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為何要帶領中國“重返”社會主義 與父輩信仰相悖

0
Image

9月24日,據《BBC News》報道,過去幾十年間,中國通過“放任自流”式資本主義,推動了社會方方面面的變遷。

儘管從理論上講,中國是一個“共產主義”國家。但作為下滲經濟學的信徒,當局相信讓一些人變得非常富裕可以使其儘快走出毛主席文化大革命的災難性泥潭,從而造福於整個社會。

這在某種程度上起到了作用。一個龐大的中產階級已經出現,如今幾乎社會各階層民眾的生活水平都實現了提升。

貧富差距

中國從20世紀70年代的停滯不前,到一躍躋身世界強國,現在正挑戰美國的全球經濟主導地位,但它也導致了收入差距的鴻溝。

這在那些時代寵兒的下一代身上可見一斑。

上世紀80年代,那些在私有化浪潮中攫取巨額利潤的人,他們的孩子可以開着華麗的跑車穿梭在在光鮮的城市裡,從那些擔憂自己無力承擔房價的建築工人身邊疾馳閃過。

“中國特色”一直是中共的免罪卡。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概念給予了政府巨大的理論空間,讓其得以一種其實在諸多方面都不是很社會主義的方式來管理這個社會。

但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似乎已決定不再接受這種做法。

在他的領導下,中國政府已開始回歸共產主義,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是這樣。

新口號就是“共同富裕”。

雖然它尚未被寫進中國街頭的宣傳海報中,但離這麼做也不遠了。它如今是中國領導人行事和決策的基石。

整肅日常生活

在這一旗幟下,打擊富人逃稅變得合情合理。通過禁止私人課外輔導班,來促進教育公平的舉措也順理成章。對中國科技巨頭的持續打擊也是計劃的一部分。

那麼,習近平真的相信這個共產主義計劃嗎?外界很難百分之百確定。但一些觀察人士表示,看起來確實如此。

相比之下,許多過去的中共官員並沒有這種感覺。

問題在於,除了財富再分配,習近平的共產主義道路還意味着黨對人們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各種滲透,只有這樣才能切實有所建樹。

孩子們太懶了,在網絡遊戲中浪費青春?黨來拯救:實行每周三小時的遊戲限制。

青少年思想被盲目崇拜偶像的電視節目荼毒了?黨來拯救:禁止“娘娘腔”男生參加節目。

人口定時炸彈滴答作響……再一次,黨有了解決方案:全面推行三胎政策。

足球、電影、音樂、哲學、育兒、語言、科學……黨都有答案。

與父輩的信仰相悖

要想了解是什麼讓習近平成為今天的領導人,你必須看看他的背景。

他的父親習仲勛是一位助中共打下天下的一位元老,但被視為溫和派。他在毛時代遭到迫害並被拘禁。

當時,習的母親被迫要聲討他的父親。1978年,他的父親重返政治舞台後,推動了廣東省的經濟自由化。 據報, 他還為中國最開明的領導人之一的胡耀邦辯護。

鑒於他的父親曾遭中共狂熱分子的迫害,觀念也傾向於改革,許多人好奇為何習近平現在要把黨帶向了一個似乎與父輩的信仰相悖的方向上。

這有多種可能的解釋。

也許,他只是不同意父親在特定政治問題上的立場; 也許,他計劃要做的與父親的側重面不盡相同。 但習近平不會走毛的老路,至少不是有意為之。

然而,這些不同還是相當引人注目。

當他的父親被拘禁時,時年15歲的習近平被迫在田間工作多年,住在延安的窯洞里。

這些動蕩的時光顯然使他變得堅強起來,但也很容易轉變為一種政治仇恨,滲入到那種強硬風格中。

一些中國觀察人士猜測,習可能認為,只有強有力的領導人才能保證中國不會回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混亂狀態。

記住,任期的規則已經改變,他可以隨心所欲地無限期掌權。

所有這些還僅是猜測的一個原因是,我們從未聽他自己解釋他在做什麼。中國領導人鮮有接受媒體採訪,即使那些順從的黨媒也是如此。

電視畫面中的習近平常來到農村,受到當地人的熱情歡迎。在人們聽完了他關於玉米種植或其他工作的指示後,他離開了。

因此,很難預測黨對中國的經濟活動會出台什麼樣的新規定、禁令或指導方針,也很難預測這些政策會持續多久。

最近,沒有哪一周會沒有當局對國家某個領域的監管規則作出重大修改的消息。坦率地說,要跟上他們的步伐很困難,許多變化都完全出乎意料。

這並不是說國家控制各種生產槓桿方面存在着先天性問題。如何追求高效率是經濟學家要討論的課題,現在的問題在於突如其來的不確定性。如果人們都不知道一個月後的基本規則是什麼,他們如何做出可靠的投資決策?

有些人把該過程看作是國家“成長”的必經階段。當局需要在缺乏約束的領域制定規章制度。

如果的確如此,那麼這段戰術過渡期可能只是一個暫時的狀態,隨着新規則的明確,它最終會趨於平靜。

但這些變化會持續多久波及多廣,卻不明朗。

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任何轉變都應透過習近平“共同富裕”的視角來看。當下,黨在實施這些變革不會放棄一丁點兒權力,在中國,你要麼登上這輛卡車,要麼被它碾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