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集中力量办大坏事—-东海客厅论极权

0

来源:《中国密报》第52期,原载《中国战略分析》2016年创刊号

君子当仁不让,见义勇为;小人当权不让,见利勇为。
仁政敬天保民,视民如伤;暴政逆天害民,以民为奴。

—–东海律

马克思有一段名言:“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这段话用在马学导出来极权主义和特权阶级身上,特别合适。特权一本万利,不止于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勾结特权,其利润亦不限于百分之三百,而法律风险又很低。至于因果风险,非特权阶级和依附特权的资本家所能理解和考虑也。所以,特权和资本结合的恶性利益集团特别疯狂。

看了《丧天良!疫苗生产商担心疫情好转》的视频,悲愤更恐惧。疫苗生产商担心疫情好转疫苗销售量降低,与殡葬公司或棺材铺担心死人太少生意不好是同样的逻辑,都是见利忘义的极端化。韩非言:

“医善吮人之伤,含人之血,非骨肉之亲也,利所加也。故舆人成舆则欲人之富贵,匠人成棺则欲人之夭死也。非與人仁而匠人贱也,人不贵则舆不售,人不死则棺不买,情非憎人也,利在人之死也。”(《韩非子·备内》)马家与法家逻辑一致。在这种逻辑之下,很多医院也丧失了救死扶伤的精神而唯利是图,利之所加,幸人之疾,乐人之病,只要医院财源滚滚,但愿世间病患多多。想起一副药店的旧联:但愿世间人莫病,何愁架上药生尘。这才是儒家的逻辑和人道的逻辑,可惜被蒙启派和马列派联合摧毁了。

黄陂人王涛先生《西安怕的不是病毒,而是有商鞅思想的仆人》一文写得好。不仅西安,整个中国也一样。怕的不仅是有商鞅思想的仆人,更是有马列思想的仆人。至于马列加商韩,就更可怕了。中国要的是有孔孟思想的官员群体。唯有儒官才能敬天保民,以民为本,爱民如子,视民如伤,吉凶与民同患。马列加商韩,邪恶加邪恶,邪恶无止境。

据报道,河南一检验中心负责人实施引起传播病毒行为被抓,该公司负责郑州1/3核酸筛查任务。借核酸检测为名,行传播疫毒之实,见利忘义,莫此为甚;殃民祸国,罪不可赦。这种传毒恶行,很可能不限于一个城市一个公司。传西安有一半病例源于检测核酸时传染,看来事出有因。再看看各地核酸检测时密密麻麻的人群,借用一句套话:细思极恐。

据《西安医院拒收男子猝死的事情解决了:把爆料人的号封了!》说:“为引导正确的舆论导向,西安社区民众收到这样的通知:从2022年元月4号零点开始,群里不允许发各种疫情期间的小道消息、马路新闻、小程序、链接、疫情视频,尤其是负面新闻,微信团队的后台在监控着所有的微信群,如有负面新闻传播,这个群就会被封掉的,并追究本人法律责任!”东海曰:娘希匹的可耻之极,可恶之极!应该追究西安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宪法责任!

极权主义强调自己的制度优势,纯属历史笑柄。极权主义确实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但它办成的只能是、必然是大坏事。它即使侥幸强大一时,必然是通过三非性手段获得的野蛮、恶性的强大。这种强大,程度非常有限,必然脆而不坚、坚而不久,与文明正义的强大没有可比性。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为善不行,作恶很行;好事千难万难,坏事一帆风顺;解决问题不行,制造麻烦很行。这是所有极权主义共同的特性,马帮变本加厉。

计划生育导致的少子化就是马帮给中华民族制造的巨大麻烦之一。外讯,面对中国少子化问题,北京大学教授梁建章疾呼,强调人口急剧萎缩预示著国力衰亡,会造成经济崩溃。梁教授说,2020年中国总和生育率仅为1.3,比日本更低,全年仅出生1200万人,出生率创有记录以来最低水平。梁教授强调,中国占世界人口的比例急剧萎缩,到本世纪末将变得“微不足道”,并且很快被“印度文明”超过,届时中华文明将彻底衰微。

这个特性体现在经济方面,就是创造财富不行,消灭财富很行。盖极权主义是对人类恶习邪欲的大解放,从思想、道德、政治三个方面予以全面彻底的解放。其官员特别贪婪无度,政府特别腐败无底,多少财富资源都经不起它们的贪腐挥霍浪费。一清厅友言:“政府永远钱不够花,有多少也不够。那是无底洞,永远填不满,即使将普天下资财全归政府,也永远财政吃紧。”

马帮即使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致力于财富的创造,也是代价沉重、富裕有限而后患无穷,对道德环境、社会环境和自然生态环境造成巨大深远的破坏。

在经济方面,按权分配又是所有极权主义的共同特征。在极权社会,权力地位与富裕程度成正比。无权无势者永远无产。

无产者只有通过成为有权者或依附有权者,才能成为有产者。云天厅友言:“通过改革前的财富转移(1978年以前)和改革后财富转移(1978年以后),一个规律就出来了:

1、无权无产的人,大多数在财富转移前后,仍然是无权无产的人

2、无权有产的人,经历财富转移之后,成为无权无产的人。

3、有权无产的人在经历 财富转移之后,大多成为有权有产的人;

4、少数无权无产的人,通过与权力结盟,成为了有产的人。

5、有权有产的人,经历财富转移之后,理论上根本不存在。”

在极权社会,共富固然不可能,均贫同样是奢望。无论经济好坏国家强弱,按权分配和贫富悬殊,是其两大标配。

极权主义集中力量所办成的大事,往往是祸国殃民的大坏事。好事无论大小都很难办成,或有始无终,中道而废;或有心无力,有想法没办法,根本办不起来。就拿食品安全这件事来说,当局言之谆谆,就是办不成,甚至愈演愈烈。原因很多,最重要的一点是队伍不行。

马帮队伍中,君子绝迹,正人正常人罕见,整体坏掉了。大多数非贪则恶,不少人既贪又恶,无可救药。这是马帮的文化和制度决定的。其文化只能培养物质主义小人和极权主义恶人,其制度则逆淘汰,正善人士缺乏上升渠道。

极权主义邪说恶制,会严重败坏人的德智,让人德智双缺,丧失创造创新能力。邪不胜正,极权势力斗不过自由正义的力量,这是要因之一。我早就指出,一个民族和国家,极权主义统治略久,人种都会退化。徐光厅友言:

“两德统一已经三十年了,德国教育家赫尔佐格在谈到德国东西部的差距时依然感慨道:在外人看来,两个地区的主要差距是经济,其实,那只是表象,而且,经济上的差距很容易弥补。最大的、内在的和难以弥补的差距在于头脑。你如果对两个地区人们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进行比较,你会发现他们根本就是两种人,西部人崇尚自由、独立和创新,而东部人则顺从、呆板和愚昧,这使得很多在西部行之有效的事情,在东部施行起来却举步维艰。”

知行合一最重要。不知不行是废物,知而不行是空谈,不知而行最可怕,盲行者也。更可怕的是邪知而行,行之愈速愈笃,愈不可救药,个人群体和国家都一样。

邪知而行,必然邪行。百年来三界精英充满邪知,坚持邪行,导致吾族吾国在邪路上愈行愈远,付出的代价越来越广泛、深远而沉重。百年浩劫就是百年邪行的结果。民国架空孔孟之道,以三民主义取而代之,是初级邪;马邦背孔孟而驰,以蚂主义取代三民主义,是高级邪,彻底邪。

无知不行犹可恕,邪知恶行最可耻。而邪知恶行者,往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以为邪反以为正。百年来邪知无数,最大的邪是反孔崇马。

不反掉儒家,任何极权主义势力都没有成功的可能。商鞅变法成功的前提,就是在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层面反掉儒家,树立法家地位。长毛之所以迅速衰败,无力反掉儒家是根本因,尽管它们尽力了。红毛之所以迅速成功,就是托了五四的福。反掉儒家让极权主义如鱼得水,想不成功都不可能。

无数反孔崇马的思想者、教育者和实践者,既害生害校,更害民害国,也害己害家害子孙。它们成了家,就成了对家国天下的祸害,最后没有一个赢家。改革开放和有所尊儒,都不失为体制内自上而下重返正道的一种努力,可惜不坚不久,忽进忽退,至今难以摆脱马家框架。欲拨乱反正,难矣哉。

体制内外,朝野上下,在文化道德思想理论各方面都没有做好必要的准备。无头苍蝇,瞎马盲人,如何能行。

蒙启派以反孔反儒来追求西方文化和文明,固然大错;现在某些儒生以反对西方来捍卫中华文化和文明,同样大谬。主客不可不明辨,敌友不可不分清。儒家文化,中华之主也;西方文明,中华之友也;极权主义,中华之敌也。

多数自由派反儒,不少儒生反自由,是现中国两大悲哀。反对自由主义价值观和政治、经济制度,都属于反自由的范畴。其表现有三:

一是言论直接反对,

二是政治主张背自由之道而驰,

三是支持极权主义。极权乃自由之大敌。极权支持者,即使未反自由,吾必谓之反矣。

中国的未来有两条道路:

一儒化,即重新王道化,吸收民主制度的精华而超越之;

二西化,即自由民主化。两条都是正路。

注意,追求一切真善美的事物,包括追求自由文明,建设良制良法,都需要一定的道德内力和智慧能力。反掉了仁义礼智信,就反掉了人类的常情常理常道,背天逆理,想做一个正常人都难,遑论其它。诬文武反圣贤,最容易成为盗贼或者盗贼砧板上的鱼肉,或者先做盗贼后做鱼肉。

反孔反儒是最根本的反常和反动,反儒势力追求自由,必不成功。反儒势力追求自由,只能追到民粹主义的、丛林化的伪自由。而现代民粹主义正是极权主义的阳面。好有一比,弑父者不可能建设正常的家庭,享有家庭的幸福。弑父者只配生活在丛林或监狱地狱里。

真男厅友说,西方和中华相互需要。此言极是,中西相互需要,中国需要吸纳西方制度文明和科技文明的精华,西方需要借助中道文化和王道文明以超越自己。从历史的高度看,西方更需要中华。

欲引导西方,须超越西方;欲超越西方,须追赶西方;欲追赶西方,须建立王道;欲建立王道,须回归中道;欲回归中道,须彻底去马;欲彻底去马,须不断弘儒辟马。历史没有捷径可走。弘儒辟马就是当务之急,就是历史捷径。

有一部讲述未来主义的爱情故事的好莱坞电影,其中有一句话:“上海代表世界城市的未来”云,电影台词耳,当然不算数。但我由此想到,一个城市欲代表世界城市的未来,仅有自由是不够的,没有自由是不行的,全球自由的大城市很多。我认为,唯有仁义加自由的城市,才能代表世界城市的未来。同样,仁义加自由的中国,才能代表中国和世界的未来。

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202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