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镇安:记协可以解散,但职工盟不可以!

随着《苹果日报》于2021年6月25日停刊后,香港各大小维权组织「兵败如山倒」,「骨牌效应」持续,已经解散或已经宣布解散的组织,顺序包括:

01)壹传媒(导致「苹果日报慈善基金(苹果基金 Apple Daily Charitable Foundation)」须停运)
02)壹传媒工会
03)民间人权阵线(民阵 Civil Human Rights Front)
04)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
05)真普选联盟有限公司(真普联)(导致「612人道支援基金」须停运)
06)热血公民
07)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港支联)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HKASPDMC or PDMA)
08)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导致「教协诉讼及紧急支援基金」和「司徒华教育基金」须停运)
09)石墙花

2021年9月19日,正直「打残(完善)选举制度」举行「选举委员会选举」,成立了卅一年的「香港职工会联盟(职工盟)」「Hong Kong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HKCTU)」召开记者会,宣布解散。 「职工盟」现任主席黄迺元称成员近日收到讯息,感受到威胁、压力,如免强继续营运,甚至可能影响人身安全,故执委会经讨论后,通过启动解散机制,并将于10月3日召开特别会员大会表决。

黄迺元不认同有些媒体对「职工盟」的政治定性,又反驳有亲建制媒体指「职工盟」是外国代理人的说法,并认为把参加「国际工会」说成勾结外国势力,是威胁香港工人参加工会的权利,因为国内中共徽下的工会,也有接待这些「国际工会」。

2021年9月13日新任保安局局长邓炳强,在接受访问时,强烈批评「香港记者协会(记协)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HKJA)」并非由专业新闻工作者组成,必须向全港市民交代! 9月15日「记协」主席陈朗升,在《立场新闻》附近的一个公共空间(骏业街游乐场 InPark)举行露天记者会,就邓炳强对「记协」的批评,逐点反驳。

2021年9月18日新任警务处处长萧泽颐出席警察结业会操后见记者,同样强烈批评「记协」并非由专业新闻工作者组成,质疑其专业程度,批评其对持不同意见传媒「选择性失聪」;批评「记协」成员全为不专业或以政治凌驾专业的传媒工作者,他们自己应该认真检讨。 「记协」随即作出回应,认为萧泽颐的批评,内容跟邓炳强数日前的言论同出一辙,重申「无稽之谈,不会因反覆背诵而忽然铿锵。可惜的是,官员似乎不解此理,一而贯之无视回应,恍若选择性失聪下重弹旧调。人贵在自重,盼各官员细思」。 「记协」又罗列过去就新闻界权益发出过的声明,涉及多个不同媒体,包括:大公报、东方日报、中通社、环球时报、无线新闻等。

虽然「记协」主席 陈朗升 多次表示,坚决不会效法其他民间团体和职工会,坚决不会解散,但是,「记协」是否真的要解散,仍然是未知之数!

就两者而言,笔者认为,「记协」可以解散,但「职工盟」绝对不可以!因为:

第一,「职工盟」和亲中的「工联会」都是在劳工处《职工会登记条例》下以「职工会联会」登记,两者的工作、性质,以致与劳工处的合作,均无异,完全相同;「职工盟」要死,「工联会」也应该要死!

第二,跟「工联会」一样,「职工盟培训中心」与「职业再培训局」合办了不少「再培训课程」,「职工盟」解散,要上「再培训课程」的打工仔女,即时少了一半选择,只能选择亲中的「工联会」;如此这般让「工联会」独大,对香港的民主与自由,百害而无一利,不值!

第三,「职工盟」是「职工会联会」,不是「政党联会」,理应独立于所有政党;就算「民主党」解散,「公民党」解散,「工党」解散,「社民连」解散,「人民力量」解散,「职工盟」也理应不受影响,理应不解散;因为工会事业才是「职工盟」的主要事业,就算不跟任何政党合作,「职工盟」也理应可以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更何况上述五个政党中,现在尚未有一个说要酝酿解散,一点解散的意向也看不到,为什么「职工盟」就要抢先解散呢?不是很荒谬吗?

第四,「职工盟」只要专注关心工人权益,不参与政党之争,不再纠缠于中共、港共、还是港独,仍然会有很庞大的生存机会,仍然会有很广阔的发展空间,因为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关心工人权益的,始终比坚持打倒共产党的,多得很!

第五,已经有前区议员和政党中人担心,如果万一「职工盟」解散,一些基层行业的工会,很难继续运作,未必能够生存,就会产生工会连环倒闭的另一个「骨牌效应」!定必糟透!

第六,「教协」为防中共渗透,所以解散,「记协」比「教协」更容易被中共渗透,所以更加应该解散。但是「职工盟」不像「教协」,更加不像「记协」,毋须像它们一样,选择「宁为玉碎,不作瓦存。」因为「职工盟」不会,亦都不容易被中共渗透,因为「职工盟」是以「工会」作为基本单一会员,中共无法为了渗透「职工盟」,就成立无数「假右工会」而不为人知。相反「记协」和「教协」都是以「个人从业员」作为基本单一会员,万一解散不成,需要重选理监事;只要中共一声令下,必定有人组队参选,中共亦必定呼吁所有亲共和亲建制的两协会员(个人从业员)积极投票,为免两协被转型为两个亲中社团,为免两协落入中共手中,两协惟有选择「焦土政策」,宁为玉碎,不作瓦存!但是,「职工盟」有必要这样做吗? 「职工盟」有必要解散吗?

第七,「记协」众掌职者(理监事和干事),尚未有一人被捕,赌一铺,自行解散搏一搏,或许有机会全身而退,博得过!但是,「职工盟」已经有「为数不少」的骨干份子被拘控,大部份身在狱中,例如:李卓人、吴敏儿等;那么,「职工盟」解散又有何用? 「职工盟」解散,中共就会放人吗?当然不会。所以「职工盟」跟「记协」不同,「记协」值得赌一铺,「记协」值得搏一搏,但是「职工盟」已经所余无几,解散也不能保留什么,解散也不能换取什么,为什么还要解散呢?再拉再锁,悉随尊便,就好了!

第八,「职工盟」一向是「香港工人运动」的典范和动力,解散「职工盟」,「香港工人运动」还有希望吗?解散「职工盟」事小,解散「香港工人运动」事大,牵一发而动全身,敬请「职工盟」各位执事常委三思!

第九,中共滥用「国家安全」打压香港公民社会,香港公民社会虽然已经「兵败如山倒」,但亦不至于「树倒猢狲散」,大有大做,小有小做,哪怕只有两个工会愿做会员,都应该做下去!都可以做下去!都值得做下去!留得青山在,哪怕冇柴烧!只要香港的「职工盟」能够继续生存,「香港工人运动」就不会气馁,香港的工人权益,才真的会有希望!对吗?

第十,「记协」主席 陈朗升 多次表示,坚决不会效法其他民间团体和职工会,坚决不会解散!如果「记协」都可以不解散,为什么「职工盟」又要解散呢?众所周知,「工党」跟「职工盟」关系密切,「职工盟」要解散,「工党」又是否要解散呢?

因此,「记协」可以解散,但是,「职工盟」绝不可以!敬请「职工盟」三思!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