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慈萍:悼念张青,中共人权迫害下的受难者(在张青女士悼念会上的讲话)

0

悼念张青,中共人权迫害下的受难者(在张青女士悼念会上的讲话)
— 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萍

2022年1月16日张青女士,因癌症医治无效,于美东时间2022年1月10日在美国马里兰州不幸去世,终年55岁。去世时身边只有两个孩子。因其丈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在国内被失踪,夫妻未能见上最后一面,成为终身遗憾。

我作为魏京生基金会的代表,与郭飞雄和张青有着近20年的渊源。郭飞雄作为”魏京生民主斗士奖”的获奖人,十几年来得到了比其他民运人士更多的关注,包括对其夫人与家庭的关注与可能的关心。尽管这一切起源于我们包括我本人对独立作家、人权捍卫者郭飞雄的支持,但在这十多年里的关系中,我也得以了解其夫人张青及其家庭。

张青女士如果没有与郭飞雄结婚并生育一对儿女,也许我永远不会认识她。生长于家庭条件还不错的环境,她也许不会遭受之后的许多磨难。如我常说的那样:我们这样的人,如果只关心自己,退一步就可以海阔天空,在美国过静心舒适的生活。但为什么没有那样呢?是因为我们支持中国人权、自由与民主的使命感。为此我们才遭受来自中共的、比他人更多更残酷的人权迫害。我自己就是因为争取中国的人权民主,在我父亲病重乃至过世的关头,都未能与他见上一面。就是在我已经飞抵上海机场之时,中共还是派了几十名警察扣留我,意图逼我就范,被我拒绝,因而也就失去了与我父亲最后见一面的机会。这不是我不孝,是中共不仁!

可怜张青,正是最近又一起中共迫害人权的活生生的例子。仅仅因为她的丈夫坚持理念,坚持活动,她便被剥夺了与丈夫见最后一面的权利与机会。至今,在她死后将近一周时,她已经十多年未见的丈夫依然属于”被失踪”状态,甚至据说已被正式批捕。这个人道灾难是中共造成的,也是作为民运人士家属难以逃逸之路。我知道,正因为此,许多民运人士的家庭破碎难团圆。说实在的,又有多少人愿意理性地做出违背自己利益的选择,来造福大众呢?甚至相反,这些人的无私贡献反成了某些人攻击的目标与理由。最近张青之死又再次引起了新一番的责难与争论。

我虽然是因为郭飞雄认识的张青,但之后与她的联络见面使得我对异议人士的家庭有了更多的了解与同情。有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在当今社会,尤其是异议人士的家庭里常见。但张青尤为不易,她坚持了下来。2006年,郭飞雄获得”魏京生民主斗士奖”,我通知她并将奖金寄给她。在与她的交往中,我能感到她识大体并为丈夫而自豪。2009年,她带着两个孩子漂泊异乡,更是历经坎坷,直到来到美国。

在她从德州搬到华盛顿地区的前后,我专程到华盛顿安排活动,并帮助安排给她及子女接受郭飞雄的奖金奖牌及最开始的起居。但她是个要强的人,不仅仅自己开车,而且很快熟悉了华府地区并为孩子安排了好的学区学习,还打算继续学学位,找工作,能真正地自立自强,成为许多困境中的夫人与家庭可以学习的榜样。

张青还来参加过一些魏京生基金会的活动。当我告诉她魏京生基金会特别关注”魏京生民主斗士奖”获奖人郭飞雄及其家庭时,她表示希望自己能通过华盛顿地区的”地利”来推动丈夫获得真正的自由。然而,生活与学习的压力毕竟沉重,中国与国际环境的不利使得她的愿望无法实现,至死也没有实现。她临死前的哀怨之情我完全能理解。可叹近年来受到中共势力干扰,我们之间交流渐少。这两年更因中共病毒猖狂,大家自身难保。未能对先是承受中共病毒之害,又被晚期癌症折磨的张青给予及早足够的关心照料,让我很感抱歉。

在此,我们不仅要悼念张青女士,还要特别表彰她多年来理解丈夫,不离不弃的坚持。我们同情她的苦难,也不得不深思其苦难之源。这不是她丈夫郭飞雄之错,而是没有人性的中共之恶。我们悼念张青,也悼念中共迫害下无数至死都无法与亲人相见的家属。我们支持郭飞雄,也支持那些始终理解与支持的家属们。现在,听说一直努力想来美国照顾爱妻,并与之见上最后一面的郭飞雄被再次批捕。这更进一步展现了中共肆无忌惮地进行无底线的人权迫害的狰狞面目,也促进我们大家要团结一致,共同揭露对抗中共的决心。

张青安息!愿你的意愿促成其他异议人士意愿的实现,直到中国大地上有情人不受骚扰阻碍,始终能成为生死相依的眷属!

张青追思会的全程录像(黄慈萍的发言:1:14-1:1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_s-emgqW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