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鎮安:記協可以解散,但職工盟不可以!

隨着《蘋果日報》於2021年6月25日停刊後,香港各大小維權組織「兵敗如山倒」,「骨牌效應」持續,已經解散或已經宣布解散的組織,順序包括:

01)壹傳媒(導致「蘋果日報慈善基金(蘋果基金 Apple Daily Charitable Foundation)」須停運)
02)壹傳媒工會
03)民間人權陣線(民陣 Civil Human Rights Front)
04)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
05)真普選聯盟有限公司(真普聯)(導致「612人道支援基金」須停運)
06)熱血公民
07)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港支聯)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HKASPDMC or PDMA)
08)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導致「教協訴訟及緊急支援基金」和「司徒華教育基金」須停運)
09)石牆花

2021年9月19日,正直「打殘(完善)選舉制度」舉行「選舉委員會選舉」,成立了卅一年的「香港職工會聯盟(職工盟)」「Hong Kong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HKCTU)」召開記者會,宣布解散。 「職工盟」現任主席黃迺元稱成員近日收到訊息,感受到威脅、壓力,如免強繼續營運,甚至可能影響人身安全,故執委會經討論後,通過啟動解散機制,並將於10月3日召開特別會員大會表決。

黃迺元不認同有些媒體對「職工盟」的政治定性,又反駁有親建制媒體指「職工盟」是外國代理人的說法,並認為把參加「國際工會」說成勾結外國勢力,是威脅香港工人參加工會的權利,因為國內中共徽下的工會,也有接待這些「國際工會」。

2021年9月13日新任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在接受訪問時,強烈批評「香港記者協會(記協)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HKJA)」並非由專業新聞工作者組成,必須向全港市民交代! 9月15日「記協」主席陳朗升,在《立場新聞》附近的一個公共空間(駿業街遊樂場 InPark)舉行露天記者會,就鄧炳強對「記協」的批評,逐點反駁。

2021年9月18日新任警務處處長蕭澤頤出席警察結業會操後見記者,同樣強烈批評「記協」並非由專業新聞工作者組成,質疑其專業程度,批評其對持不同意見傳媒「選擇性失聰」;批評「記協」成員全為不專業或以政治凌駕專業的傳媒工作者,他們自己應該認真檢討。 「記協」隨即作出回應,認為蕭澤頤的批評,內容跟鄧炳強數日前的言論同出一轍,重申「無稽之談,不會因反覆背誦而忽然鏗鏘。可惜的是,官員似乎不解此理,一而貫之無視回應,恍若選擇性失聰下重彈舊調。人貴在自重,盼各官員細思」。 「記協」又羅列過去就新聞界權益發出過的聲明,涉及多個不同媒體,包括:大公報、東方日報、中通社、環球時報、無線新聞等。

雖然「記協」主席 陳朗升 多次表示,堅決不會效法其他民間團體和職工會,堅決不會解散,但是,「記協」是否真的要解散,仍然是未知之數!

就兩者而言,筆者認為,「記協」可以解散,但「職工盟」絕對不可以!因為:

第一,「職工盟」和親中的「工聯會」都是在勞工處《職工會登記條例》下以「職工會聯會」登記,兩者的工作、性質,以致與勞工處的合作,均無異,完全相同;「職工盟」要死,「工聯會」也應該要死!

第二,跟「工聯會」一樣,「職工盟培訓中心」與「職業再培訓局」合辦了不少「再培訓課程」,「職工盟」解散,要上「再培訓課程」的打工仔女,即時少了一半選擇,只能選擇親中的「工聯會」;如此這般讓「工聯會」獨大,對香港的民主與自由,百害而無一利,不值!

第三,「職工盟」是「職工會聯會」,不是「政黨聯會」,理應獨立於所有政黨;就算「民主黨」解散,「公民黨」解散,「工黨」解散,「社民連」解散,「人民力量」解散,「職工盟」也理應不受影響,理應不解散;因為工會事業才是「職工盟」的主要事業,就算不跟任何政黨合作,「職工盟」也理應可以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更何況上述五個政黨中,現在尚未有一個說要醞釀解散,一點解散的意向也看不到,為什麼「職工盟」就要搶先解散呢?不是很荒謬嗎?

第四,「職工盟」只要專註關心工人權益,不參與政黨之爭,不再糾纏於中共、港共、還是港獨,仍然會有很龐大的生存機會,仍然會有很廣闊的發展空間,因為不論在國內還是國外,關心工人權益的,始終比堅持打倒共產黨的,多得很!

第五,已經有前區議員和政黨中人擔心,如果萬一「職工盟」解散,一些基層行業的工會,很難繼續運作,未必能夠生存,就會產生工會連環倒閉的另一個「骨牌效應」!定必糟透!

第六,「教協」為防中共滲透,所以解散,「記協」比「教協」更容易被中共滲透,所以更加應該解散。但是「職工盟」不像「教協」,更加不像「記協」,毋須像它們一樣,選擇「寧為玉碎,不作瓦存。」因為「職工盟」不會,亦都不容易被中共滲透,因為「職工盟」是以「工會」作為基本單一會員,中共無法為了滲透「職工盟」,就成立無數「假右工會」而不為人知。相反「記協」和「教協」都是以「個人從業員」作為基本單一會員,萬一解散不成,需要重選理監事;只要中共一聲令下,必定有人組隊參選,中共亦必定呼籲所有親共和親建制的兩協會員(個人從業員)積極投票,為免兩協被轉型為兩個親中社團,為免兩協落入中共手中,兩協惟有選擇「焦土政策」,寧為玉碎,不作瓦存!但是,「職工盟」有必要這樣做嗎? 「職工盟」有必要解散嗎?

第七,「記協」眾掌職者(理監事和幹事),尚未有一人被捕,賭一鋪,自行解散搏一搏,或許有機會全身而退,博得過!但是,「職工盟」已經有「為數不少」的骨幹份子被拘控,大部份身在獄中,例如:李卓人、吳敏兒等;那麼,「職工盟」解散又有何用? 「職工盟」解散,中共就會放人嗎?當然不會。所以「職工盟」跟「記協」不同,「記協」值得賭一鋪,「記協」值得搏一搏,但是「職工盟」已經所余無幾,解散也不能保留什麼,解散也不能換取什麼,為什麼還要解散呢?再拉再鎖,悉隨尊便,就好了!

第八,「職工盟」一向是「香港工人運動」的典範和動力,解散「職工盟」,「香港工人運動」還有希望嗎?解散「職工盟」事小,解散「香港工人運動」事大,牽一髮而動全身,敬請「職工盟」各位執事常委三思!

第九,中共濫用「國家安全」打壓香港公民社會,香港公民社會雖然已經「兵敗如山倒」,但亦不至於「樹倒猢猻散」,大有大做,小有小做,哪怕只有兩個工會願做會員,都應該做下去!都可以做下去!都值得做下去!留得青山在,哪怕冇柴燒!只要香港的「職工盟」能夠繼續生存,「香港工人運動」就不會氣餒,香港的工人權益,才真的會有希望!對嗎?

第十,「記協」主席 陳朗升 多次表示,堅決不會效法其他民間團體和職工會,堅決不會解散!如果「記協」都可以不解散,為什麼「職工盟」又要解散呢?眾所周知,「工黨」跟「職工盟」關係密切,「職工盟」要解散,「工黨」又是否要解散呢?

因此,「記協」可以解散,但是,「職工盟」絕不可以!敬請「職工盟」三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