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挑動群眾斗群眾 宗教迫害事件增加一倍 獎勵舉報出籠

中國迫害宗教自由事件倍增當局鼓勵群眾互相揭發舉報

9月24日,據美國之音報道, 中國當局持續剝奪公民的宗教自由權利,不僅一如既往地騷擾、拘留、判刑宗教信徒,更以金錢獎勵的方式鼓動民眾舉報所謂非法宗教活動的人。觀察人士稱,這種“挑動群眾斗群眾”的做法是卑鄙、可恥的中國特色。

總部在華盛頓的宗教權益組織“國際基督教關注”(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日前發布了一份中國當局壓制宗教自由事件的報告。國際基督教關注東南亞區域負責人吳吉娜(gina goh)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上台之後,中國的宗教自由狀況大幅倒退,正在走毛澤東2.0的老路。她說,中國當局持續限制和打壓宗教自由,對信徒迫害的深度和廣度之大令人擔憂,而且迫害還在不斷擴大。

迫害事件增加一倍多

根據“國際基督教關注”不完全的統計,今年的報告(從2020年7月至2021年6月)中所列舉的迫害事件超過100多項,是去年報告的一倍多,而且宗教迫害覆蓋的地區也從四川、北京,擴大到陝西、河南、貴州、福建等地。

吳吉娜說:“我們看到,中國政府在過去一年加大了對家庭教會打擊的力道,因為當局迫切要將這些家庭教會納入所謂的‘三自教會’的體系之下。”

中國的教會一般分為兩大類:三自愛國教會和家庭教會。三自教會指的是被中國政府承認,不受境外教會管理或干預的“自治、自養、自傳”的基督教和天主教會。家庭教會通常指的是未經官方登記或無法被當局認可的小型教會組織。家庭教會被排除在中國政府承認的教會組織之外,被當局視為非法。家庭教會也稱作地下教會。

吳吉娜說,過去一年,中國政府繼續用2018年2月開始施行的修訂版《宗教事務條例》,以及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今年5月1日起施行的《宗教教職人員管理辦法》對宗教信徒進行迫害。

《宗教事務條例》稱“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國家依法“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 ”。但是,該條例卻對宗教團體的註冊、登記,宗教活動及活動場所,以及涉及宗教事務的法律責任等,做出嚴格的規定和限制。凡是不遵守條例的宗教活動都被視為非法,家庭教會被騷擾、取締,宗教場所被拆除,宗教人士或信徒被關押或判刑。

今年8月22日,成都“秋雨聖約教會”主日聚會時,遭到當地警察的突襲,該教會的戴志超、何山等人被行政拘留14天。這是“秋雨聖約教會”2018年12月9日遭到當局取締,以及包括主任牧師王怡在內的數十名信徒被抓捕後,又一次受到警察的衝擊。

2019年12月,“秋雨聖約教會”主任牧師王怡被四川成都中級人民法院以所謂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以及“非法經營罪”的指控,判處9年徒刑。

請同時參閱:秋雨聖約教會教友戶外宣教遭警察干預

美國的基督教人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今年4月發布的一份報告稱,2020年,中國百分之百的家庭教會都遭受了某種程度的騷擾,警方以正式或非正式的方式傳喚或約談家庭教會的負責人。這份報告還列舉了中國當局在疫情期間禁止教會一切活動,以及在全國範圍拆毀或清除教會設施。

迫害愈加嚴重頻繁普遍

美國的公民權益組織“人道中國”共同創辦人 (humanitarian china)周峰鎖對美國之音說,在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統治下,過去就存在的中國當局大規模侵犯宗教自由的現象現在越來越嚴重,如拆毀十字架,打壓信徒、牧師王怡被判重刑等。

他說:“家庭教會面臨的各種迫害越來越嚴重,越來越頻繁,越來越普遍,這是一個公認的現象。”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今年5月12日在國務院發布2020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時說,中國廣泛地將宗教表達定為非法,繼續對維吾爾族穆斯林和其他宗教和少數民族群體犯下反人道罪行和民族滅絕。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4月21日發布的2021年度報告說,中國的宗教自由情況繼續惡化,“中國政府加強‘宗教中國化’政策,尤其針對基督教、伊斯蘭教和藏傳佛教等被認為有外國聯繫的宗教;繼續利用先進高科技監控技術監控和追蹤宗教少數群體;實施新的宗教團體管理辦法,進一步縮限宗教團體的活動空間。”報告建議將中國列為系統性、持續和嚴重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別關注國”。

國際基督教關注東南亞區域負責人吳吉娜說,中國迫害宗教自由的狀況經常發生,有目共睹。她希望美國政府與中國政府接觸時要強調保障中國公民宗教自由的權利,並就其打壓宗教自由的事件向中國政府施壓。

獎勵舉報紛紛出籠

在中國當局持續不斷打壓宗教自由之際,中國的一些省市陸續出台了一些試行的政策或辦法,鼓勵公民舉報所謂的“非法宗教活動”。

日前,中國山西太原平陽路派出所跟平陽景苑社區在某商業中心玻璃櫥窗張貼橫幅“舉報非法宗教活動最高獎勵2000元”。這是中國地方執法部門和基層社區聯手打擊所謂的“非法宗教活動”的最新例證。

2021年8月,山西省太原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公布了《群眾舉報非法宗教活動獎勵辦法(試行)》,其中第七條規定,“舉報獎勵金額一般為200元至1000元。提供重大非法宗教活動線索可提高獎勵金額,最高限額2000元。”

今年8月初,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梅里斯達斡爾區出台了《違法宗教活動舉報獎勵機制》,每次舉報人最高可獲得1000元人民幣的獎勵。當局說,這項機制旨在“加強對該地區非法宗教活動的控制”。

2020年9月,湖南省長沙市民族宗教事務局發布的《舉報非法宗教活動獎勵辦法(試行)》規定:舉報獎勵金額一般為200元至1000元,上限原則為2000元,提供重大非法宗教活動(線索)可提高獎勵金額,最高限額5000元。

2020年6月,河北省行唐縣公布了《舉報非法宗教活動獎勵辦法(草案)》,對提供非法宗教活動組織和人員並協助查處的,根據情形獎勵200元至1000元不等。

2019年12月,河北省張家口市下花園區公布了《舉報非法宗教活動獎勵辦法(試行)》,根據舉報線索價值,獎勵舉報人200至2000元人民幣。

2019年3月,廣州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公布了《廣州市群眾舉報非法宗教活動獎勵辦法》,對舉報當局認為是非法的宗教活動的人予以獎勵,根據情節嚴重程度,獎勵100至1萬元不等。

中國這些城市,以及其他一些城市實施的獎勵舉報“非法宗教活動”辦法,似乎預示着文革那個年代中共“發動群眾斗群眾”的政策又回來了。

請同時參閱:美智庫:中國宗教迫害堪比納粹德國

群眾斗群眾死灰復燃

國際基督教關注東南亞區域負責人吳吉娜說,中共當局鼓勵舉報的舉措,就像文革時期“群眾斗群眾”風氣的死灰復燃。她說,中國的街道辦,如“朝陽群眾”,作為當局“眼線”的角色,也會越來越突出。

她說:“我相信,這些舉措是為了能夠覆蓋到中國政府自己沒有辦法看到的地方,鼓勵這些民眾作他們的眼睛,跟他們結成統一戰線,希望把這些所謂的非法宗教殲滅。”

“人道中國”共同創辦人周峰鎖說,中國當局鼓勵群眾舉報所謂的非法宗教活動,是一個非常卑鄙、可恥、具有中國特色的政策。

他說:“這種政策的根本就是讓民眾互斗,互相揭發,讓普通的人手上都沾上(迫害宗教)的血。”

請同時參閱:中國怒放的民族主義 – 告密,揪叛徒愈演愈烈

周峰鎖說,這種發動群眾舉報非法宗教活動的做法,就像文革期間或其他政治鬥爭一樣,鼓勵親人互相揭發,鼓勵同事同學互相監視。

周峰鎖列舉了文革期間發生的一個典型案例:兒子舉報母親“攻擊、污衊”偉大領袖,導致他母親被槍斃。

周峰鎖表示,中共用暴力和謊言來壓制和威嚇人民,而鼓勵民眾舉報,摧毀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他說,中共鼓勵民眾舉報,不足為奇,但可悲的是,中國可能會有很多人掉入中共的圈套。

他說:“我注意到,像大學的老師被學生檢舉這種事情,現在就很普遍,這在大概10年以前是很難想象的事情,比如微信群等等,互相檢舉。讓人們互相為敵,也成為一種自我審查的本能。這是很可怕,很可悲的情況。”

周峰鎖說,中共專制政權的根本,就是不允許公民有信仰自由,有良心自由。他說,儘管當局極力打壓宗教自由,但是歷史證明,往往最黑暗時,人們最需要的就是信仰,信仰也會以更大的規模傳播。文革之後中國的復興過程,也驗證了當局迫害宗教自由努力,最終將是徒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