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营救乡村教师李田田

0

微言微语 RFI

每年的圣诞节12月25日,曾经遭受或正在遭受共产极权奴役的人们会关注三个事件:1978年12月25日,波尔布特下台;1989年12月25日,齐奥塞斯库被他的人民枪毙;1991年12月25日,流氓帝国苏联解体。这三件事像上帝赠予人间的礼物,每年被网友做成图片在墙内墙外广泛转发,图片上还有一行文字写道:这个日子值得纪念和庆祝,更值得期待。

网友@汐颜发帖说: 平安夜,很想念在牢狱中的朋友们,愿他们平安,身心无恙。无论黑夜多么漫长,朝阳总会冉冉升起,我们还有时间,仍有希望。网友@冷万宝2017发帖说:祝张展女士、沈良庆、王炳章、任志强、耿萧男、许志友等所有国内为争取自由而陷入牢笼的朋友们平安夜及圣诞节快乐!并祈祷他们早日获得真正的自由!

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有句名言:“如果你感受到痛苦,那么你还活着,如果你感受到他人的痛苦,那么,你才是人。”

在过去的一周,一位中国湖南乡村女教师的痛苦被全体中国人感受到了,这位怀有身孕的女教师李田田,因为在微博声援被学生构陷的上海震旦学院女老师宋庚一,被当地县政府县公安局强行扭送精神病院 。一场营救李老师的舆论战在网络空间强势展开。最终迫使县政府将李老师从精神病院转入县人民医院监视治疗。

网友@谷风发帖说:习近平的国防部媒体说:“世界上没有哪国像中国这样尊重民众的人权和自由”。我不得不说,我党明明可以把怀孕的李田田老师抓进监狱也不抓,只放在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世界上还有比这爱人民的政党吗?

网友@Harry发帖说:短短几年中国司法界发生了多少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丑事恶事:林清盗卷;任志强被贪污;潘瑞被网上通辑;

李田田被精神病;雷洋许章润被嫖娼;李文亮八名医生被训诫;公民记者陈秋实张展方斌被禁声、判刑或失踪;更别提呼格吉勒图、聂树彬等被冤杀的无辜百姓;

网友@秀才江湖发帖说:宋庚一老师被无辜开除,李田田老师为之鸣不平,被精神病,网友又为李田田呼吁。如此前赴后继的一幕,我想起了春秋,崔杼杀死齐庄公,太史伯如实记录“崔杼弑其君”,被崔杼杀死。太史伯的弟弟太史仲接替哥哥,依然在史书上记录“崔杼弑其君”,崔杼又杀了太史仲。面对威胁与杀戮,太史仲的弟弟太史季仍然毫不畏惧,仍书“夏五月乙亥,崔杼弑其君”。面对太史氏一门前赴后继的赴死,崔杼彻底崩溃,只好放了太史季。

网友@陋兰发帖说:在乌鸦的世界里,洁白的羽毛是有罪的。在精神病人的世界里,清醒的人是有罪的。

伴随人们对李田田的关注,这位曾经在诗刊发表诗作并已经出版个人诗集的九零后诗人的创作也同时获得空前关注,人们通过读她的诗作发现了一个精神世界无限丰富正常的天才诗人。不幸的是,她生活在一个被洗脑一个世纪之久的闭环人文世界,她的正常与当今中国逆淘汰官场的反智反逻辑反常识形成鲜明反差。作为诗人,她并没有获得当下文联主席的关注,也许被延安文艺精神重新洗脑的中国官方文坛是没有勇气与理解力去捕捉李田田诗歌中的伟大人文精神的,但这并不妨碍墙内众多普通文人用诗文向李田田的创作致敬,正如一位名叫后现代牛氓的作者在诗中所写的:

在14亿双目光下

一个正常人

突然成了精神病

没有诊断书

没有任何羁押手续

就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

他们要她自己证明自己

不是精神病

否则,她就是精神病

几双手在她拱起的腹部乱摸:

如果你不是一个精神病

怎么就这么轻易地怀孕了?

如果你不是精神病

为什么能写出那么多诗歌

为什么会将手机放在内裤内?

李田田,今年已有27岁

却一直隐于山村荒野

谁知道她是不是一只狐狸呢

只有狐狸才每天对着

天上的月亮

和地上的野花野草说话

狐狸爱留守的孩子

狐狸爱这个世界

狐狸这些天勾引了无数中国男人

唉,这只时代的狐狸

让我今天享受了诗歌的盛宴

让我试着逃离这个正常的世界

最后,我们就用诗人李田田的几首诗来照亮当下这个病态的世界

[01]春天,我看到了父亲

春天,我看到儿时死去的父亲

和他在雷声滚滚的夜里相遇

我不说话,他也不说话

我微微点头,他也微微点头

我们只是站着

站着。却拥有世间最近的距离

回家的小路,青草蔓延

门前的栀子花,被风吹散

“你不是早就死了吗?”

“不,那不是我

你爱上的每一个男孩

都是我”

(02)像星星一样多的孤独

我曾到过一座拥挤的城市

那里常有老虎出没

还有狐狸偷我的尾巴

于是我把自己藏在树上

我借片片枫叶与月光编制衣裙

用一整晚的歌声喂养萤火虫

它不再发光

我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

只爱数人们脸上的孤独

一张,两张,相同的面色

风吹落叶

星星般密集的孤独

(03)我的学生

张三父母离婚

李四父母离婚

王二父母离婚

麻子是留守儿童

全班学生同病相怜

可是在作文里

他们都很热爱这个伟大的时代

(04)孤独的寨子

自从许多人搬离寨子

春天就变得空大

漫山野花没有人看

小鸭子的水塘安安静静

一只野白鹤休息

扛柴的爷爷也不会在意

通往山上的泥路上

只有牛草横行霸道

那些吊脚楼,很多不冒烟

只剩下骨头

(05)一头好猪

给它什么就吃什么

被栏杆包围,什么都不想

有时忘记喂食

它叫几声就打鼾了

大家都说这是头好猪

到年底,拖出来,按住,一刀下去

将准备的香纸沾上猪血

它才发出响亮的尖叫

最后我们把香纸插在猪圈旁

[05]母亲带我去桃溪洗澡

夏天的晚上

母亲带我去桃溪洗澡

临近水边

她故意咳嗽几声

只有风吹草动

母亲脱了上衣

露出硕大的乳房

而我全裸,毫无羞耻

溪水齐腰,月亮烂在水里

双腿流过鱼儿的快乐

连苦难也流走了

洗着洗着

母亲也变成了孩子

作者: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