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愛國定調之網絡喧囂

中共管控宣導下的大陸輿論主旋律,就是越拔越高、已經聲嘶力竭的愛國喧囂。中共外交部戰狼外交官的愛國強蠻荒唐表演,屢屢令世界目瞪口呆,懷疑瘋人院是否門洞大開了。而大陸網上小粉紅、五毛們的愛國癲狂之舉,已經是見神殺神、見佛殺佛、爹娘全不放過。十分有意思的是,領頭狂喊愛國並高舉愛國大棒逢人便打的始作俑者,如黨媒《環球時報》人稱胡叼盤的主編胡錫進,還有中共外交部精挑細選的戰狼趙立堅,以及愛國但更愛住美國的孔慶東,習近平稱為愛國標杆人物的黃色網站經營者周帶魚等,無一例外全曾淪為網絡愛國暴力的獵物。至於網上發表一些所見所聞社會實情,如作家方方等人,慘遭網絡暴力圍剿可謂是愛國喧囂的典型操作。

網絡圖片

這種網絡肅殺氛圍產生的恐怖效應,就是網絡上正常情感、正常思維的表述越來越少,而且一旦有不辯風向或仍敢直言者出現,就像落入狼群的羔羊瞬間被撕的粉碎。武漢病毒爆發時因直言和負責受敬重的張文宏醫生,從職業角度指出要有與此病毒共存的思想準備而遭到這種網絡暴虐,是近期引起大眾關注的事例之一。張文宏醫生病毒共存一文一出,瞬間網上以愛國為名的辱罵暴出。尤其是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發表前衛生部長高強的文章,不點名地針對張文宏與病毒共存斥為仰符西方,卻無視將病毒清零彰顯中共制度優越性實情。高強此文被視為中共官方對賬文宏病毒共存的非正式回應,因此更加激發了網絡上對張文宏的辱罵污名化,甚至造謠張文宏的博士論文是抄襲而展開官方調查。

網絡上喧囂的愛國暴力,是習近平成為中共黨酋後逐漸形成的。毛澤東死後,大陸社會的言論管控在不可涉及中共的歷史罪惡和批判現狀外,還是多少被擠出一點並非中共主旋律的空間的。但是以恢復毛式專制極權為自身使命的習近平上台伊始,便開始擠壓非中共主旋律空間,通過恐怖打擊公知言論和獎勵提攜無恥無知擁共言論,八、九年中以兩手政策馴養出了今日的愛國定調。習近平一上台就大抓異議人士、公知、維權律師,迫使有影響的網絡大V 上電視自污認罪。在一手硬之外,習近平還展示了收買的一手軟。他親自接見黃色淫亂網站牟利的副總裁周帶魚,這位被接見者甚至還坐過中共大牢。習近平卻褒揚這位名聲不佳的網主,要求周帶魚等創作更多正能量作品,甚至要周帶魚以此方式教導社會大眾:什麼是應該肯定和讚揚的,什麼是必須反對和否定的。

有人說,習近平接見並盛讚周帶魚是被人算計了,因為習近平不可能知道並直接挑選這位網絡寫手,而是提出要求通過下屬的挑選推薦過程,所以有人挖坑給習近平推薦來滿身瑕疵的周帶魚。這樣的推測恐怕是談論者一廂情願的想象,因為習近平在用人上也是完全師從毛澤東。毛澤東完全清楚陳永貴是專職為日本人搜集情報的漢奸,鐵人王進喜是國共大戰時蔣軍軍人,張春橋有被捕變節的重大歷史問題,但毛澤東不但重用而且不許談及過問這些問題。相反,周恩來的武豪登報脫黨聲明,毛澤東明知是國民黨構陷卻至死也不給周明確結案。這之中的道道,就是王進喜、陳永貴、張春橋皆是毛的需用之人,而周恩來曾是整過毛澤東的上級領導,是毛澤東一生提防、永難信任之人。習近平盛讚周帶魚、花千芳之流網絡混混,也正是因為他們是習近平實現野心的有用之人,而且從當下的情況來看對習近平而言效果不錯。習近平通過網絡鎮壓和收買的兩手,已經造成網絡的愛國喧囂和恐怖氛圍。不論世界怎麼看,這確是習近平滿足野心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