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智库报告:中国影响力战略日益俄罗斯化

0
法国国家军事学校战略研究所(IRSEM)2021年9月公布报告,详细梳理中国影响力战略网络部署和行动。

法国国家军事学校战略研究所(IRSEM)2021年9月公布报告,详细梳理中国影响力战略网络部署和行动。 Getty Images – SimpleImages

法国半官方智库,国家军事学校战略研究所(IRSEM)近日公开一份近650页,历时两年完成的报告,详细梳理中国政府近年来为扩展影响力而部署的日趋深入而且广泛的全球网络。法国《世界报》两周前率先披露了这份题为“中国的影响力行动”的报告的部分内容。法国其他媒体20日纷纷跟进报道,介绍这个触角遍及世界各地、伸向众多领域、以多种方式行动的庞大网络。

法国国家军事学校战略研究所是法国国防部下属机构-国际关系及战略部门(DGRIS)的外围机构。国际关系及战略部门本身的职责是协调国防部与其他政府部门的国际行动。

影响力战略的马基雅维利时刻:被惧怕比被爱戴更稳妥

国家军事学校战略研究所在其网站上公布这份报告全文时,特别强调中国的 “俄罗斯化”,指出,长期以来,人们常说,与俄罗斯不同,中国更致力于博得世界的爱戴,而不是被惧怕。北京虽然没有放弃这种努力,但也正越来越多地选择渗透和胁迫的行动,扩展影响力的努力近年来明显变得强硬,手段与俄罗斯使用的手段越来越像。报告称此为“马基雅维利时刻”,因为中国的党国体制如今越来越像文艺复兴时代佛罗伦萨学者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中描述的那样,认为被惧怕比被爱戴更为稳妥。

这份报告从四个方面,梳理中国这种影响力网络部署和发展的轨迹。首先是找出这一战略的主要理论概念,诸如“统一阵线“,或心理战、舆论战和法律战组成的“三战”理论等等。第二个部分则是厘清发挥作用、参与行动的不同方面,诸如作为党政机关的中宣部、统战部,国安部、军队(尤其是解放军311基地),以及从建筑业到数字等不同领域的公营或私营企业。第三部分是行动方式,包括博取外国民众好感的努力,但尤其包括渗透和胁迫的行动。活动领域涉及外交、经济 、政治、教育、文化、智库、侨团、媒体等等,并操弄新闻。报告的第四部分,以台湾、新加坡、瑞典以及加拿大四国为例,具体介绍这一庞大网络如何运作,并特别介绍这一网络在香港2019年的民间抗争运动期间和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期间的行动。

关于蔓延全球,肆虐至今的新冠疫情,报告指出,中国极大地影响了世界卫生组织在疫情早期的行动。而为了让人们相信病毒起源在美国,而不是在中国,北京当局组织了一场大规模的虚假信息行动,中国网军借助一个加拿大网站上署名Larry Romanoff 的文章,让大量违反事实的叙事和假信息充斥网络。而这位Larry Romanoff确有其人,20年前从事进出口业务。退休之后在上海定居多年。2020年初,他在一个阴谋论网站发布了几篇关于新冠病毒可能由美军带入的文章之后,又没有了去向。

鼓励法属新喀里多尼亚独立势力

根据这份报告,欧洲尤其是中国影响力战略的目标,但首选目标国是瑞典。因为瑞典既可以是通往北极的道路,又可以是打入欧洲的门户,而且中国对那里的军民两用科技十分感兴趣。中国在那里上演了一场所谓中国游客受到瑞典警方粗暴对待闹剧,以此对其他欧洲国家发出警告,试探反应。

法国虽然不是这种影响力战略的首选目标,但是也面对中国影响力战略行动。报告列举了众人皆知的前总理拉法兰领导的“展望与创新基金会”,也列举了法国战略问题专家Pascal Boniface领导的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院、已经停止运作的里昂大学的孔子学院等等。 中国的行动并不局限于法国本土,远在南太平洋的法属海外省新喀里多尼亚,也有中国开展影响力行动的影子。根据这份报告,中国鼓励当地的独立势力。2017年10月,也就是新喀里多尼亚独立公投前一年,当地的华侨社团曾邀请中国驻法大使到当地访问一周。要知道,新喀里多尼亚不仅镍矿丰富,而且也是法国近年努力推动的印太战略的立足点。新喀里多尼亚的存在使得法国成为当前大国争雄的印太地区的利益相关方。

报告最后总结指出,中国影响力战略的俄罗斯化大约在2017年前后开始;2018年台湾到访选举期间,这种情况已经有所体现,随后又有2019年香港反修例运动。但2020年的新冠疫情期间,世界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适得其反的战略:中国国际形象迅速恶化

但报告认为,中国的影响力战略越来越具有攻击性。虽然取得一些成功,但却更是一种战略性的失败。在影响力方面,中国最大的敌人是中国自己。习近平上台后,尤其是最近几年,中国的国际形象迅速恶化。其不受欢迎的程度未来有可能间接削弱中共,包括面对本国人民。

作者:瑞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