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弄巧成拙的耶罗波安(上)

0
34

文 | 王明道

生命季刊专稿

今日经文:所罗门的臣仆,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也举手攻击王。他是以法莲支派的洗利达人,他母亲是寡妇,名叫洗鲁阿。他举手攻击王的缘故,乃由先前所罗门建造米罗,修补他父亲大卫城的破口。耶罗波安是大有才能的人,所罗门见这少年人殷勤,就派他监管约瑟家的一切工程。一日耶罗波安出了耶路撒冷,示罗人先知亚希雅在路上遇见他;亚希雅身上穿着一件新衣,他们二人在田野,以外并无别人。亚希雅将自己穿的那件新衣撕成十二片,对耶罗波安说,“你可以拿十片。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必将国从所罗门手里夺回,将十个支派赐给你,(我因我仆人大卫和我在以色列众支派中所选择的耶路撒冷城的缘故,仍给所罗门留一个支派,)因为他离弃我,敬拜西顿人的女神亚斯他录,摩押的神基抹,和亚扪人的神米勒公,没有遵从我的道,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守我的律例典章,像他父亲大卫一样。但我不从他手里将全国夺回,使他终身为君,是因我所拣选的仆人大卫谨守我的律例诫命;我必从他儿子的手里将全国夺回,以十个支派赐给你。还留一个支派给他的儿子,使我仆人大卫在我所选择立我名的耶路撒冷城里,在我面前长有灯光。我必拣选你,使你照心里一切所愿的,作王治理以色列。你若听从我一切所吩咐你的,遵行我的道,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谨守我的律例诫命,像我仆人大卫所行的,我就与你同在,为你立坚固的家,像我为大卫所立的一样,将以色列人赐给你。我必因所罗门所行的,使大卫后裔受患难,但不至于永远。”所罗门因此想要杀耶罗波安。耶罗波安却起身逃往埃及,到了埃及王示撒那里,就住在埃及,直到所罗门死了。(王上十一26-40)

以色列众民见王不依从他们,就对王说,“我们与大卫有什么分儿呢?与耶西的儿子并没有关涉;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去罢;大卫家啊,自己顾自己罢。”于是以色列人都回自己家里去了。唯独住犹大城邑的以色列人,罗波安仍作他们的王。罗波安差遣掌管服苦的人的亚多兰往以色列人那里去,以色列人就用石头打死他。罗波安急忙上车,逃回耶路撒冷去了。这样,以色列人背叛大卫家,直到今日。以色列众人听见耶罗波安回来了,就打发人去,请他到会众面前,立他作以色列众人的王;除了犹大支派以外,没有顺从大卫家的。(王上十二16-20)

耶罗波安在以法莲山地建筑示剑,就住在其中;又从示剑出去,建筑毗努伊勒。耶罗波安王心里说,“恐怕这国仍归大卫家。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他们的心必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就把我杀了,仍归犹大王罗波安。”耶罗波安王就筹画定妥,铸造了两个金牛犊,对众民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他就把金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为他们往但去,拜那牛犊。耶罗波安在丘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耶罗波安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像在犹大的节期一样,自己上坛献祭。他在伯特利也这样向他所铸的牛犊献祭,又将立为丘坛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为以色列人立作节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坛烧香。”(王上十二25-33)

耶罗波安作以色列人的王是出于神。在他未曾与先知亚希雅见面以前,他决不会想到自己能作以色列人的王。当他在田野听见先知亚希雅告诉他说耶和华要把十个支派交给他管理的时候,他一定是惊喜交集,同时他也决不会不因耶和华的公义和威严而战栗,因为就连神所特别喜爱的大卫王的儿子所罗门犯了敬拜假神的罪,神也不肯宽容他,却把国位从他的手中夺去赐与别人。当他被以色列人拥戴为王以后,按理他一定要战兢恐惧地敬畏神顺从神了。不料他在作王以后,竟领着百姓拜起金牛犊来,这真是令人大惑不解的事。亲眼看见亲耳听见所罗门王因为离弃耶和华去敬拜假神因此受了神的咒诅,任何人也不敢再蹈所罗门的覆辙,何况耶罗波安是一个“大有才能的人”呢。这样的一个人应当比别人更明智,更有远见,更看得出来是非利害。他不会方才看见所罗门因为悖逆神崇拜偶像以致失去国位,紧接着自己也走相同的这条道路。但事实就是这样,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们详细查看一下他领着百姓拜金牛犊的动机,就知道他所以这样作,正是出于他自己的小聪明。他虽然作了十个支派的王,但罗波安却仍在耶路撒冷作犹大人的王;圣殿既在罗波安的势力范围内,那样,以色列人每年到耶路撒冷去献祭守节,便极容易想起他们的老王大卫和他的儿子所罗门来,纵使罗波安不劝诱他们,他们也极容易再归向他,如果罗波安再用好话劝诱他们,那更不用提了。他想到如果百姓再归向罗波安王,不但他自己的王位要失落,就连他的性命也难保全。在这种情形之下,他必须设法拦阻百姓,不容他们到耶路撒冷去,使百姓看不见所罗门所建的圣殿和罗波安王。他怎么办才好呢?禁止百姓,不许他们到耶路撒冷去敬拜神,不但是势所不能,而且是理所不当。在以色列境内另建一座圣殿,纵使经济充裕,也不是短时间所能成功的。纵使建筑了圣殿,他也没有神的约柜。自弄聪明的耶罗波安竟想出一个最简易的方法,既不必出示拦阻百姓敬拜神,又不需要费财耗时建造圣殿,只需要预备少量的金子,铸造两个金牛犊,一切的问题便完全解决了。

我们要问,“耶罗波安为什么不制造别的偶像,却铸造金牛犊呢?”毫无可疑的,他记得亚伦在西乃山下为百姓铸造金牛犊的事。拿他对百姓所说的话──“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与从前亚伦在西乃山下铸成金牛犊以后所说的话──“以色列啊,这是领你出埃及地的神。”──互相对照一下,便知道他所作的和他所说的话,完全是模仿西乃山下的那一幕。

这又稀奇了!耶罗波安既知道以色列人在西乃山下拜金牛犊的事,难道他不知道神因为以色列人拜金牛犊便向他们发怒,想要把他们灭绝,幸有摩西为他们哀求,神才收回他的怒气么?难道他不记得那一天以色列人中有三千人被杀么?(见出三十二章)耶罗波安既知道这些事,为什么还敢这样大胆领着百姓敬拜金牛犊呢?难道他不惧怕神么?

谁说耶罗波安不惧怕呢,不过他所惧怕的不是神,乃是罗波安王和以色列众百姓。他怕以色列人再归向罗波安,以致他轻者失去王位,重者丧掉性命,他却不怕惹神的忿怒。当他惧怕人的时候,他完全忘记了神。他不但忘记了神怎样向所罗门发怒,他也忘记了神怎样将十个支派赐给他,立他为以色列人的王,他更忘记了神借着亚希雅所应许他的话──“你若听从我一切所吩咐你的,遵行我的道,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谨守我的律例诫命,像我仆人大卫所行的,我就与你同在,为你立坚固的家,像我为大卫所立的一样,将以色列人赐给你。”当他想到摆在前面种种的危险的时候,他把神,和神的大能,神的威严,神的应许,都忘记得干干净净。他觉得他必须想办法,来维持他的王位与他自己身家性命的安全。既想不出正当的办法来,便只有不择手段,去作他所能作的任何事,于是他便铸造金牛犊,而且领着百姓敬拜金牛犊了。

这个办法是否有效用呢?有,有很大的效用。以色列人本来就喜欢敬拜眼睛所能看得见的,何况金牛犊又是他们的祖宗所敬拜过的。此外拜金牛犊对他们还有一样好处,就是他们可以少走许多路,少费许多钱,在北方的可以到但城去,在南方的可以到伯特利去,就近敬拜两个金牛犊中的任何一个。这比跋涉长途,耗费巨额的旅费,到耶路撒冷去拜神,实在好得许多。因为有这几个原因,百姓果真不到耶路撒冷去了。耶罗波安看见这种情形必是十分满意,认为他的办法虽然在神面前有亏欠,但他到底借此保住了他的王位和他的身家性命,从此他和他的子孙可以长坐以色列的王位,又可以长享富贵了。他却没有想到他这样作是在神面前犯了大罪,因此要招来大祸。他只想到怕人,他却忘记了怕神。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精选集第6册·借镜》,第2章“看这些人(下)”,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获微信原创播发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权。本文欢迎弟兄姊妹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