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瑟:警惕“新紀元運動的福音”!

0

編者按:本文是路瑟博士(Erwin Lutzer)所著《在巴比倫的教會:聆聽呼召,成為照亮黑暗的光》(The Church In Babylon:Heeding the Call to Be a Light in the Darkness (Moody Publishers 2018)一書的第八章的中文翻譯。路瑟博士是芝加哥慕迪教會的主任牧師,著有30多本著作,是一位國際知名講員,他的信息長年在慕迪廣播電台等數家基督教電台播放,他也是“中國福音·大會”2013及2017的大會講員。本刊已經獲得慕迪出版社授權翻譯並發表本文。

新紀元運動的“福音”(The Gospel of New Age Spirituality)

許多年輕的福音派基督徒覺得在教會裡不舒服。某些小組或團體對他們更有吸引力,在其中他們可以真誠分享個人思想感受、身體力行地幫助窮人、彼此建立持久的人際關係。他們比較開放,也更加脆弱,不願意遵循“組織化宗教”的規則。可以預測的形式固定的正式敬拜,缺乏他們想要的那種活力。他們往往更願意接納那些不符合教會標準的邊緣化人士。他們寧可在健身房聚會,而不是在莊嚴的教堂聚會。他們是“尋求”的一代,努力尋找適合自己的信仰,但不喜歡別人告訴他們要信什麼。

儘管這一代人有許多令人欽佩的特質, 但他們對尋求聖經教義之外的屬靈經驗是開放的。因而,為了切合人們的需求,我們的福音派教會和神學院在聖經教學的同時,也常常講授新紀元靈性論——這種被我們的文化廣為接受的思潮。

令我們感到振奮的是,教會、神學院和基督教大學中,都開設了靈命塑造課。但是這些課程的教課書中,很多都包含了不是以聖經為根據、而是以神秘經驗為基礎的新紀元教義。例如,靈命塑造課程使用的一本書,其作者提到耶穌關於野地里的百合花的講論(太6:28),然後該作者評論道:“寫下這些內容的人相信:人關注世界就可以認識神,正如人通過關注聖經來了解神一樣。”18

此類書籍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它們把神描述得平易近人、容易經歷,人無需懂得具體的聖經教義就能經歷神。但是,我們必須教導人們:我們對神的確定的認知,只能以聖經為依據;我們必須相信聖經,不管我們的經歷如何

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在去沃爾姆斯會議抗辯前的那個晚上,根本沒有經歷神。他懇求神幫助,但得到的回答只是沉默。第二天在會議上,引導路德的唯有神的話;路德靠着神的話斷然拒絕收回自己的主張。那個事件到今天仍被稱為教會史上的重要轉折點。19

我的觀點是:我們在體驗世界的過程中,可能會學到一些關於神的知識,但只有聖經才是唯一可靠的指南,引領我們與神相遇、與救恩相遇。有時我們根本沒有經歷神的體驗,但是“我們行事為人是憑着信心,不是憑着眼見”(哥林多後書5:7)。教學生如何學習聖經,如何順着聖靈而行,如何在合乎聖經的信心中長進,乃是教導“靈命塑造”課程的更好途徑。

接下來我們談談沉思禱告(contemplative prayer)。沉思和默想是今天充滿壓力的世界所需要的一項操練。當然,我相信依據聖經的沉思性祈禱。但是在“沉思禱告”中有一個獨特的扭曲,名曰“重返沙漠教父的神秘主義”,這種祈禱方法的主要依據是天主教的一些學說,教導我們必須學會古老的“聚焦禱告”法(centering prayer)。這對希望“進深”與神的關係的基督徒很有吸引力。他們堅信, 通過“沉思”,就可以在自己的靈魂中與神連接。有人從“聚焦”(centering)開始,即將思想集中在一個詞或短語上,以幫助他們與自己內在的神性溝通。在他們意識到之前,他們可能經歷到一種完全與神學無關的靈里的體驗,遇到他們的神秘中心,他們認為這個神秘中心就是神。不出所料,這些人很快就吸收了東方宗教的論調和技巧。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巴納研究機構(Barna Research)的調查發現表明,有教會生活的基督徒覺得新紀元靈性論很有魅力,“可能是因為它對宗教持正面看法,強調超自然力量,同時也加深了人們對制度性宗教的不滿。”大約28%的有教會生活的基督徒強烈同意下述說法:“所有人祈禱的對象其實是同一位神或靈,不管他們在禱告時如何稱呼那個靈。”更有甚者,同樣比例的基督徒認為“人生意義和目的在於與天地萬物合而為一”,20無需具體的教義或聖經教導,只需某種接近內在“神”的技巧即可。對那些因為各種理由而對教會失望的人來說,新紀元基督教是一處有魅力的避風港。

人們想要的是靈性,不是宗教。宗教學教授傑羅姆·布拉格特 (Jerome Blaggett) 指出,今天人們的想法是這樣的:“我是想與神聖者溝通,但我要按我自己提出的條件去做——條件就是,要承認我是一個敏銳的、善於思考的主體,並認可我的日常生活方式。” 21

按我的條件信仰宗教!

托馬斯·默頓(Thomas Merton)是幫助人用自己的方式尋找神靈的權威領袖之一。他是一位天主教徒,但深受東方宗教的影響,以至於一些了解他的人曾說他更像佛教徒,不像基督徒。亨利·盧雲(Henri Nouwen)在《祈禱而生》一書中說,默頓“發現了東西方智慧交融的溪流,流淌於人內心深處,超越了教義…… 默頓擁抱東方的精神哲學,並通過親身實踐將這種智慧融入了自己的生活。”22

默頓本人寫道:“在我們生命中心有一個虛無的點,它不曾和罪惡與假像相接觸,是純凈的真理 …… 這個虛無的小點是神在我們裡面的純粹榮耀 …… 它在每個人裡面。”23

我們裡面真的有一個罪惡不曾碰觸的地方,是神在我們裡面的純粹榮耀嗎?每個人都有嗎?

默頓還寫道:“成為人類一員是光榮的命運……現在我意識到了我們大家的身份……只要人能看到自己的真相!……我想那時的難題是人們會互相俯伏敬拜。”24

假如我們看到彼此的真相,就會互相俯伏敬拜?真的嗎?

新紀元教師有數十名,但我聽幾個人說福音派基督徒正一窩蜂似的拜讀理查德·羅爾(Richard Rohr)神父的作品後,就決定讀一讀他的《神聖的舞蹈:三位一體和你的轉變》。該書題獻給“所有已經置身於神聖潮流而自己卻根本沒有意識到的人們。”25前言由《棚屋》作者威廉·保羅·楊撰寫,並且該書得到《愛贏了》的作者羅伯·貝爾(Rob Bell)等作家的稱讚。出人意料的是,出版商告訴羅爾,他最大的讀者群是年輕的福音派信徒,是他們使他的書上了最暢銷榜。

羅爾的書不是關於三一神論的,但他以豐富的想象力運用三位一體的語彙,為他自己獨具一格的屬靈教導提供一個背景。該書假藉三位一體相關語彙,闡述每個人都參與其中的所謂“神聖潮流”(divine flow)。

由於篇幅所限,我在這裡對他的說法只能做簡要介紹。

首先,這本書(以及其他類似的書)高抬人性,即人的“神性”,宣揚人不靠任何教義或宗教的指導就能夠與神相遇。它不強調認罪悔改,不要求人在聖潔的神面前看清自己的本相,基督絕對不是通往天父的唯一途徑。總之,無論你的宗教信仰是什麼,也無論你的靈性之旅已走到哪裡,“你都已經在河流之中了。”

其次,東方宗教的所有主題都出現在羅爾(Rohr)的書中:泛神論;神是一種“流”,所有被造物(不僅人類)都是這個流的一部分;“因此,被造物是‘神聖三一神的第四個位格’。”26他推廣普救論27,說進入“神流”不需通過教義測試或生活方式測試;你只需意識到自己已經在這個“流”里了。28他還說人不用擔心向神交賬。羅爾寫道:“總而言之,我不相信神懷有任何憤怒:三位一體的神發怒,這從神學上來說是不可能的。”29

難怪這本書的最後一部分是供各種不同信仰的人使用的若干篇祈禱文。如果你在心靈深處找到神,那麼你的意識就是“神”; 每個人裡面都有“神”—— 每個人,沒有例外。

有人曾說:“我們不想要天上的父,而想要天上的祖父。祖父看着孩子們玩耍,即使他們調皮搗蛋,祖父看着也高興,然後說:‘大家都很開心’。”

新紀元靈性論魅力何在?人們終於找到了一位和他們態度完全一致的神!人們想要一位不會讓他們難堪的神,一位與他們自己想象出來的神完全一致的神。他們想要的神學,一方面減輕人對罪的恐怖感,一方面誇大人的良善!自我救贖很吸引人,且有多種形式。他們想要神,是一位和他們一樣寬宏大量的神。

使徒保羅告誡我們:“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提摩太後書4:3-4)。

這時候已經來到了!

注釋:

18.Barbara Brown Taylor, An Altar in the World—A Geography of Faith (NewYork: HarperCollins, 2009), 13.

19.Hezekiah Butterworth, The Story of the Notable Prayers of Christian History (Boston:D. Lothrop and Company, 1880), 92–97.

20.“Competing Worldviews Influence Today’s Christians,” Barna, May 9, 2017,https://www.barna.com/research/competing-worldviews-influence-todays-christians/.

21.Anthony Bright Atwam, Building Your Life on the Principles of God: The SolidFoundation (Bloomington, IN: Author House, 2014), 86.

22. HenriNouwen, Pray to Live (Notre Dame, IN: Fides Publishers, 1972), 19–28.

23.Thomas Merton, Conjectures of a Guilty Bystander (New York: Doubleday,1989), 157–58.

24. Ibid.

25.Richard Rohr, dedication in The Divine Dance, The Trinity and YourTransformation (United Kingdom: SPCK Publishing, 2016).

26.Ibid., 67.

27.Ibid., 68.

28.Ibid., 58.

29. Ibid., 140.

路瑟牧師(Dr.Erwin Lutzer) 芝加哥慕迪教會主任牧師。2013/2017中國福音大會講員。譯者梅子 現居芝加哥。

文 | 路瑟(Dr. Erwin W. Lutzer)
譯者:梅子
《生命季刊》第9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