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挑动群众斗群众 宗教迫害事件增加一倍 奖励举报出笼

中国迫害宗教自由事件倍增当局鼓励群众互相揭发举报

9月24日,据美国之音报道, 中国当局持续剥夺公民的宗教自由权利,不仅一如既往地骚扰、拘留、判刑宗教信徒,更以金钱奖励的方式鼓动民众举报所谓非法宗教活动的人。观察人士称,这种“挑动群众斗群众”的做法是卑鄙、可耻的中国特色。

总部在华盛顿的宗教权益组织“国际基督教关注”(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日前发布了一份中国当局压制宗教自由事件的报告。国际基督教关注东南亚区域负责人吴吉娜(gina goh)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大幅倒退,正在走毛泽东2.0的老路。她说,中国当局持续限制和打压宗教自由,对信徒迫害的深度和广度之大令人担忧,而且迫害还在不断扩大。

迫害事件增加一倍多

根据“国际基督教关注”不完全的统计,今年的报告(从2020年7月至2021年6月)中所列举的迫害事件超过100多项,是去年报告的一倍多,而且宗教迫害覆盖的地区也从四川、北京,扩大到陕西、河南、贵州、福建等地。

吴吉娜说:“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在过去一年加大了对家庭教会打击的力道,因为当局迫切要将这些家庭教会纳入所谓的‘三自教会’的体系之下。”

中国的教会一般分为两大类:三自爱国教会和家庭教会。三自教会指的是被中国政府承认,不受境外教会管理或干预的“自治、自养、自传”的基督教和天主教会。家庭教会通常指的是未经官方登记或无法被当局认可的小型教会组织。家庭教会被排除在中国政府承认的教会组织之外,被当局视为非法。家庭教会也称作地下教会。

吴吉娜说,过去一年,中国政府继续用2018年2月开始施行的修订版《宗教事务条例》,以及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今年5月1日起施行的《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对宗教信徒进行迫害。

《宗教事务条例》称“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国家依法“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 ”。但是,该条例却对宗教团体的注册、登记,宗教活动及活动场所,以及涉及宗教事务的法律责任等,做出严格的规定和限制。凡是不遵守条例的宗教活动都被视为非法,家庭教会被骚扰、取缔,宗教场所被拆除,宗教人士或信徒被关押或判刑。

今年8月22日,成都“秋雨圣约教会”主日聚会时,遭到当地警察的突袭,该教会的戴志超、何山等人被行政拘留14天。这是“秋雨圣约教会”2018年12月9日遭到当局取缔,以及包括主任牧师王怡在内的数十名信徒被抓捕后,又一次受到警察的冲击。

2019年12月,“秋雨圣约教会”主任牧师王怡被四川成都中级人民法院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以及“非法经营罪”的指控,判处9年徒刑。

请同时参阅:秋雨圣约教会教友户外宣教遭警察干预

美国的基督教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2020年,中国百分之百的家庭教会都遭受了某种程度的骚扰,警方以正式或非正式的方式传唤或约谈家庭教会的负责人。这份报告还列举了中国当局在疫情期间禁止教会一切活动,以及在全国范围拆毁或清除教会设施。

迫害愈加严重频繁普遍

美国的公民权益组织“人道中国”共同创办人 (humanitarian china)周峰锁对美国之音说,在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统治下,过去就存在的中国当局大规模侵犯宗教自由的现象现在越来越严重,如拆毁十字架,打压信徒、牧师王怡被判重刑等。

他说:“家庭教会面临的各种迫害越来越严重,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普遍,这是一个公认的现象。”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今年5月12日在国务院发布2020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时说,中国广泛地将宗教表达定为非法,继续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宗教和少数民族群体犯下反人道罪行和民族灭绝。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4月21日发布的2021年度报告说,中国的宗教自由情况继续恶化,“中国政府加强‘宗教中国化’政策,尤其针对基督教、伊斯兰教和藏传佛教等被认为有外国联系的宗教;继续利用先进高科技监控技术监控和追踪宗教少数群体;实施新的宗教团体管理办法,进一步缩限宗教团体的活动空间。”报告建议将中国列为系统性、持续和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别关注国”。

国际基督教关注东南亚区域负责人吴吉娜说,中国迫害宗教自由的状况经常发生,有目共睹。她希望美国政府与中国政府接触时要强调保障中国公民宗教自由的权利,并就其打压宗教自由的事件向中国政府施压。

奖励举报纷纷出笼

在中国当局持续不断打压宗教自由之际,中国的一些省市陆续出台了一些试行的政策或办法,鼓励公民举报所谓的“非法宗教活动”。

日前,中国山西太原平阳路派出所跟平阳景苑社区在某商业中心玻璃橱窗张贴横幅“举报非法宗教活动最高奖励2000元”。这是中国地方执法部门和基层社区联手打击所谓的“非法宗教活动”的最新例证。

2021年8月,山西省太原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公布了《群众举报非法宗教活动奖励办法(试行)》,其中第七条规定,“举报奖励金额一般为200元至1000元。提供重大非法宗教活动线索可提高奖励金额,最高限额2000元。”

今年8月初,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梅里斯达斡尔区出台了《违法宗教活动举报奖励机制》,每次举报人最高可获得1000元人民币的奖励。当局说,这项机制旨在“加强对该地区非法宗教活动的控制”。

2020年9月,湖南省长沙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发布的《举报非法宗教活动奖励办法(试行)》规定:举报奖励金额一般为200元至1000元,上限原则为2000元,提供重大非法宗教活动(线索)可提高奖励金额,最高限额5000元。

2020年6月,河北省行唐县公布了《举报非法宗教活动奖励办法(草案)》,对提供非法宗教活动组织和人员并协助查处的,根据情形奖励200元至1000元不等。

2019年12月,河北省张家口市下花园区公布了《举报非法宗教活动奖励办法(试行)》,根据举报线索价值,奖励举报人200至2000元人民币。

2019年3月,广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公布了《广州市群众举报非法宗教活动奖励办法》,对举报当局认为是非法的宗教活动的人予以奖励,根据情节严重程度,奖励100至1万元不等。

中国这些城市,以及其他一些城市实施的奖励举报“非法宗教活动”办法,似乎预示着文革那个年代中共“发动群众斗群众”的政策又回来了。

请同时参阅:美智库:中国宗教迫害堪比纳粹德国

群众斗群众死灰复燃

国际基督教关注东南亚区域负责人吴吉娜说,中共当局鼓励举报的举措,就像文革时期“群众斗群众”风气的死灰复燃。她说,中国的街道办,如“朝阳群众”,作为当局“眼线”的角色,也会越来越突出。

她说:“我相信,这些举措是为了能够覆盖到中国政府自己没有办法看到的地方,鼓励这些民众作他们的眼睛,跟他们结成统一战线,希望把这些所谓的非法宗教歼灭。”

“人道中国”共同创办人周峰锁说,中国当局鼓励群众举报所谓的非法宗教活动,是一个非常卑鄙、可耻、具有中国特色的政策。

他说:“这种政策的根本就是让民众互斗,互相揭发,让普通的人手上都沾上(迫害宗教)的血。”

请同时参阅:中国怒放的民族主义 – 告密,揪叛徒愈演愈烈

周峰锁说,这种发动群众举报非法宗教活动的做法,就像文革期间或其他政治斗争一样,鼓励亲人互相揭发,鼓励同事同学互相监视。

周峰锁列举了文革期间发生的一个典型案例:儿子举报母亲“攻击、污蔑”伟大领袖,导致他母亲被枪毙。

周峰锁表示,中共用暴力和谎言来压制和威吓人民,而鼓励民众举报,摧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他说,中共鼓励民众举报,不足为奇,但可悲的是,中国可能会有很多人掉入中共的圈套。

他说:“我注意到,像大学的老师被学生检举这种事情,现在就很普遍,这在大概10年以前是很难想象的事情,比如微信群等等,互相检举。让人们互相为敌,也成为一种自我审查的本能。这是很可怕,很可悲的情况。”

周峰锁说,中共专制政权的根本,就是不允许公民有信仰自由,有良心自由。他说,尽管当局极力打压宗教自由,但是历史证明,往往最黑暗时,人们最需要的就是信仰,信仰也会以更大的规模传播。文革之后中国的复兴过程,也验证了当局迫害宗教自由努力,最终将是徒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