恆大普通員工畢生的積蓄都被“半強迫”地投入到恆大財富,導致恆大各地分公司發生員工圍堵抗議事件。更令人憤怒的是,員工們發現,恆大管理層已經提前兌付離場。據悉,恆大老總許家印的妻子已經兌付超過2300萬元,恆大財富總經理杜亮及其父親投資的近千萬元也已完成兌付。這出“讓領導先走”的戲碼一經傳出,就在社交平台炸鍋,內部員工的憤怒不用說,普通老百姓則更擔心假如恆大破產,是否會引爆系統性金融危機,政府是否會救場。

有網友發帖說:“恆大這是精心設計好的騙局,對於錢的去向無人敢管,十四億國人算是雨露均沾,兩萬億欠債人均一千多,恆大幕後的那些雜碎們,等待他們的果報將是與地獄同壽。”

正如有網友總結的:“金錢歸和珅了;恆大歸國家了;賬單歸韭菜了。”

@秋雨梧桐:在沒有自由市場經濟制度下坐大坐強的企業家,基本都是影帝。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里德曼說過:自由市場經濟在中國是不會成功的,因為會動搖中央集權制!

@葉檀:這麼多人在說許家印,覺得也挺慘的,走着走着就到這一步了,就像那麼多錢就這一個人吞了。恆大的事情必須處理好,首先是隔離,處理不好會火燒連營。其實,金融風險跟疫情又有多大的區別呢?

@皮皮劉劉:盲目加槓桿,社會來背鍋;高管瘋狂套現走人,留下小散戶求告無門……這要不抓幾個,殺幾個,也太挑戰社會主義鐵拳底線了。

@明月映彩虹:鐮刀與韭菜而已。現在是發現鐮刀割太慢了,直接上收割機,大面積全方位無死角收割,就等着再次輪迴,再次出現陳吳的S循環中。。。

@數據全是糟點:恆大肯定是死定了,救活它需要六千多億,沒人願意做善事。現在的問題是它的死法是啥,歸納一下有幾種:第一,最平淡的死法,主要股東全部換人,大股東許家印出局,手上的股份全部零對價轉讓。新股東接手公司,提供資金承擔債務。第二,再慘一點的死法,沒有新股東願意接手,恆大把手裡的優質資產全賣了,嘗試把修了一半的期房拚命竣工。但是優質資產有限,最後一定還是欠一屁股債還不上,大部分期房最終也都竣工不了。最後企業破產,進入漫長的清算流程,恆大消失,許家印變成老賴。第三,最慘的死法,連賣資產都沒人接手,現金流完全斷裂,連破產都來不及,從債權人到購房人,全都陷入徹底絕望。地產債務風暴由此成形,所有人都無從躲避。

一篇題為《恆大,為何大而不恆》的網文這樣寫道:據說許家印的年薪是300億,在恆大金服暴雷之前還轉走15億,他的高管都能悄悄提前對付900萬,卻把洪水滔天留給了誰?放心,即便恆大所有債主和業主都死光光,許家印也會活得好好的。不信,你們就去問問無數個爆雷的P2P老闆們。有人說,許家印會坐牢的。真是個笑話。我可以毫不猶豫地說,即便那個懂英語長得有點不咋的的企業家把牢底坐穿,許家印都不會坐牢的。因為,許家印的真實身份不只是恆大老闆,而是白手套。

作者: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