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大讚民主 公民韓良為什麼不能實踐它?

習近平大讚民主   公民韓良為什麼不能實踐它?

習近平大讚民主 公民韓良為什麼不能實踐它? 自由亞洲電台製圖

中國官方聲稱自己的“社會主義民主制度”,是“全過程民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來更稱“民主不是哪個國家的專利,而是各國人民的權利”。在重慶,中國公民韓良就在具體實踐習近平所說的“人民的權利”,他遇到什麼樣的困難?又打算怎麼做呢?本台記者鄭崇生專訪了韓良,下面請聽報道。

“愛情有愛情騙子、政治有政治騙子,毛澤東就是一個政治騙子。”有一些重慶市民對韓良這位“街頭演說家”印象深刻,這段話是他2013年在重慶街頭訴求“反腐敗、要民主”的內容。他認為,中共建政後就已經背離自己過去說過要追求民主、反對獨裁的理想。

韓良曾在重慶許多廣場和公園出沒,發表演說,有人同意他的觀點,也有人跟他辯論,重慶也因此彷彿出現了英國海德公園一樣的演說角(Speakers’ corner),那個有“自由論壇”之稱、人們能在“肥皂箱上說民主”的角落。

但重慶不是倫敦。他2017年訴求人權、要中國政府落實保障基本人權,給人民教育、醫療、養老保障,最後卻被控“尋釁滋事”,判刑3年半。服完刑後他還遭延長拘禁,直到今年7月4日才獲得釋放。

他的律師謝丹就說,“刑滿後繼續非法拘禁一個月,是嚴重的違法犯罪行為。”

在街頭演說的重慶公民韓良(陳明玉提供)

在街頭演說的重慶公民韓良(陳明玉提供)

重慶地方政府想堵死韓良的維權之路

韓良不服。“我宣傳抗戰歷史,歌頌反法西斯的戰爭,我也歌頌人權、民主,我錯了什麼?”韓良說。

但持續上訪維權,不害怕又遭關押或施暴嗎?

他告訴記者,“我越坐牢、我反抗精神就越強。他們給我莫須有的罪名,我不能接受,我沒有罪。他們找一個小事情說我打人,但其實我是受害者,我被不明人士打破頭,我是不能接受的,我肯定要反抗。”

韓良說自己坐了冤獄,但他多次向檢察院、法院上訴,要求恢復自己的名譽,但法院都不理,求見重慶市人大代表呂軍、吳慶琛、艾正兵,也沒有得到迴音,他只好往上找,已經寫信給代表重慶的全國人大代表馬善祥、石淑蘭、劉桂平。

記者:你為什麼想約見人大代表?

韓良:我到檢察院、法院都沒有希望,他們剝奪我的訴訟權利,我到法院去立案都立不到,這是我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只能試試看能不能抓住。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我只好找人大代表,才能訴苦說我們的冤屈和請求,我沒有其他辦法啊!

記者多次撥打重慶市渝中區人民法院與重慶市渝中區人民檢察院的電話,法院電話無人接聽,檢察院電話則無法接通。

截至發稿,記者通過電郵詢問重慶市人大常委會,請求人大常委會查詢韓良置信約見呂軍、吳慶琛、艾正兵一事,尚未得到回復;全國人大網上公開可以聯繫請求評論的電郵信箱:english@npc.gov.cn 則是無效電郵地址,記者的郵件遭退回。本台無法獨立證實韓良的說法。

“民主不是哪個國家的專利,而是各國人民的權利”這是習近平剛剛在第76屆聯合國大會上的發言中所說。

韓良聽到習近平的說法,他也認同,這更是他一直以來的訴求。

“我擁護共產黨、我也擁護習近平,但是,我也擁護民主、也擁護人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也講民主,但我講了,他們就抓我、關我、判我刑,你說,他們是不是陽奉陰違?”

這不是韓良第一次在中國身體力行民主。已經73歲的他,過去就曾以獨立參選人的身份競選基層人大代表,卻遭拘留。韓良的父親是國民黨軍官,他常上街頭宣講不同於中共視角的抗戰史,遭公安暴力相向。

重慶公民韓良與其律師謝丹發出的“人大代表約見書”(維權網截圖)

重慶公民韓良與其律師謝丹發出的“人大代表約見書”(維權網截圖)

人民代表代表人民?韓良求見發揮民主監督權

想為自己恢複名譽,找上人大代表管用嗎?

韓良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七十六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應當同原選舉單位和人民保持密切的聯繫,聽取和反映人民的意見和要求,努力為人民服務。

韓良希望今年10月8日或9日,能和代表重慶人民的馬善祥、石淑蘭、劉桂平見上一面,聽聽他的訴求,也期望他們發揮人大代表監督人民檢察院和法院的權力。

習近平提出發展“全過程人民民主”,標榜要將民主選舉、協商、決策、管理、監督各個環節貫通起來。韓良正在實踐“監督”這個環節,官員會聽嗎?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