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無神論者需要信仰

0
—— 隨着我們對宇宙的了解越來越多,科學變得越來越神秘。

無神論的核心傲慢是,它是一種以邏輯和科學證據為基礎的世界觀。它與信仰無關,它與軟弱聯繫在一起。實際上,信仰是無神論、邏輯甚至科學的核心。

我早年成為無神論者,長期以來一直相信我的非信徒同胞是開明的一群。我喜歡引用似乎表明無神論者的智商高於信徒的研究。但是當我攻讀物理學、數學和天文學博士學位時,我開始質疑我的世俗世界觀。

就像飽受折磨的知識分子之一赫爾曼·黑塞 (Hermann Hesse) 一樣,我開始探索替代方案 —— 從印度教、佛教和猶太教開始。這變成了長達數十年的智力-精神之旅。最終我成為了一名基督徒,但一路走來,我發現了人類眾多宗教和哲學之間令人着迷的差異和相似之處。我了解到,所有的世界觀都在三個基本方面有所不同。

第一,基礎。所有的世界觀都建立在無法證明的核心信念之上。一個人對現實的感知的其他一切都來自公理。它們作為信仰而接受。即使是理性本身 —— 無神論的吹噓基礎 —— 也依賴於信仰。每個邏輯論證都以假設為真的前提開始。歐幾里得幾何學是邏輯推理的集中縮影,就基於不少於 33 條公理化、無法證明的信條。

第二,尺寸。每個世界觀 —— 也就是每個人的大小 —— 也就是每個人的現實泡沫 —— 都有一定的直徑。無神論相對較小,因為它只包含物理現實。它沒有其他現實的空間。甚至人類獨特的靈性和創造力 —— 我們所有的情感,包括愛 —— 都被簡化為純粹的化學反應。

第三,神性​​。無一例外,每一個世界觀都被一個或多個神所統治。是誰或什麼佔據了它的中心舞台。一個人一生的一切都圍繞着這個展開。

當我是一個無神論者,一個每天睡三個小時的科學僧侶,其餘時間都沉浸在研究宇宙中時,我的世界觀建立在眼見為實的核心公理上。當我了解到 95% 的宇宙是不可見的,由 “暗物質” 和 “暗能量” 組成,我們不了解事物的名稱時,這個核心假設變得站不住腳。作為一名科學家,我不得不相信一個我幾乎看不到的宇宙。我的核心公理變成了 “相信就是看見”。因為我們認為真實的東西決定了我們如何理解一切 —— 我們自己、他人和我們最不可見的宇宙,包括它的起源。信仰先於知識,而不是相反。

無神論要求一個小宇宙,這就是世俗唯物主義者所能夠看到的。他們向後彎腰,僅根據空間、時間、物質和能量來解釋證據的每個像素。對他們來說,這就是全部。這是一種宗教信念,他們無法證明的,但只能接受。

無神論者普遍相信科學最終會揭開一切的神秘面紗。但科學的世界觀正變得越來越神秘,而不是越來越不神秘。見證類似超自然的概念,例如虛擬粒子、虛時間和量子糾纏。甚至無神論者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也承認:“我不知道我們的宇宙是否像約翰·伯頓·桑德森·霍爾丹(JBS Haldane,英國遺傳學家和進化生物學家,後入籍印度,馬克思主義者,首先提出 “有機物可由無機物形成” 的假說 )所說的那樣,‘不僅比我們想象的更奇怪,而且比我們所能想象的更奇怪。’ 但我確信它比我們更奇怪,因為 ‘無神論者’,傾向於在提倡無神論的同時代表。”我發現,壓倒性的證據清楚地表明:信仰是整個人類經驗的基礎 —— 科學和宗教的基礎。 

我們對物理現實的信念驅使我們尋求治療 Covid-19 等致命疾病的方法,探索海洋深處,發明完美的能源。我們對精神現實的信仰驅使我們創造出令人驚嘆的藝術、音樂和建築作品;將生命視為神聖的創造,而不是自然的偶然;對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事物感到好奇。由於所有這些以及更多原因,我開始了解到無神論者大錯特錯:信仰絕不是一種弱點。它是宇宙中最強大的力量。  

本為作者邁克爾·吉倫(Michael Guillen)先生是Tyndale Refresh出版社剛剛出版的《相信就是看見:一位物理學家解釋科學如何粉碎他的無神論並揭示信仰的必要性》(“Believing is Seeing: A Physicist Explains How Science Shattered His Atheism and Revealed the Necessity of Faith,”)一書的作者。 

原文鏈接:Why Atheists Need Faith – WSJ

作者:Michael Guillen /《華爾街日報》
編譯/評論:陸文禾 / 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