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年终盘点——为啥恶习未除 ?

0

【按:「毛病不改,陋習難除」,曾在中文語境中隱喻習近平倒退毛時代;其實兩句顛倒一下更真實,「惡習慣成,毛病全犯」。習近平先被中共在黨內「慣」著,慣成「習皇」之後,正逢美國換屆,綏靖主義復辟,於是又成西方慣習,慣成「惡習」;期間有一「意外」,即2020年初武漢病毒「洩漏」,迅速擴散全球,人類進入「瘟世間」,全球不分制度,立馬從比拼開放、公平、人性,轉為比拼關閉、控制、強迫社會,「開放、民主、憲政」頃刻劣勢畢現,連戴口罩、打疫苗皆不能強制,而集權社會如魚得水,高科技數碼手段皆顯神威。西方已先輸一局,在此之前,或有一次勝出機會,即川普的國務卿蓬佩奧,極清醒於一個战略:保护美国经济和生活方式,自由世界必须战胜这个新暴政,也稍縱即逝。中共黨內在黑箱操作下也曾「糾習」,卻功虧一簣,如今大佬們一個個引頸待戮,也是活該。這一幕我在《瘟世間》寫成一節「糾習與下墜」。】

7月11日,新华网突然转载《学习时报》旧文《华国锋认错》,在整个政坛勾起无穷联想、猜测、幻觉。這个老故事,说的是1980年群众来信向中纪委反映了华国锋——中央主席搞“个人崇拜”的三件事,华立即做了改正并给中纪委回信,被党内认为“认错”,时任中纪委书记黄克诚请示陈云,中共中央又转发了这封信。

这个典故被“古为今用”,显然是映射习近平“搞个人崇拜”,在其急速集权背景下,便异常触目,坊间传出,江泽民胡锦涛两届前常委,除李鹏之外联名致信政治局要求开会,讨论习称霸发昏,引发中美贸易战,危及中共命脉,北京因此戒严。北京据称已下令摘下所有含习近平画像的海报宣传品、人民日报头版5年来首次在标题没现习近平名字、甚至连所谓的“梁家河大学问”研究也被撤去,看上去幾乎是一場政變了。

事後有人分析,熱傳的政變不過是謠言,但是有幾點是確定的:

1、個人崇拜在高層引發普遍反感;

2、中美貿易戰造成巨大被動,引發對習外交失敗的追責;

3、習的粗暴施政令各層級失去安全感;

4、經濟形勢日趨嚴峻亟須調整所謂“小組治理體制”。

習近平上位以後遭遇多次挑戰,這次是最嚴重的,然而這樣黨內博弈,如果並無一個明確的替代者出現,則局勢無法明朗。

習近平上台就出师不利,“走向海洋”,在南海造岛,被海牙法庭裁决败诉,网络上惊见公开信促习下台,列数其“集权而造成的前所未有危机”、“大搞个人崇拜,令文革回潮,知识分子寒心”、“港台政策进退失据,一国两制受阻”、“盲目出手刺激周遭国际环境,纵容北韩核试,导致美国成功重返亚洲”……。

然而越接近暑期北戴河會議,情勢越迷離,或許雙方都在尋找一個妥協的平衡點。北戴河休假結束後,習近平又高調復出,“個人迷信”與“強國反美”兩個調子也再次充斥中國媒體,习近平竟可以如期出访中东和非洲多国,出行之前,媒體也做反击,《人民日报》头版全版四分之三报导习,似對外宣示习“大权在握”,央视也再次呼籲维护“习核心”。

雖然外媒仍詮釋習的勢力已打折扣,網絡上的自媒體則一派失望。然而在中共自身,只要代替習的人選缺如,只有讓習蠻幹下去;而是中美衝突升高,貿易戰引發諸多危機,令中共高層也有必須團結一致對外的“大局意識”,大敵當前收斂分歧,乃是一貫老練的反映,“個人崇拜”從來不是這個黨的病灶和死穴,相反應對西方使用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兩招極其有效。

這次危機,顯然习过去五年“反腐集權”的效應還在——他曾拿下包括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前中办主任令计划,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孙政才等多名江派核心人员,十八大以來已有440省部级和中管官员(包括军级)被查处,其中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就高达43人,中央纪委委员9人。因此習近平似乎終結了“老人幹政”機制,這可能是他鍛鑄“新集權”的奧秘之一。

但是海外觀察的失誤,卻顯示了進來一個明顯的傾向,即迷信貿易戰摧折中共的效應,“崩潰論”再次瀰漫,襯托的背景,則是美國基要派民眾選上川普,向中國報復所引發的“第二次冷戰”將搬到習體制,而忽略了中國落後經濟體制的承受韌性。尤其,川普的逼債,是侮辱性的,也衝著習近平的個人性格而去,令其強撐嘴臉不能示弱,網上稱為“流氓打架”,但是投射到中國老百姓中,無疑是“近代恥辱”的一次重複,而勾引出吃瓜大眾的“受辱記憶”,幫助中共調動其最有效地民族主義支援意識,而對中國政治轉型產生阻力。

一幅新舊雜駁、層次錯亂的社會圖景。三十年經濟起飛,國家(政權)空前富裕而驕橫,上層貪腐奢靡,揮霍無度,但是民間也“歲月靜好”了幾十年,農民已經不靠土地生活,農村破敗但也造反幾率極低,幾千萬年輕的農民工都苟活在大城市邊緣,是最有革命衝動的一個社會階層,但是他們的領袖在哪裡?官方和民間反體制力量都對他們陌生;中產階級這三十年,也是一個利益集團了,甚至可說是體制的合謀者,然而他們改變制度的意向曖昧,恐怕是因為也怕失去利益,這個階層令西方政治學的“經濟發展引導民主”論說破產,毋寧他們也是下一場革命的對象;城市市民被股市房產牢牢捆綁在體制的戰車上成為市場奴隸,只有年輕的九〇後〇〇後成為P2P受害者而滿懷怨恨,但是如何塑造他們成為新的“八九一代”?國內的陳勝吳廣還在搵食,然而海外有孫中山嗎?至於知識界,亂哄哄的,思潮就十種之多,從最左的“回到文革”可以到最右的“回到民國”,也可以從主張復辟斯大林直到主張復辟儒家;官方與民間也共同懷舊“改革”,令一种“伪改革”还冠冕堂皇地活在主流话语中,“鄧改革”的欲蓋彌彰和邪惡虛偽,依然是精英拯救社會大眾的法寶,而被“經濟奇跡”斷送了所有前景以後,仿佛回到“鄧時代”是一種“中興”……事實上,“奇跡”的發生不在經濟,而在中國不僅是一“巨嬰國”,還從傳統人格又一次跌破底線,貪婪物慾膨脹而毫無權利意識,皇權觀念肆意回潮,傳統沉渣泛起,看客文化盛行,精英墮落無礙,由此而令美國貿易戰的效應,是在中國被逼回閉關集權之際,只會加劇民眾民族主義的升高而擁戴集權,是自由進一步淪喪。

不過,貿易戰也可說初見成效,因為第一,中國盜竊智慧產權被美國抓到,便意味著“中國製造2025”泡湯了;第二,“經濟冷戰”令美國對中國關閉高科技和生物醫藥技術大門,此刻恰恰是中國亟須依靠科技升級,以完成從經濟的數量型發展向質量型發展之轉換,這也是完成從工業社會向智慧型社會的現代化轉換,屬於完成一個前發達國家向發達國家轉型,在這個關鍵時刻美國全面關閉對中國的大門,對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影響是難以估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