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国开行落马高管中 居然有三个都是从陈元秘书位置上提拔上去的

专栏 | 夜话中南海:国开行落马高管中   居然有三个都是从陈元秘书位置上提拔上去的

国家开发银行原行务委员郭林。(Public Domain)

在我们本专栏上两篇文章里,已经介绍了当年都是陈元马仔的一大票国开行落马高管中,有已经自我了断的,也有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本篇和下篇文章要着重介绍的则是,三个被从陈元秘书位置上提拔上去的国开行落马高管。

第一个是在国开行行务委员兼巡视组组长任上到龄退休两年多后,仍未逃脱被查处命运的郭林。

2019年2月,中共各大媒体者报道了一则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开发银行纪检监察组的消息,说是“国家开发银行原行务委员郭林因违纪问题被立案审查调查”。报道中详细介绍说:经查,郭林在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天津分行行长期间,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接受承揽分行办公楼装修工程的私营企业主为其装修住房未支付费用,以明显高于市场价格将自有房屋出售给分行贷款客户。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暂行规定》《国家开发银行员工违规行为处理办法》等规定,经国家开发银行党委研究,决定给予郭林开除党籍处分,取消相关退休待遇,并收缴违纪所得。

这个郭林是河南新乡师专学历,毕业后即被分配到河南省政府办公厅当秘书。

1993年4月,国开行真正的创行元老之一姚中民,从当时的中国建设银行河南省分行行长兼党组书记任上,被提升为分管财政工作的河南省政府副省长。“组织上”让他在省政府办公厅选一名专职秘书,姚中民选中了郭林。河南省副省长只当了9个月,1994年4月,姚中民奉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第一副总理朱镕基之命,出任刚刚组建的国家开发银行第一副行长。

笔者在过去的文章中曾介绍说,时任河南省副省长姚中民的秘书郭林被中组部批准护主赴京,出任国开行办公厅行长办公室正处级秘书。

但更准确的信息是,当时的姚中民在离开河南之前,给当时的河南省委书记,也是此前向中组部建议提拔他姚中民出任副省长的伯乐李长春提了一个要求,把自己当时已经是副处级待遇的秘书郭林带去北京。而李长春想得比他姚中民还要周到,那就是先安排郭林以“借调”形式随姚中民到北京国开行上班,正式调动手续延后再办。目的就是要在河南省内,先解决了郭林的正处级待遇。

于是,郭林随姚中民离开后三个月,河南省委组织部给省政府办公厅发了通知,将当时的“组织关系”还在河南省政府办公厅的郭林的待遇升为正处长级。在河南省办公厅被宣布晋升正处级半年后,郭林于1994年10月被任命为国开行办公厅正处级秘书。

1998年3月,朱镕基正式接替了李鹏国务院总理职务后,接到的第一个坏消息就是国开行的不良贷款率已经高达32.6%。

在此之前,朱镕基早在1992年中共十四大召开之前即已经和江泽民设计好了选一个恰当的时机,让时任央行副行长陈元接班行长。当然,这也更是陈云本人的重要心愿。但是,这位陈元当年曾经有过一段非常不光彩的党内政治经历,那就是1984年即被中组部强行安排为北京市委常委之后,北京市委的上上下下非常不满,硬是在首次采取了党内差额选举的市党代会上,让陈元落选了新一届北京市委委员。

如此一来,陈元当然不可能继任市委常委,于是时任中组部长宋平立刻下令,任命陈元为央行副行长。从此,也给陈元带来更大的政治噩运。

1992年召开中共十四大之前,时任总书记江泽民和李鹏都应允陈云会让陈元进中委,但没成想,央行党委所属的国家机关工委党代会上,陈元居然又落选了十四大党代表。虽然党章上确实没有规定中委候选人必须是当届党代会的代表,但如果安排落选党代表的陈元进中委将会在党内产生多么严重的恶劣政治影响,江泽民和李鹏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想像的。

五年之后的十五大召开之前,朱镕基的计划就是在自己正式接替李鹏国务院总理职务的同时,任命陈元接替央行行长。但在事先的国家机关出席十五大党代表选举过程中,陈元再次名落孙山。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原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元。(Public Domain)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原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元。(Public Domain)

无奈之中,朱镕基想到了让陈元“换条跑道”,江泽民同时想出了把陈元调任国开行一把手的同时,将国开行升格为正部长级的主意。1998年3月,朱镕基正式出任国务院总理的全国人大会议结束当天,在宣布陈元任国开行行长兼党委书记的同时,中组部和中编办下发了国开行为正部级机构的通知。

从此,国开行成了国务院属下的一个地位最为特殊的金融独立王国。

如此说来,外界称陈元是国开行的“创行元老”并不准确,但国开行确实是在陈元接手之后获得“重生”。

陈元到任后,姚中民立刻俯首称臣,陈元把他姚中民任命的国开行行长办公室主任郭林留用。自此,郭林辅佐陈元熟悉了总行工作,并陪同陈元陆续巡幸完全国各地所有分行后,陈元即把他升级外放,于2001年1月宣布他为石家庄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官至副司局级。两年多后,即将他再升一级,任命为宁夏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官至正司局级。

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个深受陈元器重的郭林又先后出任过江苏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和天津分行党委书记、行长。

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下属机关里,凡是官至正司局级者,年满58岁仍未有被提升至副省部级可能的,一般都会先被安排离开一线岗位,在同级别的闲差上过度一两年后,即办理退休手续。

1956年出生的郭林就是在58岁的时候被调离天津分行,回到北京总行担任了一年多时间的国家开发银行行务委员、巡视组组长;2016年到龄退休,退休前还被评选为“廉政勤政优秀党员干部”。

除了这位郭林,已经被查处的国开行高管中的陈元秘书出身者还有一个叫张林武。

国家开发银行原评审二局资深专家张林武。(Public Domain)

国家开发银行原评审二局资深专家张林武。(Public Domain)

今年6月2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说:日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开发银行纪检监察组、北京市监委对国家开发银行原评审二局资深专家张林武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经查,张林武违反政治纪律,违规对外提供涉密信息,大搞封建迷信;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违反组织纪律,在干部录用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影响谋取利益;违反廉洁纪律,借用管理服务对象钱款;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消息中还说:张林武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扭曲,目无党纪国法,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有关规定,经国家开发银行党委研究决定,给予张林武开除党籍处分;经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开发银行纪检监察组研究决定,给予张林武开除公职处分;北京市监委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从如上文字内容不难看出,这位张林武未来面对的十之八九是把牢底坐穿的命运了。

查陈元的公开简历和国开行的发展史就会了解清楚,国开行是在陈元入主十年后再次改制,成立董事会,陈元亲任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新设董事会办公室。陈元把鞍前马后伺候自己已近十年的张林武,提拔为副司局级待遇的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兼办公厅秘书处处长。

2010年10月,陈元将张林武安排“下基层锻炼”,直接将他任命为正司局级的国开行河北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担任这项职务不足两年,陈元即又将他张林武调回北京,任命为国开行办公厅兼党委办公室主任,继续直接服务陈元本人。

分别在2002年和2007年召开的中共十六大和十七大上,江泽民和胡锦涛为了让终于没有再落选党代表的陈元直接进中委,竟然完全不按规出牌,在大会开幕当天即抢先把陈元宣布成大会主席团成员。但这两次党代会上的党代表们均不买帐,两次都在中委预选过程中,把陈元差额到候补委员的“选举建议名单”中。

即使是这样,党代表们仍然不依不饶,在十六大的按得票多少排名的158名“当选候补委员”名单中,陈元是倒数第七,邓朴方是倒数第六。在十七大的按得票多少排名的167名“当选候补委员名单”中,陈元是倒数第二十八。面子上总算好看一点了。

习近平接班的中共十八大上,陈元的大名再次被放进大会主席团名单。不过这次胡锦涛和习近平等人已经学聪明了,不敢再让已经被内定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陈元再冒一次被差额出局的政治风险,干脆就不再安排他参选中央委员。

至于次年,也就是2013年三月召开的全国政协的大会“选举”,本来就是中共高层最不担心的。因为所有与会的政治花瓶们要比党代会上的党代表们更听“党的话”,更何况政协副主席也没有差额选举一说。

2013年3月,陈元如愿“当选了”全国政协副主席。一个多月后,他才不情不愿地交出了国开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的职务。

有国开行的内部人士透露说,2012年,陈元在被当时的中央分管组织工作的政治局常委兼书记处书记习近平亲自通知他,已安排他下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候选人之后,陈元立刻把张林武调回身边的重要考量就是,要在自己离开国开行的职务之后,由张林武留在总行办公厅和党委办公室担当监督新任董事长和党委书记,以及整个总行的领导班子的重任,以保证他陈元自己的垂帘听政能够得以百分之百的贯彻执行。

但是,接班陈元的胡怀邦对张林武因有恃无恐而目无领导的恶劣表现忍无忍,斗胆忤逆了陈元一回,在自己接班一年半年把张林武外放至重庆分行。

至于张林武为何在重庆分行行长兼常委书记的肥差上只持续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就被调回总行;只被安排了总行最有职无权的职务之一、评审二局的“资深评审经理”,继而又被贬为该局所谓 “资深专家”的原因;以及国开行截止目前,已经落马的第三位陈元大秘出身的贪腐高管章茂龙的故事,都将会在本专栏的下篇文章里继续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