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一點貪心釀成大禍 (上)

0

今日經文:這事以後,又有一事,耶斯列人拿伯在耶斯列有一個葡萄園,靠近撒瑪利亞王亞哈的宮。亞哈對拿伯說,“你將你的葡萄園給我作菜園,因為是靠近我的宮;我就把更好的葡萄園換給你;或是你要銀子,我就按着價值給你。”拿伯對亞哈說,“我敬畏耶和華,萬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亞哈因耶斯列人拿伯說我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就悶悶不樂的回宮,躺在床上,轉臉向內,也不吃飯。王后耶洗別來問他說,“你為什麼心裡這樣憂悶不吃飯呢?”他回答說,“因我向耶斯列人拿伯說,你將你的葡萄園給我,我給你價銀,或是你願意,我就把葡萄園換給你;他卻說,我不將我的葡萄園給你。”王后耶洗別對亞哈說,“你現在是治理以色列國不是?只管起來,心裡暢暢快快的吃飯;我必將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園給你。”於是托亞哈的名寫信,用王的印印上,送給那些與拿伯同城居住的長老貴冑。信上寫着說,“你們當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中的高位上;又叫兩個匪徒坐在拿伯對面,作見證告他說,你謗瀆神和王了。隨後就把他拉出去,用石頭打死。”那些與拿伯同城居住的長老貴冑得了耶洗別的信,就照信而行。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中的高位上。有兩個匪徒來,坐在拿伯的對面,當著眾民作見證告他說,“拿伯謗瀆神和王了。”眾人就把他拉到城外,用石頭打死。於是打發人去見耶洗別說,“拿伯被石頭打死了。”耶洗別聽見拿伯被石頭打死,就對亞哈說,“你起來得耶斯列人拿伯不肯為價銀給你的葡萄園罷;現在他已經死了。”亞哈聽見拿伯死了,就起來下去,要得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園。耶和華的話臨到提斯比人以利亞說,你起來,去見住撒瑪利亞的以色列王亞哈;他下去要得拿伯的葡萄園,現今正在那園裡。你要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殺了人,又得他的產業么?又要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狗在何處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處舔你的血。”(王上二十一1-19)

有一人隨便開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縫裡。王對趕車的說,“我受了重傷,你轉過車來,拉我出陣罷。”那日陣勢越戰越猛;有人扶王站在車上,抵擋亞蘭人。到晚上王就死了,血從傷處流在車中。約在日落的時候,有號令傳遍軍中,說,“各歸本城,各歸本地罷。”王既死了,眾人將他送到撒瑪利亞,就葬在那裡。又有人把他的車洗在撒瑪利亞的池旁;(妓女在那裡洗澡,)狗來舔他的血;正如耶和華所說的話。(王上二十二34-38)

縱容自己的妻子用假見證殺害無辜的良民,然後侵奪他的產業,萬惡的亞哈到底逃脫不了神公義的審判。“狗在何處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處舔你的血。”這兩句咒詛在不多些日子以後果然應驗在亞哈身上。害人者適以自害。看起來真令人懼怕呀!

追溯這一場大禍的起源,不過是因為亞哈起了一點點的貪心。亞哈起初不但沒有殺害拿伯的意思,他連奪取拿伯的葡萄園的心都沒有。只因為拿伯的葡萄園靠近他的王宮,他喜愛這個園子,想要買來作他的菜園。他本想用別的葡萄園來換拿伯的葡萄園。如果拿伯喜歡要價銀,他也願意出價收買。可是他未曾料到拿伯有一個特殊的理由,使他不能出讓這個葡萄園。“我敬畏耶和華,萬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這個不賣葡萄園的理由很充分也很正大,使亞哈再不能對拿伯說什麼話。但是亞哈心中已經愛上拿伯的葡萄園,不肯就這樣輕輕放下這個念頭。一方面決心不出讓,一方面一定要得到手才甘心,就這樣一來,事情便越演越壞,結果拿伯遭了亞哈的毒手,亞哈也受了神的審判。“狗在何處舔了拿伯的血,也在何處舔了亞哈的血。”

閱者,你看見貪心的危險了么?神教訓他的百姓說,“不可貪戀人的妻子,也不可貪圖人的房屋,田地,僕婢,牛驢,並他一切所有的。”(申五21)這條誡命是何等有意思呢!祂不但不許祂的百姓詐騙盜竊別人一切所有的,不但不許他們霸佔搶奪別人一切所有的,祂根本就不許他們貪愛別人一切所有的。祂知道貪愛別人的妻子,房屋,田地,僕婢,牛驢,便是一切詐騙,盜竊,霸佔,搶奪,爭競,兇殺,和種種罪惡的起原。祂知道人一起貪心,一定會接連着去犯許多他自己起初不敢犯、不想犯、也未料到會去犯的罪。

亞哈的事就是一個很好的憑據。他起初並沒有意思要殺害拿伯,要霸佔拿伯的葡萄園。他想要用別的葡萄園換拿伯的葡萄園,或是用銀子買拿伯的葡萄園。換或買都是極公正的辦法,這裡頭沒有一點罪。罪就是亞哈的一點貪心。亞哈起初以為自己是以色列國的王,自己有的是上好的葡萄園和大量的金銀。拿伯無論願意換或是願意賣,都可以使他十分滿意。只要自己的話出口,拿伯的葡萄園準保會歸到自己的手中。他萬沒有料到拿伯竟是那樣倔強,既不想得更好的葡萄園,也不貪圖多量的金銀,而且還不怕王的權勢。亞哈抱着滿腔的熱望,以為事情一說出來,准可以馬到成功,誰想到拿伯的回答竟像一盆冷水澆到了頭頂。事情是絕望了,然而亞哈裡面的貪心卻沒有因為事情不成便消滅。這種貪心使他心中煩惱苦悶,使他失望難過,以致他“悶悶不樂地回宮,躺在床上,轉臉向內,也不吃飯。”

這樣一來,便給那窮凶極惡的耶洗別造了最好的機會,謀害拿伯霸佔民產的慘劇便開始了。耶洗別雖然沒有告訴亞哈,說她要怎樣下毒手謀殺拿伯,但亞哈聽了她的話,“你現在是治理以色列國的不是?只管起來,心裡暢暢快快地吃飯;我必將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園給你,”再想想耶洗別平日的陰謀辣手,他也足能明白耶洗別是要用什麼樣的手段去得拿伯的葡萄園。如果他沒有貪心,他也許要勸阻耶洗別不要作這惡事。但他現在正苦於無法滿足自己的貪心,一聽耶洗別所說的話,正是他求之不得的,當然他任憑耶洗別全權辦理了。亞哈起初雖然沒有想害拿伯,但到這時候卻是不能不害拿伯。因為不害拿伯,他便得不着他所貪愛的葡萄園。前邊我們所說,人一起貪心,一定會接連着去犯許多他自己起初不敢犯、不想犯、也未料到會去犯的罪,這幾句話不是千真萬確的么?

王明道(1900-1991)中國家庭教會領袖。本文選自《王明道文庫精選集第6冊·借鏡》,第1章“看這些人(上)”,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獲微信原創播發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權。本文歡迎弟兄姊妹轉發。

文 | 王明道
生命季刊專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