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搞社會主義是習整肅利益集團的武器

0

圖為習近平資料照(JASON LEE/AFP/Getty Images)

近日,大陸最大房企恆大集團危機未解,海航高管又被抓,大批民企持續被整肅,股市大跌,經濟衰退。專家認為,中共內外交困,習近平當局為找出路,試圖用毛的社會主義作為利器來整肅利益集團。

內外交困 搞社會主義找出路?

近期,中共掀起一波波“監管風暴”,抓海航董事長及CEO,整肅“滴滴出行”,叫停馬雲旗下“螞蟻”赴美上市,痛批美團、騰訊、網絡遊戲,調控房價、推動雙減、打擊教培、整治粉絲文化;出手之密集之重,令人眼花繚亂,相關企業股市大跌,被指“每天打垮一個行業”。

據華爾街日報統計,自去年年底以來,習近平主導了一百多項監管活動、政府指令以及政策變化。

旅美獨立學者、政論作家吳祚來對記者分析,習當局現在打擊的都是浮在表面的一些權貴集團。而更深層的權貴結合,中央一級、省一級、縣一級,包括村支書這一級都形成了強大的權貴利益集團。

吳祚來說,當局現在着力打擊這一塊,“以前還有招商引資、發展經濟,發展起來以後他自己有紅利。而現在沒有這樣一個動力了。所以經濟也搞不好,壓力又變得非常大。”

中國經濟上個月全面走軟。據中共統計局上周公布的8月份經濟數據,消費、投資、工業增加值全部低於預期,其中社會消費零售和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分別達一年來及年內最低水平。大多分析師認為,第四季度經濟仍然存在進一步下滑的風險。

再有,吳祚來分析,中共在全世界廣泛樹敵。對香港,破壞一國兩制;對台海,擺出備戰狀態;國際關係搞得很緊張。這樣真可能走到以前閉關鎖國狀態,不是想不想的問題,現在就開始出現了。

近日,一百多個國家領導人聚紐約聯合國大會,美國連番舉行多邊會議,周五(24日)美日印澳四國首腦在華盛頓舉行面對面會談;周四(23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參加東盟10國會議;美日,美澳首腦對話;此前美英澳協議在澳洲建核潛艇等。多方分析認為,美國在聯盟阻擊中共的擴張。

面對中共內外交困的形勢,北京當局強推“社會主義”,吳祚來認為,“那是迫不得已,但沒有出路的。”

官員本身就是腐敗共同體的一部分

當年毛澤東也是面對類似局勢,吳祚來分析,毛在文革前嫉恨一些官僚體系,但又不想改變制度,建立民主制度,不是利用真正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來解決問題,而是利用群眾運動來解決問題。

吳祚來說,現在北京當局還是這樣,不想要西方這種權力制衡,比如說真正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從底層開始選舉來改變這樣一個政治生態,不想這樣。

吳祚來分析,習近平想用毛澤東的方式,“通過領袖魅力,將權力從上往下推,這種急功近利炫耀權力、極端專制的方式,來解決這樣一個龐大國家形成的權貴集團的問題。

吳祚來認為,習當局完全是南轅北轍,解決不了真正的問題,只會使這個社會經濟更加凋敝。“政府也不作為了,政府官員本身就是一個實力階層,就是腐敗共同體的一部分。”

整肅權貴 為搞社會主義找借口?

吳祚來認為,對習近平來講有兩個問題,一個是財富巨大不公,為他重新搞社會主義找了借口,他可以利用民粹力量,直接把這些特別有錢人的財富拿過來。

吳祚來說,無論是馬雲、騰訊、還是海航的陳峰,或者是鄧小平家族的吳小輝,完全可以用反腐敗或者共同致富的名義,把這些已經取得巨大成果的企業直接化為國有,從這些富豪、甚至從明星手上搜刮財富來解燃眉之急。

吳祚來認為,這是習近平搞社會主義“共同致富”的一個經濟因素。因為中共現在能夠揮霍的錢已經不多了。習上台之後,向非洲、向一帶一路很多地方撒錢,把中國的外匯撒的虧空了。

第二個,吳祚來說,有錢人的錢對他來講,也是國家發展帶來的,“你現在先富沒有帶動後富,那我就來強迫你們,或者是迫使你們把這些錢拿出來。”

未普惠於人民 改革開放失敗

有些人追憶毛時代的社會主義“均貧富”,吳祚來表示,毛澤東那種社會主義,基本上使整個中國走向貧困、破產的邊緣。而到鄧小平,開啟的改革開放確實使中國經濟超速發展一個時期,而且達到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規模。

但是,鄧小平說過一句話,即如果這個改革開放導致貧富懸殊更大,那麼我們的改革開放就是失敗的。

這樣看來,吳祚來認為,現在中國的改革開放基本上是失敗的。因為這麼大一個經濟體,並沒有普惠於普通老百姓,教育不能免費,醫療更不能免費,然後城鄉差距大、東西部差距大、體制內和體制外差距也是巨大的。

吳祚來說,特別是寡頭政治導致寡頭經濟,就是全國的五十家也好、五百家也好,這樣一些大的紅色家族或權貴家族基本上壟斷了中國經濟,大量財富都轉移到這些家族和有關的權貴集團手中,整個發展的紅利,並沒有普惠於全國人民。

中共缺錢 營造劫富濟貧形象?

8月中旬,習近平再提口號“共同富裕”,隨後騰訊、阿里巴巴各宣布捐千億元人民幣,跟着小米、美團、聯想、拼多多的CEO等也爭相捐獻錢財,外界驚呼要“共產”了,還是中共政府缺錢?

“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時代,最快的積累財富就是“打土豪鬥地主”,現在也是,把這些年從土地財政、金融市場賺快錢的小團體財務吐出來,夠維持一段時間了。”上海民企市場經理陳女士對記者分析。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員吳特認為,“北京當局是想通過打壓民營企業家的手法轉移社會矛盾,爭取社會支持,但我認為這種做法不會奏效。”

吳特說,所謂的共同富裕也是搞民粹,營造自己劫富濟貧的形象,“但是問題是你整個經濟大環境不好,老百姓失業或者生活水平下降是避免不了的,把有活力的民營企業都搞垮搞差了,反而會惡化整個經濟環境,加劇社會矛盾。”

習近平背景 經歷毛左洗腦教育

吳祚來還分析,習近平搞社會主義還有一個他自己個人的因素。他以前在延安下放,在那個梁家河。他和毛澤東不同,他本人確實有一種農民情懷。

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是助中共打天下的元老,但被視為體制內溫和派,在毛澤東時代還遭到迫害並被拘禁,母親被迫要聲討他的父親。

1978年,習仲勛重返政治舞台後,推動了廣東省的經濟自由化,還曾為體制中最開明的領導人之一的胡耀邦辯護。

吳特認為,習近平本人應該沒有那麼強的毛左傾向,他在地方主政和當權早期的做法都和薄熙來這種人有很大差異。但他的問題在於有很濃重的保黨情結。

而且,吳特說,在習成長時期接受的是毛時代那套極左洗腦教育,因此在面對危機時,只能拿出搞計劃經濟和加強政治控制這種“左”的老辦法,不敢去走民主改革這條路。

中共稱霸世界的長遠戰略

對於習近平當局為什麼要左轉,重回更接近毛澤東路線的極左路線,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分析認為,這背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共一直有一個稱霸世界的長遠戰略。從毛澤東時代開始,就在推行這個戰略。

唐靖遠表示,很多人覺得鄧小平帶領中共一度接近了西方民主社會,但鄧小平從來沒有要讓中共變色的打算,相反,他發起了“反和平演變”的運動,力保中共獲得西方資金和技術“輸血”的同時,中共骨子裡的紅色極權體制不變。

這是鄧小平“韜光養晦”的真實含義:並不是要漸進走向民主化,而是為了紅色極權稱霸世界做積蓄力量的準備。

唐靖遠分析,鄧小平和毛澤東的根本目標其實是一致的,只不過鄧小平修改了毛澤東原教旨主義的經濟路線那套做法,以更狡猾隱蔽的方式對西方進行了長達數十年的戰略欺詐,成功完成了中共積蓄、壯大力量的階段性任務。

唐靖遠說,到了習近平上任,認為中共積蓄力量的階段已經完成,需要轉入“使用力量”,去完成紅色極權統治全球的“初心夢想”了,這就是我們看到的中共一系列“百年變局”、“東升西降”、“戰狼外交”政策的出台,包括一系列整頓壟斷企業、打擊“非紅色”意識形態、由黨全面主導社會生活各個角落政策背後的政治邏輯。

唐靖遠認為,中共從未離開過社會主義,毛鄧習三個階段表現出來的不同,只是表面的差異,只是中共為了積蓄吞併世界的力量使用的障眼法而已。

責任編輯:高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