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用你生命的改變為主作見證

0

今日經文:說了這話,就大聲呼叫說,“拉撒路出來。”那死人就出來了,手腳裹着布,臉上包着手巾。耶穌對他們說,“解開,叫他走。”(約十一43、44)

有許多猶太人知道耶穌在那裡,就來了,不但是為耶穌的緣故,也是要看他從死人里所復活的拉撒路,但祭司長商議連拉撒路也要殺了;因有好些猶太人為拉撒路的緣故回去信了耶穌。(約十二9-11)

主耶穌使拉撒路復活的這一件事在四福音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迹。雖然前三卷福音書都未曾記載這件事,但約翰卻把這件事的始末詳詳細細清清楚楚的記載下來。凡讀過福音書的人沒有一個人能忘記這個死了四天以後又活起來的拉撒路。這件事與當時的猶太人有很大的影響,因為“有好些猶太人為拉撒路的緣故回去信了耶穌”,也就因此激怒了祭司長要殺害拉撒路。因拉撒路的緣故而信耶穌的人究竟有多少,我們無從知道。但仔細思想“有好些猶太人為拉撒路的緣故回去信了耶穌”這一句話,我們便知道他們的數目決不止於三個,五個,十個,八個。這樣說起來,在主耶穌未曾離開世界以前,因拉撒路而信祂的人,大約比因任何門徒而信祂的人都多。就連十二個使徒所引領的人也不見得比因拉撒路而信主的人更多。

可是有一件令我們驚奇的事,就是聖經中記載拉撒路復活的事這樣詳細,卻沒有記載拉撒路開一次口,說一句話。使徒行傳里記載眾使徒在各處大放膽量,侃侃講道,引領了許多人信從耶穌。這位不開口不說話的拉撒路卻也引領了許多人作主的門徒。拉撒路雖然沒有開口,沒有說話,但在他的人生中卻有一件事為主耶穌作了最好的見證,就是他死了以後已經被放在墳墓中四天,因着主耶穌的權能和呼喚,竟復活出了墳墓。

一個死了四天的人竟會復活出了墳墓,怎能不令人驚奇呢?這件奇異的事足能使那些不認識耶穌的人認識了他,使那些不信服耶穌的人信服了他,因為耶穌如果不是神的兒子,他決不能作這樣一件從來沒有人能作的事。別的門徒用口傳揚耶穌是神的兒子,拉撒路卻用他人生中的一件事實傳揚耶穌是神的兒子。猶太人能不信別的門徒口中所說的話,他們卻不能不信拉撒路復活這一件事實,因為拉撒路復活這一件奇異的事實是他們親眼看見的。死了四天的人現在又活活地站在他們的面前,屍首已經臭了的人現在又得回了生命,這件事實所作的見證遠超過千言萬語。就是這件事實引領了那樣多的猶太人信了耶穌。

基督的門徒啊,我們今日需要用言語向世人為我們的主作見證,我們更需要用我們人生中的改變為我們的主作見證。世人可以不信我們口中所說的話,他們卻不能不信我們人生中所發生的事實。如果我們的人生中真有了奇異的改變,如同拉撒路所有的,我們便也能看見許多人因我們的改變而信耶穌。我們本來已經死在過犯罪惡之中。我們的屍首已經臭了。從我們的口中身上所發出來的都是死人的臭氣。詭詐,虛偽,貪婪,淫亂,仇恨,嫉妒,自私,驕傲,這些事哪一樣不是臭得令人掩鼻而過。一旦之間被主耶穌所改變,這些臭得不可聞,壞得不堪要的東西,竟都從我們的身上脫落;我們的言語改變了,我們的行為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改變了;詭詐虛偽一變而為真誠信實,貪婪淫亂一變而為清廉聖潔,仇恨嫉妒一變而為寬恕憐憫,自私驕傲一變而為慈愛謙和;不信的人無論信不信我們口中所說的話,他們總不能否認這擺在他們面前的事實。

有些基督徒所處的境遇使他們能多多述說主耶穌的救恩,可是更多數的基督徒卻受環境的限制,沒有什麼機會開口為主作見證。有少數的基督徒有特別的口才,能把神的福音對人講得清清楚楚,但大多數的基督徒卻是不長於詞令,不能把他們從神所得的一切恩惠一一地述說出來。可是每一個真實得了救恩的基督徒都能用他們那種改變了的人生,靜默無言地為主耶穌作見證。我們也屢屢看見過沒有口才也沒有機會用言語為主作見證的聖徒,只藉著他們那種改變了的人生感動了許多人,吸引了許多人到主耶穌的面前來。因此沒有口才和沒有機會開口為主作見證的信徒一點不可灰心喪志,以為自己不能為主作什麼工,不能領人歸主。只要你們的人生真被主的大能所改變,你們便可以為主作無言的見證人,如同拉撒路一般,雖然不說什麼話,卻能使人看見便受感動,使人看見便承認耶穌真是人類的救主。

從反面說,有一些人口才很好,又經過相當的神學訓練,他們會把耶穌救人的大道說得清清楚楚,頭頭是道,可是他們的人生卻未曾經過主的改變。他們仍是墳墓中的死人。他們從他們的口中和身上發出死屍的臭氣來。他們的人生中充滿了詭詐,虛偽,貪婪,淫亂,仇恨,嫉妒,自私,驕傲。他們的人生和那些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的人一絲一毫沒有分別。這樣的人無論怎樣會說會講,也決不會引領人歸向基督。那些聽他們的人要質問他們說,“你們既說耶穌能救人脫離罪惡,祂怎麼不能救你們呢?如果基督的福音是真實有能力的,怎麼你們這些信祂的人與我們這不信的人沒有什麼分別呢?你們這些早已信了祂的人都未曾從祂得着什麼,我們又焉能希望從祂得什麼呢?”這些問題要把他們質問得張口結舌,無言可答。本來是么,他們的人生不但不能為他們所講的作見證,而且正好推翻他們所講的,又焉能希望聽的人會受感信主呢。

當然我不是勸告聖徒不要開口為主作見證。我們為主用口作的見證實在是越多越好,但生活中的見證更是重要。有了言語上的見證,再有生活中的見證,那真是最好無比。但如果只能有一樣,我們寧可只有生活中的見證而沒有言語上的見證,決不可只有言語上的見證而沒有生活中的見證。不然,我們言語上的見證在一個短促的時期中雖然也能引領一些人,但不多些日子以後,我們那種沒有經過改變的人生,和那種死屍的臭氣,卻能把我們用舌頭所作的一點工作拆毀得片瓦無存。今日教會冷落可憐到這種地步,這就是其中的一個大原因哪。

我遇見過一些基督徒沒有特殊的恩賜,也沒有超人的成就,沒有人對他們加以注意,他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建樹。當你乍看見他們的時候,並沒有發現他們有什麼驚人的表現,但你與他們相處的日子一久,你便發現他們與一般人大不相同,他們是經過主的改變的人。這些人在人前雖然沒有轟轟烈烈的幹了什麼偉大的事業,但他們在主面前所成就的,也許遠超過一般人所崇拜景仰的那些偉大的人物。這些人都是像拉撒路一樣的“無言的見證人”。他們雖然沒有說多少話,但他們卻為他們的主作了最美的見證,他們將來在主面前也必要得着最美的賞賜。

主耶穌救人的福音仍未曾傳遍普世,在黑暗中摸索的人仍是多得不可勝數。我希望多有像使徒那樣大放膽量侃侃傳述神的道的“福音使者”,我也照樣希望多有像拉撒路那樣不發一言卻也引領許多人信基督的“無言的見證人。”

王明道(1900-1991)中國家庭教會領袖。本文選自《王明道文庫精選集第6冊·借鏡》,第2章“看這些人(下)”,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獲微信原創播發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權。本文歡迎弟兄姊妹轉發。

文 | 王明道
生命季刊專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