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幅肖像傳承“不滅的酥油燈” 董靜蓉:藏人只想當個好好的西藏人

0
16幅肖像傳承“不滅的酥油燈” 董靜蓉:藏人只想當個好好的西藏人

倡議西藏議題15年、台灣自由圖博學聯(SFT)理事董靜蓉,以炭筆刻畫西藏人權捍衛者肖像,9月26日在台北“左轉有書”書店展出。 記者李宗翰攝
倡議西藏議題15年的台灣NGO工作者董靜蓉,以炭筆刻畫西藏人權捍衛者肖像,在台北展出。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影星李察吉爾都入畫,董靜蓉致詞強調,藏人不想被逼着當中國人,只想好好當個西藏人。達賴喇嘛駐台代表格桑堅參認為,畫作人物反映西藏民族七十年苦難。

曾多次組團到印度達蘭薩拉,介紹台灣人認識西藏流亡社會的董靜蓉,在西藏運動圈人稱“小容”,屬於“沖組(行動派)”。每年台北聲援西藏三一零遊行可見她忙着義賣、沿路發傳單的身影,但是連長年共同推動西藏運動的西藏人都不知她會畫畫。26日,她從幕後走到台前,不再是聲嘶力竭喊着“西藏要自由”,而是娓娓道出她筆下一個個西藏人權捍衛者的故事。

對藏人來說榮華富貴都不如見達賴喇嘛一面

“傳遞圖博人權聖火,西藏人權捍衛者肖像展”26日在台北“左轉有書”開展,繪畫者、台灣自由圖博學聯(SFT)理事董靜蓉提起,2007年她第一次去達蘭薩拉,正是藏曆新年,她跟着藏人朋友去聽達賴喇嘛在大昭寺演講,人山人海,她爬上欄杆遠看,藏人問她想不想看達賴喇嘛?她說,當然想!朋友拍拍前面的藏人,講了一句藏文後,藏人一路將這句話往前傳,最後她被推到第一排。

這令她很驚訝,事後她問友人,董靜蓉:“你們到底講了什麼通關密語?為什麼每個人這麼好,又拉又推把我推到最前面?他說,很簡單啊,我們只要跟前面的藏人講,這女生好可憐,他從來沒有見過達賴喇嘛。我就想說,哇!原來,不管你有多少錢、你擁有多高社會地位、你擁有多大的權力,對西藏人來講,你只要沒有見過達賴喇嘛,就是一件很值得同情的事情。”

董靜蓉筆下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記者李宗翰攝)

董靜蓉筆下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記者李宗翰攝)

 藏人被迫當中國人 心愿只是當個藏人
在台居住二十三年的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右),獻哈達感謝董靜蓉透過畫作,讓更多人了解西藏議題。(記者李宗翰攝)

在台居住二十三年的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右),獻哈達感謝董靜蓉透過畫作,讓更多人了解西藏議題。(記者李宗翰攝)

董靜蓉受訪說:“西藏佛教裡面有一個很特別的東西叫辯經,達賴喇嘛這幅很特別 ,我所有創作過程都是很困難,常常有失敗或什麼的,達賴喇嘛這幅卻意外地非常流暢,主要因為我把西藏僧人他們在辯經的過程,運用在我繪畫的過程裡面,所以我是一邊畫畫,一邊跟達賴喇嘛講話,回想他在很多法會上提醒我們要修忍辱,要去明白佛經上的道理。
董靜蓉接著說:“我覺得這也是中國一直想要改變的事,他想要減少達賴喇嘛對西藏人的影響,所以不斷地壓縮藏人學西藏文化、傳統宗教這些東西。我印像最深刻的是,我在那邊(達蘭薩拉)生活一段時間,我的藏人朋友跟我講,我沒有什麼心愿,我不想賺大錢、住豪宅,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我不想要再被逼着當中國人或任何人,我只是想要當一個好好的西藏人。”

董靜蓉作畫起因是,Covid-19全球爆發一年多,董靜蓉有感於難以舉辦實體行動,於是創作16幅西藏人權捍衛者肖像放臉書“開地球”,講述畫中人物故事,但是,達賴喇嘛的肖像直到開展才曝光。

“西藏人權捍衛者肖像展”主視覺以西藏女生持蘇油燈,象徵人權聖火不滅。是董靜蓉唯一一幅上顏色的畫作,以藏傳佛教最重要的“六字大明咒”為背景。(董靜蓉提供)

“西藏人權捍衛者肖像展”主視覺以西藏女生持蘇油燈,象徵人權聖火不滅。是董靜蓉唯一一幅上顏色的畫作,以藏傳佛教最重要的“六字大明咒”為背景。(董靜蓉提供)

董靜蓉說,有藏人朋友跟她談西藏問題,認為遭受再大困難,心裡要有信念,要堅持下去,信念不能斷。她這系列畫作,以唐卡壁畫形式表現代表畫中人物的西藏護法神作為象徵,唯一這幅小女生是以“六字大明咒”作背景。
以黑白炭筆傳達西藏失去色彩

畫展以“不滅的酥油燈”、拿着酥油燈的西藏小女生作為主視覺,董靜蓉提到,這是有一年在達蘭薩拉拍下的女生。“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我看到這小女生,她很堅持,一定要拿這酥油燈,當所有的小孩因為手舉的很久,太累了,但是她依然用身體去把它撐起來,我很喜歡這小孩,她手再累也不願放下手上酥油燈。”

遭中國政府栽贓涉控爆炸案的西藏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被判緩死,死於中國監獄中。(董靜蓉提供)

遭中國政府栽贓涉控爆炸案的西藏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被判緩死,死於中國監獄中。(董靜蓉提供)

 不滅的酥油燈要每一位藏人自己點燃
董靜蓉:“也是唯一一幅有加顏色的,我這系列全部使用黑白的炭筆,是想表達西藏人失去他們真正的文化色彩,其實以傳統西藏文化,不管佛寺、服飾都很鮮艷,但是現在中國控制下的西藏,失去他們真正的核心價值和文化色彩,這幅會加上顏色,是因為代表着希望,他們希望再次振興西藏的文化。”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從宗教角度解釋:“釋迦牟尼佛說過,你們要在自己心裡點起酥油燈,不能一直靠着釋迦牟尼點燈,有一天佛陀會離開你,變得暗暗的,該怎麼辦?看到畫中這位小妹妹酥油燈抓的很緊,我自己很有感覺。第一代藏人流亡,像我的爸爸媽媽已過世離開這地球,第二代我這一輩,或第三代、第四代從來沒有見過中國、沒有看過自己的國家,所以我們要繼續努力,要自己努力點亮酥油燈,所以我看到這幅畫的時候很感動。”

札西慈仁也是董靜蓉筆下人物。札西慈仁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說,他本來感到很害羞,不該和這麼多對西藏有影響力的人放在一起,但想到達賴喇嘛說境外十五萬名藏人都要為境內六百萬藏人發聲,自己確有責任。

 

札西慈仁指出,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印度,1989年9月27日是西藏二次抗暴日,上千人被逮捕鎮壓,死亡人數不明。選在9月26日舉辦畫展有其意義。

畫作反映西藏七十年苦難  助藏人爭自由的信心

達賴喇嘛駐台代表格桑堅參說:“她把看到西藏七十多年所遭受的苦難的人物,用她的畫筆畫下來,這對遭受西藏苦難的西藏民族,特別是對其他民族是非常好的榜樣,讓大家知道有另外更多的民族支持西藏議題,這對提升我們藏人的信心,讓很多遭受西藏苦難人民的信心,我認為有非常好的榜樣作用。”

倡導推動藏語教育被判五年的札西文色。(董靜蓉提供)

倡導推動藏語教育被判五年的札西文色。(董靜蓉提供)

格桑堅參提到董靜蓉筆下人物,“不管是尊者達賴喇嘛,在中共監獄遭到幾十年牢獄之災的丹增德勒仁波切、阿媽阿德,僅僅想推動保存藏語的札西文色被關五年,不到二十歲的丹增尼瑪,參與示威抗議在網上分享訊息被抓後疑遭施虐致死,以及2008年以來自焚的西藏人,他們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傳遞中共入侵西藏七十年不僅僅是人權的災難,這是中共對西藏民族滅絕的政策,應該犯的是人類戰爭罪。每一幅畫背後故事都象徵著西藏人民不只是過去,到現在都還正在遭受更大的苦難。”

在奧斯卡舞台呼籲關注中國政府鎮壓西藏人權問題後,遭中國封殺、永遠拒絕入境的好萊塢影星李察吉爾。(董靜蓉提供)

在奧斯卡舞台呼籲關注中國政府鎮壓西藏人權問題後,遭中國封殺、永遠拒絕入境的好萊塢影星李察吉爾。(董靜蓉提供)

 藏人的護法神就是護教“軍隊”

與會的成來嘉措“格西”(佛學博士)致詞說,已有約一百六十名西藏人自焚,不可思議,藏人沒有自由,都想要自由,西藏沒有軍隊保護自己的宗教文化,但應有自信,就像每幅畫中後面有護法神的支持,給藏人力量傳承保護語言文化,這非常重要。藏傳佛教說法的動機是為他人謀利益,這是一種高貴的修行,深信絕對會得到好的成果。當所有人追求自由民主的快樂,有少數國家還在踐踏這些民主自由,應勇敢站出來揭露他們的惡行。

台灣民進黨籍立委范雲(左三)、台北市議員吳沛憶(左二)、達賴喇嘛駐台代表格桑堅參(右一)、成來嘉措格西(右三)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左一)出席董靜蓉(右二)首次個展。(記者李宗翰攝)

台灣民進黨籍立委范雲(左三)、台北市議員吳沛憶(左二)、達賴喇嘛駐台代表格桑堅參(右一)、成來嘉措格西(右三)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左一)出席董靜蓉(右二)首次個展。(記者李宗翰攝)

民進黨籍立法委員范雲認為,驅動參與社會運動的往往不是理性的論述,而是感性的力量,董靜蓉用動人的故事,將西藏佛教精神放入畫作,展現人權捍衛者慈悲、堅毅的眼神,傳遞愛自己敵人的信念讓人看到西藏運動的力量。

記者:夏小華 李宗翰   責編: 許書婷 安克   網編:景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