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花唄接入徵信系統 加強對民眾的監控?

0
螞蟻花唄接入徵信系統  加強對民眾的監控?

螞蟻花唄標誌  網頁截圖

9月22日,中國螞蟻集團旗下產品花唄宣布正在接入中國央行的徵信系統。有業內人士告訴本台,這表示中國當局正加強對民眾的監控,要民眾把錢花在政府想要人們花的地方。

這份署名為“花唄團隊”的公告表示,花唄將“在獲得用戶授權的基礎上”,向徵信系統報送用戶的“賬戶開立日期、授信額度、額度使用及還款情況等。”公告也表示,“未來,徵信服務會逐步覆蓋所有用戶。”

曾在深圳招聯消費金融公司工作過的李凱文認為,這一情況表明中國當局正在試圖統一管理人們的徵信信息:“以前它(中國當局)的徵信平台主要只涵蓋了銀行和少數貸款機構的(信息)。像阿里、騰訊這些互聯網公司,他們自己也搞了一個大的平台。它現在是想把這些東西全部都放到一個框架里,為了它可以實現更全面的控制。”

螞蟻花唄上線於2015年4月,在中國年輕人中有廣泛的用戶群體。當螞蟻花唄的用戶在淘寶、天貓等網絡商城上購物、使用支付寶進行消費時,可以使用螞蟻花唄提供的預支額度,進行類似信用卡消費的經濟活動。

來自北京的張思明曾長期在一間央企工作,今年剛剛離職。她表示,在她過去的同事中,使用花唄的人不在少數:“我身邊使用花唄的人主要就是同事,還有使用淘寶來購物的人,月收入7000到8000,還有1萬到2萬不等,人群主要以80、90後為主。”

來自山東的留學生塞爾·范(Sail Fan)於今年7月入境美國。他告訴記者,他的家鄉是一座三線城市,他的朋友中使用花唄的情況非常普遍:“我身邊認識的人中,都曾經使用過或者現在正在使用。我覺得,使用花唄的這些人的月收入,普遍範圍在5000以下,或者說5000左右。”

塞爾表示,他的朋友中有很多花唄使用者存在超前消費導致的惡性貸款現象:“他們的工資來償還貸款的話,可能需要幾個月不吃不喝才能還得了。所以,他們就用信用卡和花唄每個月周轉。”

張思明和塞爾都表示,他們認為花唄與央行徵信系統掛鈎後,已經用慣的花唄使用者將會繼續使用花唄。

中國官方稱,螞蟻集團旗下的產品花唄“普而不惠”。(自由亞洲電台製圖)

中國官方稱,螞蟻集團旗下的產品花唄“普而不惠”。(自由亞洲電台製圖)

記者在9月23日致電了螞蟻集團,試圖諮詢有關此事的詳情,但接線系統表示業務員繁忙,未給記者安排人工服務。當記者與接線系統的語音識別人工智能對話時,人工智能在記者說出“想問一下徵信系統的事”後,曾直接說道:“您是要諮詢花唄消費是否會被徵信報告記錄,對嗎?”

今年6月3日,由螞蟻集團持股50%的重慶螞蟻消費金融有限公司獲得了開業批准。根據中國官媒新華社此前的報道,“螞蟻集團應在螞蟻消費金融公司開業6個月內完成‘花唄’、‘借唄’(按:借唄是螞蟻集團旗下的另一產品,可向用戶發放貸款)的品牌整改工作。”根據花唄團隊在9月22日發布的公告:“花唄所屬的重慶螞蟻消費金融有限公司作為與銀行並列、同受銀保監會監管的持牌金融機構,其服務記錄信息也像銀行信貸信息一樣,納入徵信系統。”

李凱文表示,這一情況表明中國當局更加強化了對民眾的監控:“它現在把花唄平台的信息全部都納入徵信一起管理,也是為了方便它現在的一個大方向,就是儘可能地限制下一代的消費,然後讓他們去把自己的精力、熱情、收入投入到中共當局想要他們去做的那些事情上去。”

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孫誠舊金山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