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三篇舊文談孟晚舟事件

0

一、我對孟晚舟事件的幾點看法(胡平)
2018年12月10日

加拿大應美國請求,在加拿大溫哥華機場抓捕了中國華為公司副總裁、財務主管孟晚舟。此事在中國引起軒然大波。除了中國政府高調抗議之外,體制內外也都有不少人表示憤慨,對美國嚴加指責。這些批評基本上都是建立在對相關事實和法律法規的無知之上,我這裡不妨略加說明。

2021年9月24日,華為集團財務高管孟晚舟離開溫哥華不列顛-哥倫比亞最高法院。 加拿大司法當局當日撤銷了對她的保釋條件。孟晚舟得以啟程返回中國。

2021年9月24日,華為集團財務高管孟晚舟離開溫哥華不列顛-哥倫比亞最高法院。 加拿大司法當局當日撤銷了對她的保釋條件。孟晚舟得以啟程返回中國。 AP – DARRYL DYCK

不少中國人批評說,美國太霸道,竟然跑到境外去抓一個中國公民;還批評加拿大是美國的小跟班,美國叫它做什麼它就做什麼。

這一批評沒有道理。美國和加拿大的所作所為是依據國際上通行的引渡法。

所謂引渡,是指一國把在該國境內而被他國指控為犯罪或已被他國判刑的人,根據有關國家的請求移交給請求國審判或處罰。通常兩國政府間要簽訂有引渡協議才可以引渡。加拿大與美國簽有引渡條約,美國有權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的要求,加拿大則有義務與美國方面合作。中國和很多國家也有引渡協議(和美國沒有),中國也依據引渡協議,把在境外的一些罪嫌抓回中國,其中有些罪嫌也是外國公民身份。由此可見,美國和加拿大的做法無可非議。

另外,加拿大也不是把孟晚舟抓來就往美國送。加拿大抓到孟晚舟後,首先要在加拿大開庭審判,加拿大法庭並不是要判決孟晚舟有罪無罪——那是以後美國法庭的事,加拿大法庭要判決的是美方提交的證據是否符合引渡的要求,也就是說判決孟晚舟該不該引渡。孟晚舟可以請律師為自己辯護。如果法庭判決美方的證據不足,加拿大方面就不會把孟晚舟移交給美國而會將之釋放,如果加拿大法庭判決孟晚舟應該引渡,才會把她移交給美國。這對於孟晚舟應該是很公平的。

有些人批評說,中國人和別國做生意,你美國憑什麼要懲罰中國人?

這種批評不正確。因為:

第一、聯合國通過制裁伊朗的決議,華為的做法違反了聯合國的決議,因此應當受到懲罰。就像聯合國通過制裁朝鮮的決議,而馬曉紅卻仍然把違禁品賣給朝鮮因而受罰一個道理。

第二、華為賣給伊朗的產品中,有從美國買來的核心技術,美國明確規定這些核心技術不得轉賣給伊朗,華為在購買美國的這些核心技術時是簽字畫押答應了美國的,因此當華為把它轉賣給伊朗,就是違反了相關的合同和法律,理當受罰。

第三、這次美方對孟晚舟指控的核心問題是,孟晚舟和其他華為高管共謀,做虛假陳述,誘使金融機構進行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的交易。事實上,美方指控的主要是欺詐罪。

相比於中國政府的高調抗議,華為公司自己發的聲明相對低調。華為的聲明說:“關於具體指控提供給華為的資訊非常少,華為並不知曉孟女士有任何不當行為。” 這等於委婉地承認,有些“不當行為”美國管不着,但有些“不當行為”,美國是有權追究有權懲罰的。華為的聲明說:“華為遵守業務所在國的所有適用法律法規,包括聯合國、美國和歐盟適用的出口管制和制裁法律法規。”這也就是說,如果華為不是遵守、而是違反了相關的法律法規,它就應當受到懲罰。

有些人說,中國賣東西給伊朗,美國就抓中國商人,那美國賣武器給台灣,中國豈不是可以抓美國商人?

這種類比不成立。沒有國際決議規定不準美國賣武器給台灣,鑒於中共軍力的顯著增長以及對台灣的武力威脅的加劇,美國才出售更多的防禦性武器給台灣;美國賣的是自己生產的武器,其中並沒有中國的核心技術;美國的商人並沒有搞欺詐。

有人說,美國借抓孟晚舟打壓華為,其目的就是阻止中國高科技產業的發展,就是阻止中國的崛起,就是和中國過不去。

美國確實很重視華為。從美中全球競爭的戰略高度出發,美國最關心的是如何保持住它在高科技高端產業上對中國的優勢,華為是中國高科技的龍頭老大,所以美國 格外注意。問題是,如果華為遵守法規,做強做大,美國想打壓也沒法打壓。問題是華為確實犯了事,沒守規矩,又被查出來了。如果美國依然把中國視為戰略夥伴,或許對華為的問題不會這麼重視,但是現在美國早已經把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自然不會等閑視之。話說回來,中國被美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很大程度上又是中國政府自己招來的,是習近平上台以來就倒行逆施,強化極權專制,就不再韜光養晦,就迫不及待地提前亮劍,就擺出“厲害了我的國”的架勢,就宣布要向全世界提供中國方案中國模式,這才導致美國對華政策大轉向,從此把專制的中國視為威脅視為對手。

有些人主張對美國實施報復,甚至不惜和美國展開全面經濟冷戰。但問題是,中美在科技創新上差距還相當大。這些年的科技創新幾乎都是來自美國,沒一樣是來自中國,如果中美爆發經濟冷戰,那麼要不了多少年,中國不要說趕超美國,而且必定會再一次遠遠落在後面。這一點中共當局難道不知道嗎?

正如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所說,孟晚舟事件和美中貿易談判是兩回事。我們要分開來看。美國和加拿大都是司法獨立的國家,審判都是公開的,原告被告雙方都有同等充分的發言權利。對於這個案子,我們還是採取就事論事的態度為好。

二、美國憑什麼要抓中國公民孟晚舟?——再談孟晚舟事件(胡平)

2018-12-13

12月9日,《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篇署名卡拉貝爾(Zachary Karabell)的文章,對抓捕孟晚舟一事提出異議。文章說,雖然有制裁伊朗的禁令,但實際上和伊朗做交易的也不止中國的華為一家,韓國的三星和瑞典的愛立信也和伊朗做交易,美國單挑華為說事,顯然出於意識形態因素。作者也承認,三星和愛立信賣給伊朗的產品可能並沒有從美國買來的核心技術,而華為賣給伊朗的產品卻有從美國買來的核心技術,所以兩者的情況有所不同。但文章提出的問題是,美國最高法院的精神是反對美國法在境外執行,美國的制裁伊朗法令是國內法,華為是中國公司,孟晚舟是中國公民,你美國憑什麼去抓孟晚舟呢?

由於這篇文章發表在西方著名大報上,有人把它翻譯成中文,在中文世界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卡拉貝爾的批評很有代表性。12月8日, 加拿大華人婦女兒童聯合會舉行發布會,支持被捕的孟晚舟,其理由就是,美國的法律不應該凌駕於別國的法律之上。另外,中共新華社發表文章指責美國,也是指責美國把國內法凌駕於國際法之上。

這種批評是站不住腳的。因為按照美方的文件,美國之所以要抓孟晚舟,並不是因為她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禁令,而是因為她涉嫌犯下欺詐罪。我們知道,孟晚舟被抓的消息最早是12月5日加拿大《環球郵報》披露的。《環球郵報》說,加拿大當局應美國要求,逮捕了孟晚舟,因為她涉嫌違反了針對伊朗的制裁。孟晚舟在被捕後立即申請了“禁止報道令”,所以當時,人們無法了解更多詳情。12月7日加拿大法院舉行聽證會,禁制令解除,有關方面公布了美方的文件,於是人們得知孟晚舟被控的是欺詐罪。《華盛頓郵報》的文章和加拿大華人婦女兒童聯合會舉行發布會以及新華社的評論文章,都是發生在美國相關文件已經公布之後,但卻仍然以為孟晚舟被控違反對伊朗的制裁,對基本事實都沒有弄清楚,當然站不住腳。

說來也是,美國明令禁止把美國產品賣給伊朗。當初華為公司在購買美國產品時曾簽字畫押,保證不會轉賣給伊朗。不過說實話,雖然華為簽了字,但轉身就把東西賣給了伊朗,美國其實也沒什麼辦法去懲罰華為。美國方面所能做的,無非是把華為列入黑名單,以後不再賣東西給你。但是如果你華為離不開美國的東西,還要繼續買美國的產品,那麼美方就可以懲罰你了,美方就會開出罰單,你交了罰款才賣給你。中興的案子就是這麼一回事。華為的做法更狡猾。華為既違反美國的禁令,把從美國買來的產品轉賣給伊朗,同時為了不讓美國發現,又搞了個白手套,成立了一個空殼公司,出了麻煩讓它去頂。因為國際交易都需要通過銀行進行,需要用美元結算,這就需要欺騙在美國營業的銀行。這次美方對孟晚舟指控的核心問題是,孟晚舟和其他華為高管共謀,做虛假陳述,誘使在美國營業的銀行進行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的交易。這就成了欺詐銀行機構的刑事犯罪。欺詐銀行是聯邦重罪。這就是美國要抓孟晚舟的理由。

美方文件說,大約在2017年4月之後,華為覺察到了美國對華為進行的刑事調查。當時華為在美國的子公司接到了大陪審團的傳票,要求了解和華為在伊朗業務有關的所有生產及各方面信息。從那時起,華為的高管就開始改變行程,不再途徑美國。尤其是包括孟晚舟在內的華為最高層,完全終止了赴美行程。2014-2016年,孟晚舟多次赴美。2017年2月末至3月初,她最後一次赴美。之後,孟就沒有到訪過美國。此外,另一位華為高管2013-2016年間至少4次赴美,但那之後也沒有到訪過美國。11月29日,美國獲得了孟晚舟將飛往加拿大的信息。美國當局相信,綜合各方信息判斷,除非孟晚舟 2018年12月1日在加拿大轉機時被臨時逮捕,否則基本不可能有逮捕她、保證她在美國被起訴的機會;於是就向加拿大政府提出臨時逮捕孟晚舟,再引渡到美國審訊。

由此可見,美國的做法是合法的,也是合理的。

三、特朗普講話是否干預了司法獨立? ——三談孟晚舟事件

2018年12月13日

12月1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接受路透社採訪回應孟晚舟事件時說,如果我覺得這有利於國家,有利於我們達成史上最大貿易協定,我肯定會幹預。

在中文社交媒體上,特朗普這句話招致不少人的批評。批評者說,美國是三權分立,司法是獨立的,總統怎能干預?

其實,特朗普這話本身並不是違反三權獨立,也不是干預司法獨立。

美國的三權分立,是指把立法權、行政權和司法權分別分配給國會、總統和最高法院及其他聯邦法院。注意:司法權是指法院。所謂司法獨立,是指法院獨立;所謂 行政不得干預司法,是指總統不得干預法院。美國還有個司法部,注意:司法部並不屬於三權分立中司法權這一塊,而是屬於行政權這一塊。在美國,最高法院的大 法官是終身任職,由總統提名、參議院批准,大法官一旦就職,總統無權撤換。司法部長屬於總統的內閣成員,由總統任命,總統隨時可以撤換。另外,美國的檢察 系統也屬於總統的行政部門,屬於司法部,總檢察長就是司法部長。

這次孟晚舟事件,是美國的司法部向加拿大政府提出引渡要求的。如果加拿大方面把孟晚舟移交給美國,那麼接下來,是美國的檢察官向法院對孟晚舟提出起訴,然 後,紐約東區法院對孟晚舟案進行審理。這就是說,從提出引渡要求到把案子送交法院這一過程,都是由司法部以及屬於司法部的檢察官進行的,而既然司法部和檢 察官都屬於行政系統,總統是行政系統的首腦,因此總統就有權做某種干預。等案子到了法院,怎麼判決,那就是法院的事了,總統無權干預。這就是說,如果特朗 普在孟晚舟的案子送到法院之前做某種干預是可以的。

需要補充的是,雖然司法部歸總統領導,司法部長可以被總統隨時撤換,但是這不意味着司法部官員們(包括檢察官)就都會一味地順從總統的意圖,因為他們宣誓 忠於憲法忠於法律。就在特朗普發表上述言論的第二天,一位司法部助理部長在參議院的會議上公開表示:“我們司法部是執行法律的,不是做交易的,我們不是這 個國家貿易、政治或外交目的的工具。”總統固然可以把不順從的司法部長撤換,例如水門事件時的尼克松總統就在一個晚上逼迫兩個司法部高官辭職,但由此也引發眾怒,招致國會和法院的巨大壓力。

中共政府外交部副部長12月8日緊急召見加拿大駐華大使,要求加拿大立即釋放孟晚舟,否則要面對“嚴重後果”。加拿大政府官員拒絕評論中共的威脅,而是強調加拿大司法機構的獨立性。

加拿大政府官員說得對。因為加拿大和美國有引渡協議,因此當美國請求加拿大臨時逮捕孟晚舟,加拿大有義務合作。孟晚舟被捕後隨即交到加拿大法院,由法院來決定是否將她引渡給美國。這就是說,孟晚舟是應該釋放還是應該移交美國,這是加拿大法院的事,行政當局無權干預。

小結:

1、加拿大政府不理睬中共的威脅是正確的,因為在民主制度下的加拿大,行政當局不能干預法院。

2、特朗普說他可能要干預孟晚舟案件並非干預司法獨立,因為在孟晚舟的案子被送到法院之前是由行政當局屬下的司法部處理,總統有權做某種干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