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政要為什麼對拜登政府如此傷心?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資料圖片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中國俗話說:“親兄弟明算賬”,是因為即便是在特別講究親情“血濃於水”的中國人來說,擺不好錢的位置,也公認是會傷害感情的。國家之間關係更是如此,如今的法澳核潛艇合同事件就是證明。不過法國政要現在強調的並不僅僅是撕毀合同所涉及的錢有多重要,而是相互間的信任關係。

美國、英國、澳洲15日宣布建立防衛聯盟AUKUS,協助澳洲發展核動力潛艦;澳洲同時也取消與法國的400億美元傳統動力潛艦交易。法國16日做出憤怒反應,痛批此舉“粗暴”、“背後捅刀”。

中央社評論說:這些用字遣詞在盟邦間幾乎未曾公開聽聞。到了17日法國再進一步行動,罕見召回駐美國和駐澳洲大使,使得美法關係與6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訪法時的融洽氣氛大相逕庭。

說到布林肯,大家都知道他曾經在巴黎上中學多年。聽着他說的法語,能讓法國人忘記他是個美國人。布林肯還透露自己愛看法國電視劇,是個為了追劇而熬夜熬紅眼的人。這更讓不少法國人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同族同種了。與布林肯接觸的法國高層都欣賞他的彬彬有禮,同樣高學歷的法國總統一定有一種遇到知音的感覺。法國外長勒德里昂每次接待布林肯的眼神都充滿了對晚輩的慈愛。他們的身體語言和面容表情都顯示出:法國政要是異乎尋常的欣賞美國拜登政府人士,私人感情融洽,更別說相互間的信任了。

對於和美國的關係,歷屆法國政府都極其重視,即便是對堅持“美國優先“的特朗普,馬克龍總統也都先於別國給予他極高的禮遇,專門請他參加法國國慶閱兵,請上埃菲爾鐵塔吃飯等等。但如今,法國卻因不滿美英澳合作建造核潛艦、使得澳洲撕毀和法國的合約,憤而召回駐美大使抗議。不過,一般法國民眾並沒有大的感覺,從法澳合同事件中最為感到受傷的是法國總統外長等高層人士。

路透社報導,有分析家指出,這場空前外交危機可能影響美國欲團結歐洲盟邦對抗中國的努力。因為這場危機超越商業層面,涉及雙方信任;除了可能對美國和法國及歐洲的結盟關係帶來持久傷害,也使得華盛頓為對抗中國勢力與日俱增而尋求打造的團結陣線被打上問號。

從法國角度來看,美國的舉動是拜登政府公然違背自己的承諾,即重返多邊主義,並與夥伴和盟邦緊密合作,並重視歐洲。法國外長氣憤地對媒體批評拜登如同第二個特朗普。客觀說,美國前總統特朗普還真沒有傷害過法國的行為舉止,只不過在推特上嘲諷過法國歐洲而已。

華府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歐洲中心主任哈達德(Benjamin Haddad)表示:“當拜登政府正想要集結歐洲人組成跨大西洋陣線來反制中國獨斷行為時,為何卻不讓區域內的重要歐洲聯盟(EU)成員加入?」有專家警告,拜登更廣泛的中國策略有可能受重傷。

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歐洲事務高級顧問海斯柏格(Francois Heisbourg)則提醒說:中國一定正在大大竊喜。他們本就打算將歐洲可能進駐勢力連同美國一起趕出印太地區。海斯柏格指出,美國和澳洲加強結盟,雖然可能令中國政府擔憂;然而,居歐盟軍事主導力量的法國,過去在德國等其他歐盟國似乎更擔心破壞與北京間的商業關係時,卻都站在強烈立場要求對中國強硬。

就在美英澳潛艦協議宣布的第二天,歐盟也發表增加在印太地區軍力展示及反制中國的正式戰略。但海斯柏格表示,隨著法國灰心,歐盟這類努力如今更可能胎死腹中,大西洋兩岸間針對中國的戰略也可能將更加支離破碎。

另據法新社報導,北約組織19日努力淡化了成員國起內訌的危險,指這件事不太可能會對北約內部軍事合作造成衝擊。北約軍事委員會主席包爾(Rob Bauer)今天在雅典告訴媒體說:此一協議或許會有連帶影響或產生某種後果,但此時我並不預期會衝擊北約內部的凝聚力。首先,澳洲是夥伴,但並非北約成員。各國間的許多協議都可能會在政治層面對北約造成影響。

事實並非如此簡單,該事件也成為法國總統大選前,反對黨重視的議題。競選明年法國總統呼聲較高的右派候選人貝特朗已經強硬提出了法國和北約的關係問題,他認為馬克龍總統應該敦促召開北約組織非同尋常的峰會,必須向美國人提出信任問題:你是否尊重我們,北約盟約將走向何方?”他強調說:”問題是要知道,對美國人來說,我們是否也算數,或者我們是否是第二等人。如果答案不能讓我們滿意,我想法國應當把撤出北約綜合指揮部的問題擺上桌面。”

屬於法國傳統右派的貝特朗非常大膽地批評說,”法國不應該被當作美國人的僕人。而對美國人來說,永遠是美國優先”。”現在是我們表達法國有獨立自主權的時候了,沒有什麼能阻止我們與中國和印度進行對話。” 貝特朗甚至認為:法國迫切需要重新與普京總統進行高級別政治對話,並也與我們的歐洲朋友進行對話,這也將包括需要對德國進行澄清算賬。

法國外交部長讓-伊夫-勒德里昂周六表示,這場危機將影響北約新戰略概念的定義,但沒有提到退出北大西洋聯盟組織。但法國的極左極右派卻不約而同地都發出“立即退出北約的統一指揮”的聲音。

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行動混亂透露出拜登政府的行動力低下,嚴重影響美國對盟國的信譽,給北京送了大禮,以“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的邏輯,試圖顛覆台灣民眾的信心。不到半個月後,美英澳三國軍事合作出台,仍然無視盟國法國的實際利益,需要大量的溝通彌合功夫。

接連發生兩件事同樣都令人擔憂拜登政府組合團結盟友的意願和能力。

作者:肖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