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瑟:福音派教會裡的“社會公義福音”

0

編者按:本文是路瑟博士(Erwin Lutzer)所著《在巴比倫的教會:聆聽呼召,成為照亮黑暗的光》(The Church In Babylon:Heeding the Call to Be a Light in the Darkness (Moody Publishers 2018)一書的第八章的中文翻譯。路瑟博士是芝加哥慕迪教會的主任牧師,著有30多本著作,是一位國際知名講員,他的信息長年在慕迪廣播電台等數家基督教電台播放,他也是“中國福音·大會”2013及2017的大會講員。本刊已經獲得慕迪出版社授權翻譯並發表本文。

社會公義的福音(The Gospel of Social Justice)

“你近來講道主題是什麼?”我問美國中西部的一位牧師。

他回答說:“我現在正講一個系列,是關於天國的福音、社會公義的福音。”感恩的是,我對他足夠了解,知道他相信個人必須藉著信基督而成為基督徒,但同時我也知道:個人因信而得救的福音,在他所諸多事項的優先次序中,幾乎處於末位。

所謂“社會公義”對不同的人來說有着不同的含義。在某些人看來,它是社會主義觀念,即馬克思主義所主張的政府干預、控制並擁有所有權,從而使資源得到平均分配, 他們認為這樣做社會就公正公平了,而且只有這樣,被壓迫者才能感受到“社會公義”。還有人根據解放神學理論來定義所謂社會公義,將“拯救”等同於擺脫經濟和社會壓迫。同性婚姻也常常被界定為社會公義問題。大學中更是充滿了各種社會公義理論的忠實倡導者,他們堅信少數族裔應該按自己對“公義”的理解,要求公義。與所謂社會公義相左的觀點和相對溫和的聲音受到壓制,甚至有時會遭遇極端政治正確的言論所激發的暴力行為的打擊。

另一方面,許多福音派基督徒置身於文化之外,為復興祈禱但不參與消除貧困、種族主義和非正義等現象的鬥爭。我們應該稱讚具有社會良知的年輕一代,他們活出了福音:參與社區事務,幫助窮人、被壓迫者和困苦者,又持守了恩典的福音。基督徒一向是,也應該如此,致力於減輕人類的一切痛苦和不公正現象。非洲的許多醫院就是由基督教各種事工機構建立的。

但是這裡面也有危險。

眾所周知,在二十世紀初,許多教會不再傳講基督的十字架,而代之以“向眾人行善”。他們引用舊約經文支持自己的立場,例如“給孤兒申冤,為寡婦辨屈”(以賽亞1:17),也訴諸新約中的類似片段,例如耶穌說過我們看望監獄中的基督徒,就是看望祂(馬太福音25:35-40)。就這樣,對社會問題的關注取代了基督為救罪人死而復活所成就的救贖大工。事實上,“神救人脫離罪”這個福音信息幾乎被完全忽視了。而基要派拒絕“社會福音”,大多是把自己局限在只關注個人悔改歸主的迫切需要,而忽視了福音的社會意義。

今天,歷史在重演,只是帶着不同的改變。許多千禧一代覺得自己不適應福音派與保守政治的結合,因此選擇投身社會公義。可悲的是,他們中的許多人拋棄了“個人悔改得救”的教義,選擇了一個他們認為更實用的福音,即幫助窮人和有困難的人。他們信奉“社會公義福音”。

我認識的一家教會完全符合這些特徵:它號召會眾參與各種各樣的社會工作,卻長期忽視了關於神在基督里的救贖的福音。還有一個例子是所謂的“新興教會”運動,該運動通常只關注地上的問題而不關心永恆問題。這類教會談論正義卻不談審判。14

一個宗派的領袖說明了他所屬的宗派是如何逐漸丟棄福音的。他說他們第一代人傳講福音,並踐行出了福音的社會意義。第二代人承認福音,但不重視它,不過繼續從事社會參與。第三代人完全忽略福音,甚至完全摒棄福音,但仍繼續社會參與。

有兩名去非洲傳福音的宣教士寫道:福音派的宣教士去非洲,已不再是為了植堂建立教會,而是“專註於社會救助,而教會只是一個神學附錄。從其各種表現來看,福音派的宣教事工方向已經發生了重大轉變,即從建立教會和領袖培訓轉向社會公義或社會行動。” 15

神要求我們像基督那樣過一種完全與眾不同的人生,要委身服務於他人的身、心、靈方面的需要。福音不僅通過言語傳講,也藉著那些願意為他人犧牲一切的真正的有愛心的基督徒的行動。但是,我們在事奉中必須有一種救人靈魂的心態,總要抓住機會架起那座把他們帶向永生的橋樑。假如我們不把福音信息看作是最為重要的,我們就是以必朽的肉體代替了永生。

用作家兼知名博客博主特雷文·瓦克斯(Trevin Wax)的話說:“我擔心,福音派之所以討厭談論天堂和地獄,不是因為聖經,而是因為當前的文化環境。今天人們遠不如從前那樣關心永恆了。許多人一生中很少思考死亡,更不用說審判了。”16一個人一生中幾乎從不思考永恆的將來,這難以想像吧。

福音派必須回歸聖經的核心,向人們講述天堂,提醒他們地獄的存在。我們應以傳福音為驅動力參與社會關懷;我們服事他們,既因為他們有困難,也因為我們希望他們信靠基督。誠然,無論他們是否信基督,我們都應繼續服事他們;但我們內心的渴望是他們能夠信福音、得拯救。我們的愛心驅使我們幫助他們減輕今世的痛苦,豈不更應該激勵我們竭力分享福音、減輕他們永世的痛苦嗎?

我的朋友科林·史密斯(Colin Smith )牧師說,你可以用下面這個問題檢驗自己是否在傳福音:我是否會因為這篇講道被趕出猶太會堂或清真寺?如果你在摩門教里講這篇道而沒有激起眾怒,那你肯定沒講福音。福音敦促人人為自己的罪悔改,唯獨信靠基督,才能永遠得救。

讓我們記住:福音不是我們能為耶穌做什麼,而是耶穌已經為我們做了什麼。我們必須告訴這個世代:所謂社會公義,即使在其最佳狀態時,也不是福音!

假如撒但接管一座城市,會怎樣?長老會牧師唐納德·格雷·巴恩豪斯(Donald Gray Barnhouse)推測,假如撒但接管費城,酒吧都將關閉,色情活動都將停止,清新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衣着整潔,對彼此微笑,聽不到咒罵聲。孩子會禮貌地稱呼大人 “先生”、“女士”。每到主日教堂都會坐滿了人……只是裡面不傳講基督。17

“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着得救。” (使徒行傳4:12)

永生,岌岌可危。

注釋:

14.Trevin Wax, Counterfeit Gospels: Rediscovering the Good News in a World ofFalse Hope (Chicago: Moody, 2011), 68.

15. JoelJames and Brian Biedebach, “Regaining Our Focus: A Response to the SocialAction Trend in Evangelical Missions, The Master’s Seminary Journal,Spring 2014, 29.

16. Wax, CounterfeitGospels, 184.

17.Quoted by Michael Horton in Christless Christianity (Grand Rapids:Baker, 2008), 15.

路瑟牧師(Dr.Erwin Lutzer) 芝加哥慕迪教會主任牧師。2013/2017中國福音大會講員。譯者梅子 現居芝加哥。

文 | 路瑟(Dr. Erwin W. Lutzer)
譯者:梅子
《生命季刊》第9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