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爱国定调之网络喧嚣

中共管控宣导下的大陆舆论主旋律,就是越拔越高、已经声嘶力竭的爱国喧嚣。中共外交部战狼外交官的爱国强蛮荒唐表演,屡屡令世界目瞪口呆,怀疑疯人院是否门洞大开了。而大陆网上小粉红、五毛们的爱国癫狂之举,已经是见神杀神、见佛杀佛、爹娘全不放过。十分有意思的是,领头狂喊爱国并高举爱国大棒逢人便打的始作俑者,如党媒《环球时报》人称胡叼盘的主编胡锡进,还有中共外交部精挑细选的战狼赵立坚,以及爱国但更爱住美国的孔庆东,习近平称为爱国标杆人物的黄色网站经营者周带鱼等,无一例外全曾沦为网络爱国暴力的猎物。至于网上发表一些所见所闻社会实情,如作家方方等人,惨遭网络暴力围剿可谓是爱国喧嚣的典型操作。

网络图片

这种网络肃杀氛围产生的恐怖效应,就是网络上正常情感、正常思维的表述越来越少,而且一旦有不辩风向或仍敢直言者出现,就像落入狼群的羔羊瞬间被撕的粉碎。武汉病毒爆发时因直言和负责受敬重的张文宏医生,从职业角度指出要有与此病毒共存的思想准备而遭到这种网络暴虐,是近期引起大众关注的事例之一。张文宏医生病毒共存一文一出,瞬间网上以爱国为名的辱骂暴出。尤其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发表前卫生部长高强的文章,不点名地针对张文宏与病毒共存斥为仰符西方,却无视将病毒清零彰显中共制度优越性实情。高强此文被视为中共官方对账文宏病毒共存的非正式回应,因此更加激发了网络上对张文宏的辱骂污名化,甚至造谣张文宏的博士论文是抄袭而展开官方调查。

网络上喧嚣的爱国暴力,是习近平成为中共党酋后逐渐形成的。毛泽东死后,大陆社会的言论管控在不可涉及中共的历史罪恶和批判现状外,还是多少被挤出一点并非中共主旋律的空间的。但是以恢复毛式专制极权为自身使命的习近平上台伊始,便开始挤压非中共主旋律空间,通过恐怖打击公知言论和奖励提携无耻无知拥共言论,八、九年中以两手政策驯养出了今日的爱国定调。习近平一上台就大抓异议人士、公知、维权律师,迫使有影响的网络大V 上电视自污认罪。在一手硬之外,习近平还展示了收买的一手软。他亲自接见黄色淫乱网站牟利的副总裁周带鱼,这位被接见者甚至还坐过中共大牢。习近平却褒扬这位名声不佳的网主,要求周带鱼等创作更多正能量作品,甚至要周带鱼以此方式教导社会大众:什么是应该肯定和赞扬的,什么是必须反对和否定的。

有人说,习近平接见并盛赞周带鱼是被人算计了,因为习近平不可能知道并直接挑选这位网络写手,而是提出要求通过下属的挑选推荐过程,所以有人挖坑给习近平推荐来满身瑕疵的周带鱼。这样的推测恐怕是谈论者一厢情愿的想象,因为习近平在用人上也是完全师从毛泽东。毛泽东完全清楚陈永贵是专职为日本人搜集情报的汉奸,铁人王进喜是国共大战时蒋军军人,张春桥有被捕变节的重大历史问题,但毛泽东不但重用而且不许谈及过问这些问题。相反,周恩来的武豪登报脱党声明,毛泽东明知是国民党构陷却至死也不给周明确结案。这之中的道道,就是王进喜、陈永贵、张春桥皆是毛的需用之人,而周恩来曾是整过毛泽东的上级领导,是毛泽东一生提防、永难信任之人。习近平盛赞周带鱼、花千芳之流网络混混,也正是因为他们是习近平实现野心的有用之人,而且从当下的情况来看对习近平而言效果不错。习近平通过网络镇压和收买的两手,已经造成网络的爱国喧嚣和恐怖氛围。不论世界怎么看,这确是习近平满足野心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