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吿外界书

0
图片来自网络

连续两天没有合眼之后,刚刚终于睡了几个小时,精神多少振作了一些。有几件事说明:

第一:这一天来,从脸书和推特等社群媒体,到私下的简讯和电话留言,我收到数不清的慰问。在此,我自己,也代表我家人,向所有表达慰问的人表示由衷的感激。这麽多人的祝愿,我相信我妈妈的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非常抱歉,我无法在第一时间一一回覆感谢,还请大家体谅;

第二,我在北京的家人,同学和朋友在安排我母亲的后事,北京时间29日下午就会举行告别仪式。我的高中,大学同学,朋友和外地赶来的亲属,会代我送我母亲最后一程。我了解我母亲,因此希望后事能够简单温馨,家人和同学们也都同意。我虽然不在北京,但相信后事会一切顺利。

第三,感谢很多朋友和网友对我的关切,我要告诉各位:悲伤是一定无法克制的,两天了,我的眼泪就没有停止过,而且我也不想压抑自己。但请放心,我会逐渐好起来的。我同意一些朋友告慰的话:我母亲过了精彩的一生,走得突然但平和,她这麽多年太辛苦了,内心也太悲苦了,现在终于可以解脱,她是应该好好地休息了。这一点是最值得我自我安慰的。

我母亲虽然不在了,但肉体的束缚打破,她现在,终于,可以每天都在我身边了。我不用再每个星期通过电话跟她说话,现在,我可以随时随地跟她讲话了。所以,我一定会慢慢想开的,也许没有那麽快,但我会努力。我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那些事情都是我母亲支持我做的,我不会沉浸在伤痛中太久。我现在身边也有朋友陪伴,大家请放心,也请相信我会度过人生这一关的。

第四,从美东时间12月27日到2022年2月2日,按照习俗,我会为我母亲守丧七天。在这七天裡,我不会再发新的推文或脸书帖子,不会参加任何公共活动,暂停一週直播节目和专栏写作,暂停一些事情的主持工作,请相关各方多多体谅。

在这七天裡,我要做六件事:1. 一一回覆和答谢很多朋友的来信和慰问;2. 整理我身边的我母亲的遗物;3. 安抚目前精神状况还可以的87岁的老父亲;4. 在家中安静的环境中平复心情;5. 与家人朋友共同处理其他后事安排(包括在《世界日报》上发表正式讣告);6. 筹备“王凌云人道救助基金” 的具体工作(第一笔款项已经决定,给两位香港流亡出来的抗争者做安置费用)。

最后,2022年2月3日我会出关。希望那时候我已经走出伤痛,可以重新开始“对话中国”智库“的宪政项目,六四纪念馆”和“六四特展”的筹备工作,以及“王凌云人道救助基金”的启动;也会重新回到公众面前,重新开始写作等各项事务。

请各位网友给我七天时间。不要走散,等我回来。

再次鞠躬感谢所有人的慰问和关心🙇‍♀️🙏我们2月3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