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拜登的「底线思维」

0

拜登将于9月21日在联大讲话,这必定是一个举世关注的讲话,因为世界越来越动荡不安,所有人都想从拜登的讲话中看到未来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走向。正因如此,美国各大电视台周末的时政节目都未雨绸缪,纷纷对拜登的外交政策发表议论和访谈。其中最让我惊讶的,就是CNN周日专栏节目「GPS」的主持人扎卡利亚(Fareed Zakaria),对拜登执政以来的外交政策进行了非常严厉的批评。扎卡利亚认为,拜登事实上不仅在对华政策上延续了特朗普的抗中战略,而且全面背弃了奥巴马的外交战略,在贸易、与欧盟关系、中东政策、乃至TPP问题上,都与他竞选时的承诺背道而驰,事实上选择了走特朗普的外交路线。

Le président américain Joe Biden souhaite « renforcer les ambitions » internationales à l'approche de la COP26.

Le président américain Joe Biden souhaite « renforcer les ambitions » internationales à l’approche de la COP26. © Getty Images / Al Drago

不论你是否同意扎卡利亚对拜登的批评,都不能不承认,拜登上台以来所推行的外交政策,与很多人,包括投票给他也包括投给特朗普的选民,预期非常不一样。这就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究竟该如何理解拜登的这个选择?我不能同意扎卡利亚对拜登的批评,那就是拜登背叛了奥巴马,因为我相信即使今天奥巴马执政,也会改变自己当年的外交政策,因为中国引发的这一场全球大疫,已经改变了整个世界。

要理解拜登的选择,我认为最直接了当的思路就是理解拜登现在最怕的是什么?今日美国面临的挑战不亚于美国在20世纪曾经面对的所有挑战,无论从国内还是国际方面都是如此。拜登自己当然比所有人都更清楚这一点。因此,拜登虽然知道自己有成为历史伟人的巨大机会,但他更明白,自己也非常可能会留下千古骂名。这正是拜登当下最大的顾虑。作为一个资深的美国政治领袖,拜登懂得,内政失误不大可能给他带来千古骂名,因为他总有机会把内政的失败归咎于对手和国会,但是,如果美国的外交政策在他任内出现重大失误,他就是唯一的历史罪人。而目前在美国面对的所有外交和世界事务的挑战中,中国问题无疑是风险最大,或者说,是不确定性最大的一个。

因此,按照这个逻辑就不难理解拜登上台以来,为什么会有如此多令人意外的外交决策。我的判断是,拜登上台以来最大的认知变化,就是他看到了习近平有可能给美国和整个世界带来的危险之严重和紧迫,远远超出了他此前的想像。我相信,美国的情报机构,包括拜登自己直接与习近平通话的经验,都让他深感震撼。当然,习近平带来的巨大风险只是一种可能性,而不是必然发生的灾难,但这种风险是一种美国和世界都不能承受的风险。

因此,拜登明白,他有可能会「一失足而成千古恨」。这样一来,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拜登也选择了习近平的所谓「底线思维」。当然,由于政治文化的差异,两种「底线思维」的性质是不一样的。习近平的底线思维是基于「宁我负天下人,不天下人负我」的中国文化逻辑,而拜登的底线思维,是基于美国的历史传统给政治领导人带来的巨大道德压力。明白了这个道理,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拜登为了确保美国能够应对最坏的可能局面,在很多问题上,不得不做出被许多伙伴和盟友都不能接受的选择,其中就包括最近美国不顾法国和欧盟的震怒,让澳大利亚与法国毁约,改而接受美国的核潜艇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