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策損害商人利益 親北京港商向中央叫板

0
中央政策損害商人利益       親北京港商向中央叫板

親北京港商向中央叫板   RFA製圖

中國最近宣揚“共同富裕”,不少商人自身利益亦受到損害。以往一直支持北京的香港地產界商人施永青亦按捺不住,近日多次公開跟北京唱反調。有評論分析指,商界再多的言論也不會影響到中央的決策。

近日《路透社》報道指中央要求香港地產商助解樓荒,表明市場“遊戲規則已經改變”,不再容忍“壟斷行為”。消息傳出後恆指即回落了近千點,香港五大地產家族:長實、新地、恆基、新世界及信和置業,單日市值合共蒸發逾830億港元。

《路透社》報道指,中央要求香港地產商助解樓荒,表明市場“遊戲規則已經改變”,不再容忍“壟斷行為”。(美聯社資料圖片)

《路透社》報道指,中央要求香港地產商助解樓荒,表明市場“遊戲規則已經改變”,不再容忍“壟斷行為”。(美聯社資料圖片)

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周四(23日)發表題為“中央要地產商配合,非要向地產商‘開刀’”一文,說中國開發商之所以會受到諸多制約,“並非因為中央想打壓他們,他們已令大部分城市供應過剩,出現空置問題,再高速興建只會造成浪費,所以有需要制約。”然而,香港的情況是供應不足,極需要地產商增加規模,加快興建。但現時香港地產商手上不是沒有土地,只是這些土地大都分都屬於農地,政府不許地產商在土地上興建房屋。他估計,未來香港地產商的開發量應可以大增,股市的反應是理解錯誤。

施永青:基本法的遊戲規則不能改

施永青周三(22日)出席電台節目時已表示,相信中央無理由在解決房屋問題時,向地產商“開刀”。

施永青說:絕大部份的私人樓宇都是地產商蓋的,沒有地產商的配合好難解決香港的房屋問題,所以沒有理由在要解決這個問題時,拿地產商“開刀”,迫他們到牆角。所以說中央要打壓地產商這個說法,是言過其實。

他又引述《基本法》強調,港人買賣私人房屋有保障,即使政府以公眾利益為由收回土地,亦要作出合理補償,強調遊戲規則“不能改,怎麼可以改。”

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路透社視頻截圖)

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路透社視頻截圖)

林鄭:政府可用公權力收回私人土地

但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日前雖說無法證實相關傳聞,卻說地產發展商所擁有的私人土地,政府在有需要時可用公權力將土地收回,用作發展公營房屋;更形容發展商現時“比較願意配合”政府政策。

施永青則反駁,地產商一直都配合政府,但現在是政府不配合地產商,未能為農地改劃“拆牆鬆綁”。

劉銳紹:再多的言論也不會影響到中央的決策

或有人會疑惑這次為何施永青會多次公開發表言論,圖阻止當局強迫他們作出貢獻。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接受本台訪問時,指中國現在未必完全將在中國對民營、私營企業的政策完全套用在香港,但方向、比例值卻正在增加。不過劉銳紹強調,即使再多的言論也不會影響官方因需要而作的決策,中國只看利與害。

劉銳紹說:大財團能夠議價的能力有多大呢?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在國內、香港、歷史上,很少能夠出現富可敵國、財大氣粗,財團可以影響最高決策者最終的決策。在中國的體制來說,各種擔心不會因你的言論的表達可避免,這就是很現實的問題。

北京持續打壓大陸樓市,最受打擊的除了發展商,便是中原地產這類中介機構。 (路透社圖片)

北京持續打壓大陸樓市,最受打擊的除了發展商,便是中原地產這類中介機構。 (路透社圖片)

施永青上月向北京諌言 : 若政府不自律 會嚇怕很多投資者

早於8月底,施永青已撰文提到,中國想走向“共同富裕”,宜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第一次與第二次分配上,靠政府施壓才肯出來做善事的第三次分配方式並不值得鼓勵,他強調“並非因為怕中國政府會要求我為國家作捐獻”,並指自己名下中原集團的股份,早於10多年前全部放入一個慈善基金。他強調純粹是個人自己的選擇,並沒有受到任何外界的壓力,才是值得支持的第三次分配。即使政府,亦不可以隨便侵犯其私有產權,硬要他向政府作捐獻,“政府若是不肯在這方面自律的話,會嚇怕很多投資者。”

北京連番出切打擊樓市 中原地產受重創

其實中原地產以前在中國生意不俗,早在2015年底,中原地產在中國便有1700多家門店,員工人數超過4萬。當年,公司全年成交金額9205億元,刷新行業新紀錄。但2015年之後,來自互聯網的資金滲入中介行業。中原地產地位被獲得資本加持的鏈家挑戰。

到2020年頭,中原地產中國大陸區主席黎明楷更明言2月分基本沒做生意,實際業績可能只有正常月份的2%,加起來不到1000萬,比正常情況的6、7億收億少。當時中原地產的現金流只夠支撐公司再經營3個月。

到今年,北京持續打壓大陸樓市,出台了多項措施,令主要大城市的房屋交易成交量大跌,最受打擊的除了發展商,就是像中原地產這類中介機構。

記者:文海欣 責編:胡力漢     網編: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