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陸軍學院政委當了陳元的“大內總管”

專欄 | 夜話中南海:陸軍學院政委當了陳元的“大內總管”前國開行總行運行總監章茂龍。(Public Domain)

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的標題是《國開行落馬高管中,居然有三個都是從陳元秘書位置上提拔上去的》。這三個人分別是:當年陳元接掌國開行後的首任行長辦公室主任,在國開行行務委員兼巡視組組長任上到齡退休,回河南老家養老後仍未逃脫被查處命運的郭林;曾經擔任過國開行辦公廳兼黨委辦公室主任,日後在國開行被打入冷宮,但在評審二局“資深專家”的虛職上仍未逃脫被“嚴肅查處”命運的張林武;曾在張林武之前擔任國開行辦公廳兼黨委辦公室主任,日後在國開行總行運行總監位置上退休八年還是未能逃脫被查處命運的章茂龍。

關於張林武,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了他被紀監委系統公布出來的違紀違法主要內容是:違反政治紀律,違規對外提供涉密信息,大搞封建迷信;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出入私人會所;違反組織紀律,在幹部錄用過程中利用職務上的影響謀取利益;違反廉潔紀律,借用管理服務對象錢款;違反生活紀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涉嫌受賄犯罪。

這裡受賄數額“特別巨大”的表述,其實就是給檢察院和法院日後對張林武的量刑提供了“組織上的建議”。那就是,除非在被移交檢察院之後又有新的“重大立功表現”,否則無期徒刑都是“從輕判處”,因為在無期徒刑之上還有死緩和死刑(立即執行)。

這裡先簡單介紹一下,近些年來陸續被抓捕入獄的中共政權那些在被紀監委調查和審查階段,即已經被認定了經濟犯罪“數額巨大”的貪官們為什麼都會認為,無期徒刑已經是“黨和人民政府的寬大處理”了。

眾所周知,中國大陸的貪官們入獄日後所面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最新版本,對經濟犯罪的最高刑罰還是死刑。依據1997年刑法,個人受賄數額超過10萬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死刑。

在2011年的刑法修正案(八)出台過程中,已經有中共司法官員和人大系統的相關人士透露說,刑法修正案(八)的兩個重要目的一是在立法上,部分廢止非暴力犯罪的死刑;二是調整貪賄犯罪的量刑標準。然而,草案出爐前有媒體將二者混為一談,稱“刑法修正案(八)考慮對貪賄犯罪的人廢除死刑”。

“消息一出,簡直是人神共憤。”全程參與刑法修正案(八)修訂的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盧建平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為了消除公眾誤解,為死刑廢除邁出第一步創造輿論氣氛,調整貪賄犯罪量刑標準的議題被擱置了下來。不過,對於中國大陸的刑法學界來說,廢除貪官死刑並非不可觸碰的話題。早在2003年8月,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刑法學泰斗王作富便在《檢察日報》發表文章《職務犯罪死刑立法需要反思和檢討》,結果惹來罵聲一片。

“學界和法律實務界實際上很少直接呼籲廢除貪官死刑,我們一直主張的是對經濟犯罪廢除死刑。”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名譽主任、曾為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辯護的田文昌對採訪他的《中國新聞周刊》說:目前,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對經濟犯罪保留死刑的國家,這與現代司法理念相悖。而貪賄犯罪作為經濟犯罪之一種,也在主張廢除死刑的範圍之內。

在近十來二十年里,類似的觀點也在司法機關內部悄然蔓延。日後被提拔至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的江必新,2006年在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任上,即借參加全國兩會機會提交了一份《關於修改刑法的議案》,建議除毒品犯罪外,包括貪污賄賂犯罪在內的其他貪利型犯罪應當廢除死刑。而2007年最高法院收回死刑複核權後,全國法院當年判處死緩的人數,第一次超越了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人數。

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原董事長兼黨委書記陳元。(Public Domain)
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原董事長兼黨委書記陳元。(Public Domain)
對於貪官獲死刑,曾經為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進行辯護的著名律師錢列陽始終不認同那是最嚴酷的刑罰、最有震懾性的預防手段。“有的案件里,你會發現貪官被紀委找去談話後直接就自殺了。”錢列陽認為,這本身就說明一些貪官不怕死,死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更好的選擇。“這幾年裡,自殺的涉貪官員遠比被判死刑的要多,所謂‘貪官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國家開發銀行原評審二局資深專家張林武。(Public Domain)

國家開發銀行原評審二局資深專家張林武。(Public Domain)

其次,此人雖然在陳元在位和不在位期間分別擔任過兩個地方分行的行長,但任期分別都只有一年多一點,到離開的時候還都叫不出一些中下級幹部的名字。

從2011年到2020年,刑法修正案經歷了從第八到第十一版本的變化,經濟犯罪,以及諸如販毒等無命案犯罪的最高刑罰仍然還是死刑。當然,事實上從刑法修正案第八版出台之後,中國大陸司法機關這十幾年來對於貪賄犯罪的量刑,即使是所謂“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在不涉及命案的情況下,實際上是貫徹了少用、慎用死刑的“政策” — 特別是立即執行部分。

依據具體規定推算下來,對死刑緩期執行經過一次或幾次減刑後,其實際執行的刑期不得少於十五年,再加上死刑緩期執行的二年,一共是十七年。所以,在所謂“少用慎用”死刑的前提下,為了令貪官們不能再輕易抱有“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的“重新做人”的期待,現行刑法專門為貪官增設了中共政權刑法史上前所未有的終身監禁條款。那就是,凡是因貪污賄賂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人民法院根據犯罪情節等情況,可以同時決定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這就是為什麼說,張林武日後如果能夠只被判一個無期徒刑,他真的是要發自內心地稱頌一句“謝主龍恩”了。之所以這樣分析,是因為這個張林武截止目前所被公布出的犯罪內容,除了貪污受賄“數額特別巨大”,還有一項是“對外提供涉密信息”。

從邏輯上推斷,這個張林武應該是用內部金融信息向他的“客戶”換取了巨額回報。

在中國大陸的媒體上,凡是報道這個張林武犯案的新聞,均只提他是胡懷邦的下屬,而且全部都是配發胡懷邦的照片。比如標題為《70後博士張林武違規對外提供涉密信息,系胡懷邦下屬》一文中就片面強調,“張林武長期在國開行工作,他的老上級是已經被判無期的胡懷邦”。更多的媒體則乾脆是以《胡情邦的下屬“對外提供涉密信息”被雙開》為報道題目,全都自覺迴避了此人事實上是被陳元直接安插在自己的國開行董事長接班人胡懷邦身邊的事實,更迴避了他恰恰是在胡懷邦擔任董事長期間,先是被從國開行行長兼黨委書記辦公室主任位置上踢出總行,日後又被調回總行降為虛職使用的事實。

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刑法研究所所長阮齊林曾經對採訪他的內地記者分析說:對於貪官的具體量刑,必要時,死刑還須適用。對貪官是否判處死刑,還要看有沒有其他後果。在不涉及命案的情況下,“是否因為受賄違背了職責,是否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損失,是否破壞了黨和政府的威信、造成惡劣影響等等,都是可能導致死刑的理由。”

那麼很顯然,這個曾經的陳元大秘張林武對外提供涉密信息一罪,“違背了職責”自不待言,破壞了黨和政府的威信,造成惡劣影響當然也是毫無疑問的,未來量刑時就看對“國家和人民利益”所造成損失的程度了。也已經有不少中國內地的媒體,在關注張林武案的報道分析文章中強調了紀監系統的通報中,是“罕見到違規對外提供涉密信息” 的犯罪內容。報道對比了我們過去文章中已經介紹過的十幾位被陸續查處的國開行高管,被控“對外提供涉密信息的只有張林武,理應嚴懲!”

至於紀監系統開除張林武公職和黨籍的通報中,為他開列的另外一項違法亂紀內容“違反組織紀律,在幹部錄用過程中利用職務上的影響謀取利益”,有理由相信是發生在他在央行擔任陳元“大內總管”期間。

首先,這個張林武自從進入國開行系統後就長期在陳元身邊工作,並一直爬升到總行辦公廳兼黨委書記辦公室主任的位置。說他是陳元的“大內總管”,確實是因為他當時事實上就是陳元身邊的“令計劃”。

再次,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里即已經介紹過,如果我們把擔任了黨和國家領導人之後的陳元比做國開行的“太上皇”的話,那麼“兒皇帝”胡懷邦接替了陳元的國開行董事長兼黨委書記職務後,很快就對陳元一手安排在他身邊的“攝政王”張林武忍無可忍,不惜忤逆“太上皇”陳元,先將張林武逐出總行,繼而又把他調回總行;不但只是委以虛職,而且日後又在虛職的基礎上,乾脆只給了一個“資深專家”的身份。這就足以證明,在胡懷邦入主國開行之後,他張林武應該沒有可能“在幹部錄用過程中利用職務上的影響”。

如此說來,張林武的全部犯罪內容中,凡是利用分行行長身份“以權謀私”的行為,陳元在他案發之前都有所不知是很可能的。但是,在幹部錄用過程中,他是如何利用在陳元身邊工作時的職務施加影響,就是他和陳元之間“你知我知”的事情了。

前面已經介紹了,張林武是一個七零後加博士後。而在他之前擔任過陳元“大內總管”的章茂龍,則是一個沒有金融專業背景的前解放軍軍官。

1952年5月出生的張茂龍是安徽肥東農民出身,1966年初中畢業即在家鄉務農;1969年參軍入伍後,有幸被直接分配到中央軍委的警衛部隊;日後從外勤站崗大兵熬成內衛,在擔任某首長警衛員期間被保送石家莊陸軍學校受訓;受訓結束後即被“提干”,成為時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秘書班子里的一員。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章茂龍主動要求“下基層”,被任命為解放軍石家莊陸軍學院政治部主任;1998年,在解放軍石家莊陸軍學院副政治委員位置上被晉陞少將。2000年1月,章茂龍提出轉業申請,獲批後被“朋友介紹”到國家開發銀行;因解放軍院校政治工作幹部的經歷,被任命為國家開發銀行人事局副局長兼黨委組織部副部長。但這個職務他只幹了半年多時間,即被陳元調到自己身邊,擔任國家開發銀行辦公廳和黨委辦公室副主任兼行長辦公室主任。一年半後,陳元又將他提升至正司局級的國家開發銀行辦公廳和黨委辦公室主任。

日後的章茂龍又經歷了地方掛職和國開行的機關服務局局長等職務,2010年改任了業務性較強的職務 — 國家開發銀行運行總監。

2013年,就在陳元被宣布晉陞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當月,年近61歲的章茂龍被辦理了退休手續。

時光轉眼又過了八年。今年四月,中國境內媒體紛紛以“人走查不涼”來揶揄退休八年後仍然被查的章茂龍。詳細的內容 ,留待本專欄的下篇文章繼續向讀者和聽眾們介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