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峙軍牧師:律法和應許

0

引言

上次我們講到,保羅責備加拉太人“無知”,因為他們不明白因信稱義的道理,他們想靠行律法稱義。

保羅提醒他們,連我們的祖先亞伯拉罕都是因信稱義,那以信為本的人,就是亞伯拉罕的子孫,而凡以行律法為本的,都是被咒詛的。

保羅說,沒有一個人靠着律法在神面前稱義,這是明顯的。因為經上說,“義人必因信得生。”律法不要求你“信”(“原不本乎信”),只要求你遵行(“行這些事的,就必因此活着。”)。你遵行不了,你就會落在律法的咒詛之下。

但是“基督既為我們受了咒詛(“受”原文作“成”),就贖出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因為經上記着,“凡掛在木頭上都是被咒詛的。”

由於基督為我們受了咒詛,就贖出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結果是,如3:14所說,“這便叫亞伯拉罕的福,因基督耶穌可以臨到外邦人,使我們因信得着所應許的聖靈。”這一節講到耶穌基督將我們贖出來的目的:(1)叫我們得着亞伯拉罕因信稱義而有的福氣;(2)叫我們因信得着聖靈。

基本上,3章1-14節(特別是7-14節),要回答的問題是:到底是因信稱義,還是因行律法稱義?答案很清楚:是因信稱義。

今天的經文告訴我們,神賜亞伯拉罕的應許,比西奈山頒布律法要早。較晚的律法,不能廢掉較早的應許。律法和應許並不衝突,律法是為成全應許而設立的。當基督到來時,原先在律法之下的人,就因信基督而得知兒子的名分。

說到“律法”這個概念時,也許有弟兄姊妹仍感到困惑,什麼是“律法”?詩篇第1篇不是說“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這人便為有福”嗎?請注意,“律法”這個概念,在聖經中可以作廣義和狹義兩種理解。從廣義上看,神所啟示的真理系統,都可以稱之為律法。“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就是廣義上的律法。從狹義方面看,是指神在西奈山向摩西頒布的律法與誡命。其中的“十誡”,是道德律,人人都要遵守。但一般性的規條,這是要求當時的以色列人遵行(事實證明以色列人根本無法遵行)。加拉太書中提到的“律法”,是摩西的律法。當時有一些律法主義者,堅持“若不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不能得救”(徒15:1)。

今天我們要講的經文,是加拉太書3:15-25——

15.弟兄們,我且照着人的常話說,雖然是人的文約,若已經立定了,就沒有能廢棄或加增的。16.所應許的原是向亞伯拉罕和他子孫說的。神並不是說眾子孫,指着許多人,乃是說你那一個子孫,指着一個人,就是基督。17.我是這麼說,神預先所立的約,不能被那四百三十年以後的律法廢掉,叫應許歸於虛空。18.因為承受產業,若本乎律法,就不本乎應許。但神是憑着應許,把產業賜給亞伯拉罕。19.這樣說來,律法是為什麼有的呢?原是為過犯添上的,等候那蒙應許的子孫來到。並且是借天使經中保之手設立的。

20.但中保本不是為一面作的。神卻是一位。21.這樣,律法是與神的應許反對嗎?斷乎不是。若曾傳一個能叫人得生的律法,義就誠然本乎律法了。22.但聖經把眾人都圈在罪里,使所應許的福因信耶穌基督,歸給那信的人。23.但這因信徥救的理,還未來以先,我們被看守在律法之下,直圈到那將來的真道顯明出來。24.這樣,律法是我們訓蒙的師傅,引我們到基督那裡,使我們因信稱義。25.但這因信得救的理,既然來到,我們從此就不在師傅的手下了。

根據這段經文,我們要回答兩個問題:

(1)律法和應許之間有衝突嗎?

(2)在因信稱義的事情上律法的作用是什麼?

一、律法和應許之間

有衝突嗎?

答案在15-22節。

15. 弟兄們,我且照着人的常話說,雖然是人的文約,若已經立定了,就沒有能廢棄或加增的。

加拉太人雖然在信仰上“無知”,受假教師錯謬教訓的影響走上了歧途,但保羅仍看他們為“弟兄們”,要用正確的教訓挽回他們。

在7-14節中,保羅一直在講神與亞伯拉罕立約的內容,講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將人必須因信耶穌基督才能得着神應許亞伯拉罕的福氣。在這一節,保羅要“照着人的常話”,來加強他前面的論證:一方面,他說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事情;一方面,他之所以說“人的常話”,是為了讓他的受信人可以更容易明白他所講的道理。

下半節是“人的常話”的內容。“雖然是人的文約,若已經立定了,就沒有能廢棄或加增的”,意思是,人與人之間所立定的約,沒有人可以廢掉它,或附加其他條件。“文約”這個詞,也可以指遺囑。立遺囑的人一旦過世,沒有任何人可以再修改遺囑的內容。

保羅希望借用人間立約的常識告訴讀者,如果人間立約都不能隨便廢除,那麼神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更是不能改變的了。

16. 所應許的原是向亞伯拉罕和他子孫說的。神並不是說眾子孫,指着許多人,乃是說你那一個子孫,指着一個人,就是基督。

神藉著與亞伯拉罕立約,向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說過一些“應許”,比如“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創12:3。保羅在加拉太書3:8已經提到“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你得福”),“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創22:18)等。特別是創世記22:18,“你的後裔”是單數形式,因此保羅說“神並不是說眾子孫,指着許多人,乃是說你那一個子孫,指着一個人,就是基督”。——基督是神應許的核心。基督就是神的應許。

17.我是這麼說,神預先所立的約,不能被那四百三十年以後的律法廢掉,叫應許歸於虛空。

16節下半節,像是一個插入句,告訴人們神向誰應許,應許的內容是什麼,第17節又回到“約”不能被廢除的話題。

17節和16節上半節連起來,意思就是,既然人與人之間所立定的約,沒有人可以廢掉它,或附加其他條件;那麼“神預先所立的約,不能被那四百三十年以後的律法廢掉,叫應許歸於虛空”。神與亞伯拉罕立約在先,賜摩西律法在後,律法不會廢掉應許。

18. 因為承受產業,若本乎律法,就不本乎應許。但神是憑着應許,把產業賜給亞伯拉罕。

這節經文中的“承受產業”,是指神賜給亞伯拉罕之應許的內容。神沒有因亞伯拉罕遵行律法,才讓他承受產業。而是憑着應許,把產業賜給亞伯拉罕。這裡的“產業”,應該是指所有因信稱義的人。

19. 這樣說來,律法是為什麼有的呢?原是為過犯添上的,等候那蒙應許的子孫來到,並且是借天使經中保之手設立的。

“這樣說來,律法是為什麼有的呢?”是根據17和18節提出的問題。既然“神預先所立的約,不能被那四百三十年以後的律法廢掉,叫應許歸於虛空”,既然“承受產業”是本乎應許,而“神是憑着應許,把產業賜給亞伯拉罕”,那麼,“律法是為什麼有的呢?”也就是說,為什麼需要律法呢?

保羅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是,“原是為過犯添上的”,意思是神設立律法,是為了使判定過犯有標準。

但律法本身不能解決過犯,這樣一來,就要“等候那蒙應許的子孫來到”,也就是要等基督來到。

20. 但中保本不是為一面作的。神卻是一位。

前一節說到律法的設立,“是借天使經中保之手設立的”,這裡的“中保”指摩西。在神賜下律法時,摩西在神與以色列百姓之間作“中保”。他從神承受律法,又將其傳給以色列會眾。“中保”是雙方的代表,所以說“不是為一面作的”。但接下來,保羅說“神卻是一位”。這是什麼意思呢?

“神卻是一位”(ὁ δὲ θεὸς εἷς ἐστιν),是全本聖經中文法最簡單,但放在上下文中最難解的一句話。據有人統計,對本句話的解釋大約有400種之多。

我個人的理解是:

(1)這句話是一神信仰的宣告;(2)應許和律法都是出自這同一位神;所以,(3)律法和應許不會互相矛盾(不同的是,應許不需要中保,由神直接賜給亞伯拉罕;而律法需要中保,是“借天使經中保之手設立”的)。

正是基於“神卻是一位”這句話,保羅在第21節保羅才這樣問道:“這樣,律法是與神的應許反對嗎?”

21.這樣,律法是與神的應許反對嗎?斷乎不是。若曾傳一個能叫人得生的律法,義就誠然本乎律法了。

由於“神是一位”,所以律法和應許不會彼此“反對”。 “若曾傳一個能叫人得生的律法,義就誠然本乎律法了”,這是一個第二條件句,所假設的事情與事實相反。

22.但聖經把眾人都圈在罪里,使所應許的福因信耶穌基督,歸給那信的人。

“聖經把眾人都圈在罪里”,是一個很形象的說法,好像在說聖經把所有的罪人一網打盡,都關進一座監牢那樣。

聖經是如何把眾人都“圈在罪里”的呢?

聖經把人的本相揭示出來了:“猶太人和希臘人都在罪惡之下”,“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這就如罪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3:9,10,23;5:12)。

“聖經把眾人都圈在罪里”,有一個目的,就是“使所應許的福因信耶穌基督,歸給那信的人”。

罪人雖被圈在罪里,但並非沒有希望。因為神給亞伯拉罕有應許,“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凡是相信這位“後裔”人,都會被神稱義,既可以成為信心之父亞伯拉罕的屬靈的子孫,更可以得着神兒子的名分。

二、在因信稱義的事情上律法的作用是什麼?

答案在23-25節。

23.但這因信徥救的理,還未來以先,我們被看守在律法之下,直圈到那將來的真道顯明出來。

“但這因信徥救的理,還未來以先”這句話的原文中,沒有“得救的理”這幾個字。和合本加上這幾個字加得並不理想。因為“因信得救的理”在神應許亞伯拉罕時已經在那裡了。這句話原是一個介詞短語,意思是,在 “信(心)”(τὴν πίστιν)來到之前。這個帶定冠詞的“信”,特指第22節“因信耶穌基督”的那個“信”。簡單地說,這句話的意思是,在人還沒有“信”基督之前,他的狀況如同坐在罪的監牢里。

從羅馬書中,我們看到律法有“叫人知罪”的功用(3:21),這節經文用擬人化說法告訴我們,律法好像一個看守,把我們看守的罪的監牢里。前面說聖經把我們眾人都“圈在罪里”,而律法看守着罪的監牢。

我們什麼時候可以走出監牢呢?——“直圈到那將來的真道顯明出來。”“真道”(πίστιν)原文是“信”,還是指22節“因信耶穌基督”的“信”。這個“信”,一方面像是我們的“救兵”,他顯明出來時,我們就有救了;一方面又像是一扇“門”,使信耶穌基督的人,可以從律法看守之下“罪的監牢”里走出來。

24.這樣,律法是我們訓蒙的師傅,引我們到基督那裡,使我們因信稱義。

第24節說到律法的另一種職責——“我們蒙訓的師傅”。在當時的環境中,“蒙訓的師傅”一般是家中的僕役或奴隸,其責任是在主人家中管理6歲以上10歲以下的孩童,教他們一些啟蒙知識,陪伴他們一直到可以去學堂讀書。保羅用這個比喻,說明律法像一個啟蒙老師那樣,把我們帶來真正的老師——耶穌基督面前,目的是“使我們因信稱義”。

25. 但這因信得救的理,既然來到,我們從此就不在師傅的手下了。

和23節一樣,這一節原文中也沒有“得救的理”這幾個字。

這一節說的是,當“信耶穌基督”的“信”來到後,律法這位“師傅”就不能再管我們了,因為我們有基督這位永遠的“老師”,祂會救我們到底,管我們到底。

思考與應用

藉著我們已經講過的加拉太書經文,特別是今天的經文,我們知道我們稱義得救,不是因為“守律法”(也就是守摩西的規條),而是因為“信基督”。那些堅持“守律法”而拒絕“信基督”的人,不能得救;而我們這些因信基督而得救的人,卻願意遵行神為我們設定的行為規範。

另外也請注意,現在的教會裡有一種傾向,一說到要遵守教會紀律,有人就會說這是“守律法”,是“律法主義”。這種傾向對建造教會是無益的。在新約聖經中,“守律法”或“律法主義”,都和救恩相關聯。而教會紀律,則是教會建造中必不可少的要素。沒有紀律的教會,很難訓練出基督的精兵。

最後,請弟兄姊妹切記,我們是在神對亞伯拉罕的應許中,蒙恩救得的。這個應許的核心,就是釘十字架的基督。神在遠古之時對亞伯拉罕的應許,今天藉著基督成就在我們身上,我們應該驚奇並感恩,應該用整個生命來回應神對我們的深恩大愛,為主而活。

王峙軍牧師 中國基督徒生命團契總幹事,《生命季刊》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