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債務危機持續,全球經濟嚴陣以待?

0

資料照:中國房地產公司“恆大”在香港記者會上推廣房地產(2016年8月30日)資料照:中國房地產公司“恆大”在香港記者會上推廣房地產(2016年8月30日)

華盛頓 —中國房地產巨頭恆大集團可能發生的債務違約引起全球市場擔憂。美國證監會主席星期二(9月21日)表示,相比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美國市場現在能夠更好地吸收一家主要公司違約帶來的潛在全球衝擊。恆大危機是否會成為中國的“雷曼時刻”?對全球市場和經濟可能會帶來什麼衝擊?

儘管恆大主要部門星期三表示,將在周四支付一筆國內債券利息,為擔憂恆大危機而緊繃的全球市場提供一些緩解。然而,恆大周四還需要支付一筆離岸美元債券的利息,金額高達8350萬美元,恆大沒有說明是否將支付這筆利息,大多數分析師認為恆大可能無法按期支付。

與此同時,恆大集團在香港股市的股票周一周二持續下跌,周三香港股市因中秋假期休市一天。

曾是中國明星民企的恆大集團目前是全球債務最多的房地產公司。恆大集團今年上半年財報顯示,公司負債總額高達近1.97萬億元人民幣,約合3050億美元,相當於中國GDP的2%。此外,恆大還有一筆債券的利息將於9月29日到期。

對恆大債務違約的擔憂也波及全球市場,亞洲股市、美國股市、比特幣和鐵礦石等大宗商品市場周一都出現大量拋售。美股周二反彈,但是尾盤漲幅收窄,道瓊斯和標普500回吐漲幅,以小幅收跌結束當日交易。

中國版“雷曼時刻”?

一些投資者和分析人士擔心,陷入債務危機的恆大可能崩潰並波及到金融市場,引發13年前美國雷曼兄弟公司那樣的金融風暴。2008年9月15日,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由於投資失利,在談判收購失敗後宣布申請破產保護,觸發了美國的金融危機和全球金融海嘯。

康奈爾大學研究公司和金融監管法規的法學教授羅伯特·霍克特(Robert Hockett)對美國之音說:“這是一家龐大的地產類公司,其命運會影響很多人,而且也與其他很多公司相互關聯……我認為,如果不提供緊急援助,風險可能會波及全球。”

但是也有分析人士認為,恆大集團的債務危機不是另一場雷曼危機。

商業和政治諮詢人士肯特·哈靈頓(Kent Harrington)對美國之音說:“雷曼與美國金融系統緊密交織在一起,而且通過華爾街的重要作用,也與世界金融系統緊密交織在一起。雷曼是一個有6000億美元資產的投資銀行,這是以2008年美元價值計算的。恆大規模很大,但是從世界影響來看,和雷曼不可同日而語。恆大的危機也不是雷曼崩潰以及崩潰後暴露出來的債務擔保證券和其他高風險工具所導致的那種構成不穩定因素的危機。”

南加州大學經濟學教授羅伯特·德克爾(Robert Dekle)認為,目前下定論還為時尚早。他對美國之音說:“顯然還有中國其他房地產公司處在困境之中。但是中國當局允許這家公司瀕臨破產邊緣,表明引發的後果將可以自我控制。”

一些金融機構也淡化恆大的債務危機會成為中國的“雷曼時刻”。英國巴克萊銀行認為,當前市場環境與雷曼公司破產時不同。瑞銀集團表示,債務違約的水平相較於中國經濟體量而言非常低。美國花旗銀行說,中國的政策決策者很可能會介入,守住防範出現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中國政府坐視不管?

中國政府對於如何處理恆大的問題大體上沒有做出明確表態。中國統計局上個星期在被問及有關恆大的問題時說,一些大型房地產企業出現了一些困難,對於整個行業發展的影響還需要觀察。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中國社交媒體微博上評論說,出事企業不能有“大到不能倒”的僥倖,必須有能力以市場方式自救。他稱,恆大破產不會向雷曼兄弟那樣,成為系統性金融風暴的導火索。

一些市場觀察人認為,過去很多投資者有個心照不宣的假定,認為中國政府會出手拯救陷入困境、但被認為“太大不能倒”的企業,比如出現巨額虧損、面臨債務違約風險的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公司上個月獲得了國有金融機構的注資。但是面對企業高負債率的嚴重問題,中國政府過去幾年來也讓一些這樣的公司債務違約。

一些分析人士說,政府向恆大直接的緊急財政救助(bailout)不太可能。今年8月,中國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及銀行監管機構曾罕見約談恆大高管,警告恆大需要減少債務風險,優先穩定市場。

標普全球評級公司星期一在一篇分析中認為,如果造成影響深遠的蔓延,引發多個重要地產商破產並對經濟構成系統性風險,北京才會被迫介入,“只有恆大破產不太可能會導致這種情況的出現。”

德克爾教授對美國之音說:“政府也許會幫助恆大與受到重創的股東和債券持有人的重組。這總體上對中國是有益的,降低了未來過度借貸和道德風險的問題。”

曾在北京大學擔任經濟學教授的美國經濟學家克里斯·鮑爾丁(Christopher Balding)則認為,中國政府不會讓恆大崩潰,因而會做出某些形式的緊急財政救助。不過他指出,他對緊急財政救助的定義是非常廣義的,不一定意味着恆大會繼續以目前的規模存續下去。

他對美國之音說:“可能意味着公司不同業務被出售給了不同的國有企業,利用不同的金融機製為這些提供資金,我認為可以期待的是國有銀行出面,幫助不同的投資者購買恆大的項目,以防止演變成更廣泛的問題。”

路透社此前報道說,中國的決策者在告訴恆大的主要借貸者寬限利息支付或循環貸款。

恆大也在採取措施處理債務問題。恆大集團創始人,今年8月辭任董事長的許家印星期二說,恆大一定能實現“保交樓”的重大目標,向購房者、投資者、合作夥伴和金融機構交出一份敢擔當、負責任的答卷。

外溢風險

不確定性仍然存在。恆大地產星期三發布公告,將按時支付一筆國內債券的利息,但是沒有表示是否有能力支付本周四到期的離岸債券的利息。

彭博社星期二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恆大周一未能向至少兩家債權人支付到期的利息。報道說,中國住建部已經發出警告,因此銀行已經預計恆大會拖欠付款,但是目前不清楚銀行是否會宣布恆大違約。

由於恆大的債務危機,加上疫情反彈和政府監管的收緊,美國銀行星期二下調了對中國經濟的增長預期,下調幅度超出了其他投資銀行發出的警告。

美國銀行將中國今年的GDP增長預期從從8.3%下調至8.0%,保留了對2022年的最大下調幅度預期,即從6.2%降低至5.3%。美國銀行還將2023年的預期從6.0%下調至5.8%。

美國銀行的分析師表示,其對恆大問題的基本假設是,如果政府促進有序的債務重組,那麼對整個地產行業和金融市場的“外溢影響微乎其微”,但是“從2021年第四季度到2022年第一季度,任何政策回應的推遲,或是對重大債務人違約的處置不當,都潛在提高增長錯位的風險。”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商學院教授陳朝暉說,房地產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但是泡沫也非常嚴重。他說:“恆大一倒,房地產泡沫可能真的要擠掉了,一旦擠掉,中國房地產發展就會減緩下來,中國經濟幾乎不可避免會減緩,一旦中國經濟減緩,會對世界經濟,特別是原材料方面產生影響。”

在恆大債務違約風險引發華爾街大量拋售之後,美國證監會主席加里·根勒斯(Gary Gensler)星期二表示,2021年的美國比2008年金融危機前的美國能夠更好的吸收重大公司違約所帶來的潛在全球衝擊。

他在《華盛頓郵報》舉辦的一場直播採訪中說,美國在那場金融危機之後進行了改革,加強了金融系統的抗風險能力。他也指出:“這不意味着我們是獨善其身的,我們的經濟在全球範圍內互聯。”

南加州大學經濟學家德克爾教授認為,恆大危機對全球經濟和金融的直接影響有限。他說:“我知道外國金融機構購買了恆大的債券和股票,但是從量上來看可能是非常小的,不至於對外國經濟體產生任何系統性影響。”

今年以來,中國政府對網絡科技、娛樂、教育培訓等多個行業進行整頓治理,給行業和資本市場造成巨大震蕩。康奈爾大學的霍克特教授認為,恆大事件或將進一步打擊國際投資者對投資中國的信心。

霍克特說:“那類事情讓一些國際投資人擔憂,習近平變得更像毛澤東而不是鄧小平。……現在對於中國經濟的穩定有很多擔憂。所有這些事都在現在這個時候發生。我認為恆大事件更增加了一層擔憂。這對很多投資人來說可能是最後一根稻草,讓他們撤出對中國的投資,或者至少是採取一個觀望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