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崇义:全球民主峰会的缺憾与意义

0
9

美国政府主办的全球民主峰会于2021年12月10“国际人权日” 落幕。这个民主峰会,众议纷纭、褒贬不一。在笔者看来,这次会议有两个明显缺憾。一是没有发布共同声明或纲领,二是没有正式成立世界民主同盟。但是,这个会议是世界第二次冷战的重要组成部分,至少有两个重大意义。其一是明确地将世界划分民主和专制针锋相对的两大阵营,其二是吹响了全球民主复兴的集结号。

首先要澄清一个事实,很多媒体都误称这次会议为“第一次民主峰会”。实际上,这是美国政府第一次主办的全球民主峰会,但国际民主峰会早有先例。新近的先例是,2017年12月,“民主联盟”(Democracy Alliance) 成立于丹麦,2018年便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举办“民主峰会”(Democracy Submit),有40个国家派代表参加。这个民主联盟此后每年都举办“民主峰会”,邀请部分民主国家的政要参加。2020年6月,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在哥本哈根民主峰会上发表的演说很有震撼力。他说:“我知道欧洲担心美国希望你们在我们和中国之间进行选择。但是情况完全不是如此。强迫要求进行选择的是中国共产党。但问题并不在于是否选择美国,而在于选择自由还是暴政。”类似的先例还有1983年6月成立于伦敦的“国际民主联盟”(InternationalDemocrat Union)所连年召开的年会,1990年从“世界反共联盟”(World Anti-CommunistLeague)发展而来的“世界自由民主联盟”(World League for Freedom and Democracy)所举行的年会。当然,美国是民主世界的龙头老大,这次由美国政府出面举办全球民主峰会,远非以前的类似会议所能比拟。

因为事关话语权,会前美国公布民主峰会的邀请名单,就已经引发轩然大波、热闹非凡,特别是中、俄两个大国发出高调抗议。不过,那些被排除的国家,乃是咎由自取。在当代民主世界的语境下,民主是宪政民主(constitutional democracy) 或自由主义民主(liberaldemocracy)的 缩写,是基于自由主义信仰或自由主义价值体系的政治制度。这种政治制度民主、人权、法治三位一体、三大要素缺一不可。其中,民主要素是落实社会契约中的主权在民原则,将自由、公正的定期民主选举这一法定公民授权程序当作政权合法性的唯一来源;人权要素是将与生俱来不可让渡的“天赋人权”当作国家政权的出发点和归宿,政府权力被限定在明确的边界之内,有捍卫和增进个体人权的义务和责任,而不能越界侵犯个人权利;法治要素是严守法律至上原则,任何个人和实体都服从法律,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司法权独立于行政权
和立法权以维护司法程序公正,而且法律必须合乎正义、政府不得制定违反基本人权的法律。这次全球民主峰会被排除在外的国家,其制度都不具备民主、人权、法治这三大要素,而且在意识形态上公然排斥自由主义价值体系。

受邀国家的民主资格,却并非没有可议之处。按照“自由之家”的严格标准,获得邀请的110个国家中,只有77个完全合乎自由主义民主,也就是民主、人权、法治三位一体。另有31个是半自由的民主,在人权和法治方面差强人意。还有3个是“不自由”的民主,只是有民选政府,但是在人权和法治方面低于合格线。按照主办方的意图,这次民主峰会除了邀请完全合乎自由主义民主的国家,也邀请了客观上尚存在差距但主观上渴望成为合格的宪政民主或自由主义民主,以体现对全球民主事业的扶持。既然为了这样的目的降低标准,邀请新加坡、俄罗斯这类国家似也无妨。

暂且不论在受邀国家方面是否可以做得更周全,这次民主峰会有两个明显的不足之处。

第一个遗憾是,筹备近一整年的峰会,居然未能凝聚共识发表一个共同声明。这次民主峰会的召开,本就是为了因应近年来在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价值观方面的混乱、自由民主制度所遭受的广泛质疑,以及“民主衰退”的焦虑。这样一个高格调的民主峰会,自当集思广益,发表一个共同宣言,就民主的确切内涵、民主制度和价值所面临的挑战、民主实践的经验教训、全球民主的前景、推进民主事业的行动纲领等方面,贡献真知灼见。在民主世界,本就有连绵不断的左右之争。以自由主义及保守主义为右翼、以社会民主主义及社会主义为左翼,双方往往为门户之见而闹得不可开交。当前民主世界面临极权专制和威权专制的严重挑战和威胁,民主盟友之间求同存异、凝聚共识至关重要。

第二个遗憾,是没有借此机会成立正式的全球性民主组织机构。鉴于联合国等国际组织被各类专制政权所干扰、扭曲和劫持来服务于专制统治者,时常在维护公正自由的国际秩序、推进自由民主事业等方面失灵,民主世界另起炉灶组建新组织机构的呼声不绝于耳。诸如“五眼联盟”等类组织功能有限,“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不适用于亚太地区或印太地区,“美日印澳四角框架”被戏称为“印太小北约”但狭小松散。中共政权几十年来利用各个民主国家的认知错乱和利益纷争,不断地分化民主世界以从中渔利,依仗中国的体量分别对不同的民主国家进行威逼利诱,并且与其它专制政权建立不稳定的联盟。相比之下,美国在欧洲的一些传统盟友却不识大体,不是从民主与专制生死搏斗和终极较量的角度来理解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对峙,而是从地缘政治和利益冲突的角度来评判美中之争,缺乏与美国结盟以共同对付中共专制政权的意志和愿望。民主国家依托价值纽带成立全球民主联盟,共同对付专制国家之蛮横以及专制国家之间的联盟,乃是当务之急。

然而,瑕不掩瑜,这次民主峰会意义非凡。其最大意义在于,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按照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体系划线,明确地将世界划分为民主和专制两个阵营,以人权民主价值观为纽带重塑国际民主阵线,尽管有一些国家处于模糊地带。民主和专制两个阵营的对峙,是当今世界第二次冷战的基本格局。如果说世界第一次冷战以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划分阵营,在政治和经济上都营垒分明;那么,正在展开的世界第二次冷战以民主和专制划分阵营,凸显政治制度和价值观的分歧对立,但是在经济上则是在全球化背景下的缠斗。缠斗不像壁垒森严的决斗那样痛快淋漓,更加错综复杂。在民主与专制的较量中,民主世界以这次民主峰会为标志,终于以对决的姿态义无反顾地亮出自由民主的旗帜,捍卫自由民主的道德优势和话语高地,勇敢抗击日益嚣张的独裁专制势力,引领全人类朝自由民主的方向发展。

与划分阵营紧密相连的是,这次民主峰会吹响了在全球范围复兴民主的集结号。在当今世界复兴民主,有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一个是在民主国家内部回归古典自由主义价值理念和民主国家的立国原则,在政治生活中将自由民主的核心价值放在党派利益之上,降低或克服政党恶斗、身份政治、选举舞弊、操控民粹、政治冷漠等不良现象对民主制度的侵害。另一个方面是在国际关系中切实奉行价值外交,扭转多年来诸多民主国家放弃自由民主原则和道义立场而无原则地与专制国家进行魔鬼交易的唯利是图外交。中共专制政权以及其它一些专制国家正是充分利用民主世界的弊端,成功地寄生在民主国家和国际资本主义市场的肌体上获得输血而壮大起来,并且通过统战和贿赂来侵蚀和削弱民主世界。这次民主峰会表达了民主世界告别绥靖政策的决心,美国主办方确定了“抗击威权、打击腐败和促进人权”三个近期目标,动员全
球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团结起来共同推进全球的民主事业,先在一些切实可行的领域采取有效行动,比如惩罚危害人权的官员和实体、对专制国家实行高科技封锁、扩大预算支持言论自由和反腐行动等,这无疑是令人鼓舞的新开端。

作为当今世界头号专制政权和全球专制势力的大本营,中共强烈地感受到这次世界民主峰会对它的冲击。中共政权气急败坏,赶在民主峰会召开之前于2021年12月 4日和12月5日分别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外交部发布《中国的民主》和《美国民主情况》两个文告,吹嘘中共实行的一党专政是“全过程人民民主”,并指控美国实行的宪政民主已经异化。

这两个文告完全按照习近平的个人风格,在整个人类面前明目张胆地指鹿为马、理直气壮地混淆黑白、肆无忌惮地颠倒是非。但是,习近平及其跟班们这样做也并非原创,而是回归马列毛原教旨。列宁等人在开辟一党专政的党国极权邪路、建立起人类历史上最严密、最有效率的专制制度时,就是用辩证法诡辩术“论证”党国极权专制比“资产阶级共和国”更加民主“一百万倍”。毛泽东在延安模仿苏联建成中共极权党国之雏形时,也用辩证法诡辩术“论证”中共的一党专政是比“资产阶级共和国”先进得多的“新民主主义政权”,而且在1949年建政之后将中共的一党专政称为“人民民主”。

习近平红二代的返祖,是中共和中华民族的大不幸。共产主义极权党国祸国殃民、罪恶滔天、沾满亿万民众的鲜血。而且,这种政权所犯的反人类罪,不仅殃及亿万无辜民众,而且在如影随形的大清洗中大规模地反噬党徒。因此,苏联和中国在极权党国的第一代专制魔王离世之后都经历朝野上下的觉醒,党内觉醒的有识之士有意无意地走上了逐步告别极权的改革之路。1953年苏联专制魔王斯大林离世之后,苏联东欧共产主义国家开始不同程度的“去极权化”。开始只是部分承认共产主义党国极权专制的弊端和罪恶,几经曲折之后终于抛弃党国极权专制而拥抱多党民主制。1990年3月14日,苏联人民代表大会表决修改苏联宪法、正式删除保障共产党统治地位的苏联宪法第六条,这是苏联自上而下完成民主转型的标志。东欧其它共产主义国家的民主转型开局大同小异,尽管后续演化大相径庭。中共一党专政的党国极权移植于
苏联,中国的“去极权化”也是始于1976年党国第一代专制魔王毛泽东离世之后。经历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去极权化”已经走了很长的路。特别是胡耀邦、赵紫阳等中共领导人在20世纪80年代曾非常诚恳地承认中共党国专制制度所造成的祸害,力图通过政治改革来改变专制制度、实现中国政治的民主化。当今习近平全面倒退,连一党专政的专制本质都不承认了,回过头去像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那样将专政说成民主。顽固不化、倒行逆施的独夫民贼习近平,公然与普世价值及宪政民主为敌,妄图阻挡中国及世界的文明进步、绑架九千多万中共党徒和十三亿中国人成就其荒谬的帝王梦,是可忍孰不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