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泊与瓦岗寨的革命领导权问题

0

Original 南苑大王 鉴茶院 2021-12-17

01

春节的步伐临近了,中国人过年是要贴门神的。 门神的原形是隋唐历史上的人物,一个是秦琼,一个是尉迟敬德。

听过单田芳《隋唐演义》评书的基本都暴露年龄了,但瓦岗寨却是隋末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势力集团,除了秦琼,瓦岗还有一代猛将单雄信、一代战神徐世绩、一代名相魏征、以及程咬金、王伯当等好汉。 想想《王者荣耀》里程咬金那种满场加血打不死的变态,你能体会到瓦岗寨当年有多厉害。 拿着一手好牌的,正是创始人翟让。

02 翟让出身寒门,是河南安阳滑县的小镇做题家,靠勤奋努力考上了一所二流大学后参加工作,上司黄君汉认为他”可救生民之命”,鼓励他创办了瓦岗寨。投身江湖后,瓦岗寨做的是镖车服务,翟让和单雄信、王伯当等创业元老,顶着寒风烈日,满大街发传单搞地推,劝说趟子手们用他的江湖黄页接单。

翟让敏锐的意识到传统的镖车出租,反应慢车子差问题多,满足不了广大江湖儿女们随叫随到的快捷要求,所以吸引大量有为青年化身趟子手来搞”共享镖车”,在打破镖局垄断和改善出行服务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 但等翟让做大以后,发现四面八方全是竞争对手,洛阳的王世充、河北的窦建德、江淮的杜伏威,各个割据一块都非常能打。


Image

翟让虽创业多年,却被地摊和酒馆里的各种成功学和励志杂志洗了脑,

一方面认为做企业,就是要一统江湖然后挖护城河去割别人韭菜。

另一方面又认为自己太土,不够洋,弄不来钱,得找精英们助阵。 这时的门阀精英们,虽然学历很高、光环耀眼,一堆国际资源,但最大的问题是眼高手低、自以为是、也吃不了苦。亲自下场,充其量弄个搞贸工技的四不像,根本做不出像瓦岗这种,要靠打硬仗才能出头的企业。 所以精英们也在迫切的寻找下家,不然他们就彻底错过这波历史潮流了。 然而这一切,翟让并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他。 豪门精英里,最具代表性的是李密,他爷爷李耀,做过北周太保、邢国公,拿过002号讼师牌照,老爹李宽曾是蒲山郡公,有教父之称。

李密虽然不接地气,但年轻轻轻就名满天下,一次聚会中,李密通过王伯当介绍巧妙露面,一通资源显摆和大佬背书让翟让惊为天人。 一番运作之后,李密高开高走,上来就成了瓦岗寨联合创始人。 贵族出身的李密在圈子里确实有资源,他拉来了柴绍、裴仁基等豪门故旧,结盟了东瀛人,还协助翟让彻底击败了瓦岗寨最大的敌人,河南道讨捕大使张须陀,兼并了罗士信、秦琼等部将,然后又攻下了洛口仓,聚众数十万人,一时称霸中原。 翟让觉得李密果然厉害,掏心掏肺的言听计从,又给股份,又给权力,甚至把总裁的位子都让给了李密,自己去做CEO。

Image

在瓦岗高速发展中,翟让沉迷于独尊武林、号令天下的虚荣,却完全忘了自己创办瓦岗寨的初衷,是为了解生民之困,而不是劳什子的光环。 翟让要虚,李密则要实,他把众多前隋精英和豪门伙伴们纷纷拉进瓦岗,占据了财务部、战略规划部等要害部门,建立了自己的直属部队”蒲山公营”,在多轮融资过后,瓦岗寨的话事权是这样的:

东瀛人,持股21.5%,投票权21.5%, 河南道,持股12.8%,投票权12.8%, 李密,持股1.7%,投票权6.7%, 李密战友裴仁基,持股1%,投票权2.3%,

而翟让,仅持股7%,投票权15.4%。 创始元老单雄信等,持股低于1%,投票权忽略不计。 无论是东瀛人还是河南道,和李密才是一个圈子的,彼此关系远比翟让亲密的多,无论是股权还是投票权上,翟让事实上已经靠边站了。 也就是说,有意或者无意间,李密为代表的门阀精英,篡夺了瓦岗寨的领导权。 随后的瓦岗寨日益贵族化和不接地气,李密弄了一大堆豪门子弟在后山”研究兵法”,各种胡乱烧钱,却对前方的趟子手们收取高额的扣点,一个解决百万漕工衣食的武林盟主,不但不赚钱,还被骂作心太黑。 更好笑的是,李密的豪门小伙伴们认为,趟子手们在押镖时,和大户人家的小姐们共处一个密闭的镖车空间,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点绯闻甚至结成连理的。 你很难想象,一个出身草根,靠扫街发展起来的山寨,能定出这么天真幼稚的战略。 只能说,深谙民间疾苦和基层百态的程咬金、王伯当等人,在瓦岗已经根本说了不算了。随后在隋唐对峙的关键时期,大唐朝廷劝说瓦岗寨还是要风物长宜放眼量,但李密不知道是情系故主还是骨子里的性格使然,执意要到隋朝控制的江都去发行飞票,在一意孤行的路上越走越远。 这种情况,老瓦岗不是没有人看出来,翟让的哥哥翟宏说,队伍是咱们拉起来的,事也是咱们做的,怎么能听一个外人的领导,”天子哪能让别人代劳?” 但李密先下手为强,公元617年11月,李密借庆贺石子河战役胜利的名义,设宴招待翟让一行,席间杀死了翟让,以及瓦岗老员工王儒信、翟弘、摩侯等人,徐世勣被砍伤逃亡,单雄信叩头求饶方得幸免。

事实最终证明,李密并无真能耐,在杨广手下时,因虚伪矫情被赶走,帮杨玄感起兵时,弄的鸡飞蛋打,最后亲自篡权瓦岗寨,祸害了大局涣散了人心,最终让瓦岗烟消云散。

这些所谓的门阀精英啊,外表是一席华美的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

03 《隋唐演义》中,单雄信临死前感叹,

走遍天下游遍州,人心怎比水长流?

初次相交甜如蜜,日久情疏喜变忧。

庭前背后言长短,恩来无义反为仇。

只见桃园三结义,哪个相交白了头?

单二哥之死和瓦岗寨的失败,翟让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翟让的第一个失误,是前期妄自菲薄,引喻失义。
翟让总觉得自己出身平凡就低人一等,明明有百万趟子手的汪洋大海,却没有信心和决心成为历史的主角,反而寄希望于精英大旗的虚幻安全感。 殊不知那些豪门子弟,根本就办不成需要植根基层才能干成的任何事情,你以为他是屈尊来投,他早已机关算尽。 两千多年的历史上,包括汉朝的绿林、赤眉、隋朝的瓦岗、江淮,宋代的晁盖,方腊,其兴也勃,其衰也忽,被地主、贵族、买办的精英野心家们一次次的篡夺了革命的领导权。 要么成为他们改朝换代的工具,要么在一地鸡毛之后远走高飞,最后甩给寒门子弟们背锅。这种事情太多太多了。 什么叫人民史观?那就是不管是请谁来帮忙,请谁来做事,革命的主导权是不能丢的、依靠的队伍是不能甩的、最初的出发点是不能忘的。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是革命所要搞清的首要问题。 翟让的第二个失误,是后期脱离兄弟,投降当头。

翟让也是当世豪杰,怎么能不知道李密的好高骛远和胡乱折腾是条不归路,但他这时,已经丢掉了找回自我的魄力和决心,沉迷在进入豪门阶层的虚幻想象中,步步忍让,一降再降。 但翟让你就算锦衣玉食了,就真和李密是一伙人吗?

宋江你就算真交权了,人家就真把你当自己人吗? 教员在病困交加的长征时,一路就反复研究的是梁山泊和晁盖宋江的过往,他说《水浒传》这书好啊,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

什么叫历史唯物主义?那就是从来都不讲究赶尽杀绝一统江湖,是时代创造了你,而不是你创造了时代,哪有什么永恒和垄断,人间正道是沧桑好么。 所以,翟让在请李密加盟的那一刻时,瓦岗寨就注定要失败了。

04

在上一篇的《收了三斗三升黄金,如来为何嫌卖便宜了?》中,我们谈到了信息、知识、智慧、体系的阶梯进化,一个人想要在历史潮流中如鱼得水,是困难的,但也是容易的。不知今者,察之古;欲知来者,察之今。 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在各种小道消息、加息放水、教父当道和股票代码的虚妄背后,人类社会运行的底层规则是几无改变的,历史潮流的浩浩荡荡也是无法阻止的。

公者千古,私者一时。刘关张三结义,心怀天下,李密篡夺领导权,利字当头。那些缺乏伟大梦想和坚定毅力的公司,最终都是时代的弃儿,我们在辩证唯物和人民史观的加持下,堪破豪门的洗脑和虚幻,创富和投资的标准只有一个。买入桃园三结义,卖出瓦岗一炉香。

王者荣耀里的伽罗说,

我所信仰的唯一科学,就是历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