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KUS結盟與購核潛艇內幕如諜報小說 法國咋會被蒙在鼓裡?

0
法國公司Naval Group在2016年被堪培拉選中,為其提供12艘常規(非核)推進潛艇,這些潛艇技術也用於法國未來Barracuda型常規潛艇。
2020年10月資料照片

法國公司Naval Group在2016年被堪培拉選中,為其提供12艘常規(非核)推進潛艇,這些潛艇技術也用於法國未來Barracuda型常規潛艇。 2020年10月資料照片 © Naval Group / AFP

英國、美國、澳洲近日宣布成立新三方安全聯盟AUKUS,外界多認為是因應日益強勢的中國。有分析指出,若北京持續軍事擴張,未來印太區域可能出現以AUKUS為核心的類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大型安全聯盟。英媒或揭如此大的動作,澳大利亞原本的合作對象法國過去約6個月來竟一路被蒙在鼓裡。

AUKUS結盟內幕如諜報小說,有外媒揭澳洲為何舍法國潛艦改與英美合作。據中央社引述消息報道稱,英美澳近日宣布成立新三方安全聯盟AUKUS,有分析指出,若北京持續軍事擴張,未來印太區域可能出現以AUKUS為核心的類北約大型安全聯盟。

外界最關注的AUKUS合作項目包括英美將協助澳洲打造至少8艘核動力潛艦。英美澳國防工業可望進行深度整合,這顯示它們彼此之間具高度戰略互信。相較之下,澳洲原本的合作對象法國過去約6個月來竟一路被蒙在鼓裡。

中央社說,根據近日陸續浮上檯面的“新聞幕後”,AUKUS的成形過程宛如英國諜報小說大師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é)筆下故事。

英國“泰晤士報”今天引述國防和國安圈消息人士報導,澳洲至少早在今年3月就秘密部署要轉而與英美合作。當英國首席海務大臣、海軍參謀長拉達金(Tony Radakin)應邀與澳洲海軍司令努南(Michael Noonan)會晤時,他沒料到對方會探問,英美是否能協助澳洲打造核動力潛艦。澳洲方面認為,雖然5年前已同意向法國採購柴油電力潛艦,但它們的速度、匿蹤性、續航力、機動性及監偵能力恐不足以應對區域內主要來自中國的新挑戰。

此外,英美具備60年相關經驗,且與澳洲同屬情報分享“五眼聯盟”,澳洲更是大英國協成員,因此無論是從技術、溝通效率或互信程度等主客觀角度,英美都是比法國更好的選擇。

據該報道,拉達金返回英國後,即刻向時任國防部常務次長勒夫格洛弗(Stephen Lovegrove)報告此事。首相辦公室隨即展開代號“無鉤”的秘密行動(Operation Hookless),全英國只有10個人知道相關細節,包括首相、外交和國防大臣,以及很快就被任命為國安顧問、因此更能“放手辦事”的勒夫格洛弗。此外,英國政府3月發布國防與外交政策總檢視報告,當中倡議英國“向印太地區傾斜”;這份報告的幕後靈魂人物、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外交政策顧問比尤(John Bew)也是“10人小組”成員。

根據該報,澳洲先與英國接觸後,英國才向美國洽談。 由於事涉核子技術和原料分享等敏感議題,美方花了不少時間層層協調不同單位,但若無法儘早定案,澳洲向法國支付的賠償金額將直線上升。擔任主席國的英國6月召開七大工業國組織(G7)峰會。正當與會的法國代表將焦點擺在英國脫歐後與歐盟的貿易爭議,約翰遜等人正默默推進“無鉤行動”,且積極布局要將英美澳三方合作範圍擴大至潛艦專案以外。AUKUS相關細節幾乎就是在G7期間由英美澳三國領導人敲定。

包括勒夫格洛弗等英國高階官員稱AUKUS是近50年來國際間最重大的軍力合作,且有助各國相關產業和技術加速發展。

據關注英國海軍的獨立新聞網站“海軍瞭望”(Navy Lookout)分析,相較於與法國的合作案或直接向英美購買既有潛艦產品,對澳洲來說,透過AUKUS打造核動力潛艦其實成本和難度更高,特別是1998年即立法禁用核能的澳洲缺乏民用核子工業基礎及人才。不過,這卻也是澳洲提升相關技術實力、打造符合自身需求的尖端產品的好機會。

據中央社說,另一方面,英國海軍也正着手打造新一代核動力獵殺潛艦(hunter-killer submarine),預計在2050年以前投入部署,替代原來的7艘、目前仍持續交付的“機敏級”(Astute class)核潛艦。部分評論指出,澳洲透過AUKUS機制打造的核動力潛艦在設計上很有可能比照美國的“維吉尼亞級”(Virginia class),或者英國的“機敏級”潛艦。不過,“海軍瞭望”分析,有鑒於英國正在發展新一代獵殺潛艦,透過英澳合作設計,未來澳洲史上首批核動力潛艦的性能可望超越英國“機敏級”,確保AUKUS持續因應印太區域安全挑戰的實力。

作者: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