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曉康:“法西斯”在中國“土”嗎?

0

【按:今日還有人記得,“社會主義”和“法西斯”這兩個詞,曾經很接近嗎?在德語中,國家(National)與社會主義(Sozialismus)合成納粹主義(Nationalsozialismus),當年希特勒就是靠“社會主義”上台的,而前幾年中國也曾議論過“土的希特勒”,此其一;第二,今天北京這個“最有錢的政府”,忽然要分享福利給“吃瓜大眾”嗎?中國人還待在美國幹啥?這可能意味著不是一個“社會主義”的新種,而是一個集權的新種要誕生了。前幾年中國“思潮”亂鬨哄,真叫人懷念,可是沒有人預言到今天,不是也很可悲嗎?】

2012年薄熙來沒有“革”成誰的命,他自己反而被“革命”,其政治效應,跟1971年的“溫都爾汗”墜機,大有異趣。林彪“叛逃蘇修”,薄不僅“腐敗”還“謀殺洋人”,兩案在民族主義話語中的緊張,皆頗可玩味。鎖國時代“副統帥”投敵,有驚天烈地的宣傳效果,俘虜民心不在話下,卻連同殺傷政權合法性,也賠上了毛澤東神話“天縱英明”;而這次中南海迴避薄自詡毛傳人,置以“殺外國人”的重罪,賠上的恰好是太子黨集團名譽,那是下一撥接班人,其合法性嚴重跌損,民眾視之跟當年的林彪一樣,是“黑心狼”。與此同時,中國基尼係數接近0.5、人均4000多美元,在國際上意味着一個動蕩期的來臨,中國出來兩句話:

全世界已經到了29和33
中國已經到了89

1929年美國股市大崩盤,引發世界經濟危機,其後果包括1933年希特勒在德國上台——這個歷史,在2012年的中國,意味着什麼?

從2000年至2009年,美國人有“地獄十年”之說,除了天災人禍之外,基本癥狀是資本主義金融體系瀕臨崩潰和美國世界霸主地位受到挑戰,可以直接比擬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的世界局勢嗎?

2012年中國正在崛起,難道是比擬“納粹”的崛起嗎?

89則是對中共很不祥的數字,自然直指它的執政危機。

但是有人分析:

——中國根本就不可能出希特勒,眼下到處都腐敗,就更不可能,出了也讓老百姓把他趕下去;

——中國出現的專制,肯定是土的,水平低的,是中國專制主義加一點現代化;

——這個土的,不會是“Hi,希特勒”,也不會是“偉大領袖毛主席萬歲”;

顯然,有看走眼的成分,也有驚人的準確;其二,似乎曾在中國橫行的毛澤東統治,死了幾千萬人,不叫專制,這是遺忘呢,還是虛無?

更重要的是第三,還有改革開放嗎?改革死了嗎?尤其2018年歲尾中共煞有介事高調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一種“偽改革”還冠冕堂皇地活在主流話語中,企業家、知名黨內外知識份子,仍在談“改革經”,幾乎言不及義,離現實相去頗遠,於是台北一家網絡新媒體《上報》刊文說:

‘中國主流公共知識份子對於未來何去何從,對於“改革開放”一詞的定義充滿了鄉愿心情。這個鄉愿,說現實點跟體制是不謀而合。體制忽悠你說,“堅持改革開放”,然後這些主流公共知識份子說“保衛改革開放”、重回鄧時代。筆者想問的是,這些公共知識份子難道都忘了鄧時代的“改革開放”恰恰造成了今天中國社會的全方位扭曲嗎?市場機制缺陷,法治不彰,這就是問題本身,為什麼還要回到問題根源鄧那裡呢?這還不包括鄧在1989年的巨大責任問題。’

然而中國亂鬨哄的,不是別的,而是思潮,據說有十種之多:

1、最左翼的,以烏有之鄉為代表,主張回到文革的、用毛的階級鬥爭思想重新解釋今天的,說毛當年發動文革,說的資產階級,就是劉鄧,沒有說錯嘛,證明文革是合理的,這是極左;

2、標準的左派,主張斯大林式社會主義,計劃經濟,被改革開放30年扔掉了,至今仍然非常有市場,想捲土重來。社科院的馬列主義研究院副院長程恩富為代表,他們的試驗田,就是重慶,也包括政治學所房寧,以及崔之元等一批從美國回來的左翼;

3、左翼的第三支,可稱中左,就是張木生提出的新民主主義,背後支持他的政治力量,是穿着三星上將服的劉源;

4、中左還有之二,就是民族主義和國家主義,代表如高超群關於溫和的國家主義,不管主張什麼主義,現在中國就是要工業化,然後可以慢慢解決兩極分化;

5、一個特別中間化的思潮,以笑蜀代表,提出“四不”:不授人以柄、不冒犯官方意識形態、不挑戰官方的政治正確、不挑戰官方合法性;

6、中右,有兩種,其一以《炎黃春秋》等為代表的黨內民主派,如謝韜、杜導正、李慎之、李銳等,認為黨要救,條件是變成一個民主主義的黨,以黨內民主開始實現國家的民主過程;

7、中右之二,是秋風為代表的儒家憲政;

8、標準的右派,就是憲政民主和普世價值,通過政改來實現,他們不主張
革命,認為社會動蕩不好;

9、第九和第十個,是兩個極右派。第一個主張以革命實現憲政民主,認為中國已在革命前夜;

10、主張革命的還有另外一派,說革命的結果,不是憲政民主,而是回到民國,1947年的憲法。

也有預測“轉型四種可能”:官方主動改革、左轉、右轉、拖着,第四種最壞。(今天看來,“拖著”反而最好)

中國突然在全世界變得最有錢,是一個更直接的現實:

100萬億的固定資產,100萬億的現金儲蓄,中國政府是一個雙百萬億的政府;今年的GDP大概50萬億多一點,人均4500美元不到;

50萬億中,這年的財政收入,政府拿到超過25萬億以上;

這25萬億,包括13億的稅收,3萬億企業上繳利潤,共16萬億;

再有接近3萬億的罰沒收入、3萬億社保基金、2至3萬億的灰色收入、土地出讓金2、3萬億;

中國政府變成全世界第一有錢,

它可以拿出7、8千億去維穩,去強制彈壓民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