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当局庭审中更改罪名污名化判处中国民主人士、前“89学运”学生陈云飞

0

(四川-2021年12月4日)四川民主人士陈云飞先生被当局变更罪名以“猥亵儿童”的名义构陷获刑四年,陈云飞发表声明,谴责当局污名化。

中共法院官方通告如下:“2021年12月3日,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人民法院对被告人陈云飞强制猥亵、猥亵儿童一案依法不公开审理,并公开宣判,以被告人陈云飞犯强制猥亵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犯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4年。”

陈云飞因调查九年制义务教育实施情况,与一些学生进行交流,并曾撰稿《我所知道的九年制义务教育》、《暗访九年制义务教育乱收费现场遭扣押》两文。后于2021年3月25日在陴都区的住处被抓捕,4月30日他被以寻衅滋事罪名逮捕。

宣判后陈云飞发布声明称,政权对他的追诉,“是构陷的,罪名由寻衅滋事改为猥亵,是在有意污名化。”

他说:“我与小朋友的交往,是公开的、自愿的、愉快的,我在书店等公开的场合,与小朋友们讨论课外读物、了解九年制义务教育、推荐阅读好书、传福音、邀请参加念念活动,我没有任何邪念。”

陈云飞说,“我自上次出狱就知道会很快再进来,我对对我的污名化是坦然的,我不会改变自己内心的坚守。”陈就自己常年坚持维权,导致自己没有尽到孝孝敬年高的老母亲,也没有尽到对妻子、对女儿的责任,“我常常心怀愧疚。”

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领袖赵昕在推特表示:“污名化妖魔化是中共对反抗它邪恶统治的顽强斗士们,司空见惯处理方式。征服不了你灵魂,打不垮你斗志,那就对你污名化,让你亲友误会你,让海内外怀疑你,绝不自制具有感召力凝聚力的反对领袖。”

赵昕列举中国当局的一贯伎俩采用污名化惩罚异议人士,他继续说,“对高智晟强拍X视频,对许万平贩毒,对李海、陈云飞是猥琐,对我是嫖娼被打赖警察……总有一款适合你。”

对于入狱,陈云飞说,“到哪里都是工作,都可以传福音,监狱里的人,尤其需要我去传福音。”

陈云飞,1967年8月13日出生,四川省达州市达县人,1989年曾参与过“89学运”,六四镇压后返乡谋生,早年以营运农场为生。在当地展开多种帮助访民的维权活动,后因多次试图前往北京祭奠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而被成都警方长期监控、威胁。

他第一次出现于公众视线,是2007年6月4日,在《成都晚报》刊登“向坚强的六四遇难者母亲致敬”的广告。他在5月28日前往报社登记广告预约,付了45块钱。报社一位十八岁小姑娘问另一位姑娘,六四是怎么一回事?那位二十二岁的业务员表示不知道。陈云飞为了蒙混过关便说,那是一次“矿难”。中国当局掩盖89、64天安门屠杀真相,新一代中国人不知道该事件。正是中共强制推行的遗忘,给陈云飞提供了这次刊登记念六四的机会。他被成都警方抓捕,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半年。

2015年3月25日,因与20余人到成都市新津县为当年的六四死难学生肖杰、吴国峰扫墓,遂在返程途中遭到上百名持枪特警的围追堵截,他被带走,次日,被控煽动颠覆政权、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2015年4月30日批捕后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起诉。2017年3月31日陈云飞被成都武侯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那天,他穿着睡衣出庭,说是为了方便作“中国梦”。

他在最后陈述中说:“感谢公检法老千们对我的打造,感谢你们把我打造成宣扬言论自由、反对独裁暴政的品牌,推向全世界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其实我没有那么好,那么勇敢。”

2019年3月25日刑满释放。二年后的2021年3月25日,陈云飞再次被抓捕,遭寻衅滋事罪起诉。10月22日,陈云飞的代理律师张磊和赵青山会见陈云飞,陈看起来很平安,状态不错,见到律师就主动唱起赞美诗,表示“要靠主恩典面对前面的道路。”

2021年12月3日在庭审中突然更改罪名判刑4年。

陈云飞,2007年开始接触福音,2009年在王怡牧师主持的六四祷告会上被触动。2011年开始,他经常参与秋雨之福教会的聚会,开始慕道,认识福音,是秋雨之福教会的慕道友。2020年陈云飞在秋雨圣约教会受洗。

他的朋友这样评价他:“自己刻苦,却对同道豪爽。良心犯家属有困难,他先探访再送钱;上访者身陷困境,他带头募捐;六四难属失去孩儿,他像对待自己父母般对他们侍奉尽孝。”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