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雏军获得国家赔偿,中国民营企业家恐难重拾信心

0

北京天安门旁的石狮子和警察局 (2021年3月11日)

华盛顿 —2022年1月7日,著名企业家顾雏军在7年牢狱之灾之后,终于大部分罪名被撤,并且获得国家赔偿43万元。中国政府近几年对民营企业加大监管力度,对蚂蚁金服、滴滴出行,以及教培、电竞等行业的重拳出击令不少互联网企业人心惶惶。顾雏军获国家赔偿虽然有历史意义,但是恐怕难以让中国大批私营企业重拾过往稳健发展的信心。

顾雏军获得历史性的国家赔偿

2022年1月7日,原科龙电器董事长顾雏军申请国家赔偿一案,经过长达一年的审理,终于尘埃落定。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赔偿顾雏军人身自由赔偿金28.7万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4.3万元,共计43万。消息一出,立刻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榜。

2005年,曾上榜福布斯,被称为“家电枭雄”的顾雏军,被控犯有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以及挪用资金等罪。顾雏军在2008年被判有期徒刑10年,并于2012年9月在服刑7年多后提前出狱。曾经意气风发的冰箱大王变成了白发苍苍的长者,但是精神仍然矍铄,并且延续他的高调做派,头戴“草民完全无罪”的纸糊高帽子,公开鸣冤要求平反。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对顾雏军一案再审公开宣判,除了挪用资金罪改判有期徒刑五年,撤销其他罪名。

2021年1月,顾雏军提交长达16页的国家赔偿申请书,要求赔偿人身自由损害和精神损害共计1.2亿元,以及他被拘留前控股的4家国内上市公司的股权和诸多非上市公司所拥有的近8000亩土地及地上建筑等10余项经济权益赔偿。

最终,顾雏军得到了43万元赔偿。这个数字,除以他在深陷牢狱的7年多时间,平均每天大概是165.6人民币。这和顾雏军提出的高达上亿的赔偿申请相比显然有天壤之别。愤怒的他在微博上批评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丧失了给冤案当事人提供最后救济的应有之义!”

1月7日,也就是顾雏军正式获赔偿当天,“央视财经”在其新浪微博账号发布“顾雏军获国家赔偿,让民营企业家信心更足”一贴,引来网友围观,不过评论已被尽数删除。在网络世界,绝大多数网友表现了对顾雏军的同情,认为他获得的赔偿远不抵他七年牢狱之灾失去的一切。

在七千多人参与讨论的关于此案的新浪新闻评论区,很多网友的评价是“可惜了这个人才”,“不可思议”等等。一位叫“左布斯007”的石家庄网友说,“就这点,民营企业家永远做不大做不强!”还有一位叫“自鸣钟密码”的深圳网友嘲讽的说:“央视声称民营企业家越来越有信心了!”

对此,北京新世纪跨国公司研究所副所长丁继华撰文评价说:“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一方面,民营企业家法治观念淡薄,合规经营意识不强;另一方面,改革过程中制度与规则不健全。这导致了有的企业就是踩踏着制度与规则的红线,因此是存在原罪的。”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森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当年国企产权改革初期,企业家的所谓“原罪”,确实不少。“但是企业家的原罪,在当时的情况下构不构成犯罪呢,那真是不好说的。所以像顾雏军啊,还有很多其他的资本运作、行为,从经济犯罪的角度来说,还真是构成了”。

刘律师说:“但是呢,顾雏军被放出来了,就是一个挪用资金罪,你赔他43万,客观的讲,我觉得赔的有点低了。”

前人民大学社会系教授周孝正(照片由本人提供)前人民大学社会系教授周孝正(照片由本人提供)

旅居美国的原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认为,顾雏军的案件就是一个中国政治不稳定的表现。

周孝正告诉美国之音:“就是中国的这个极权体制呢,他不稳定。现在总体来说是向左转。原来中央的意思是警惕右,但是主要是防止左。现在是全面向左转。我觉得像顾这个事儿就是一个,一个政治不稳定的例子。这件事儿呢他就可能赔他们点钱,缓一缓。我觉得这就是中国政治的一个常态。就一左一右,一会儿紧一会儿松。”

顾雏军案并非个例

2018年5月,原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也是在经历7年牢狱之灾后,被最高人民法院宣判无罪。张文中的经历和顾雏军有诸多相似:他曾以1.6亿美元的身家位列2005年福布斯大陆富豪榜的第134位;他创办的物美在2003年成为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内地民营零售企业。2006年,张文中因涉嫌诈骗、单位行贿、挪用资金罪被刑事拘留。张文中在2018年被宣判无罪后对媒体说:“我的这个案子早已不是我个人的事,案件在12年后得以纠正,我相信这个案件是纠正民营企业涉产权(冤错)案件的新起点,必将为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注入新动力。”

2018年7月,河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判处赵守帅无罪。赵守帅之前曾是甘肃省永昌县农民企业家,绰号“赵半城”,在永昌县经营农牧机械公司和拥有占地三千多平米的农机商贸城。1999年,赵被河南警方跨省抓捕,后以合同诈骗罪入狱11年之久。赵守帅被判无罪后获得人身自由赔偿金加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3千多万元,但是他申请的企业赔偿损失最后被法院驳回。2018年1月,“赵守帅合同诈骗案”被最高检公布为涉产权刑事申诉、国家赔偿和赔偿监督的典型案例。

旅居日本的中国时政评论人五岳散人认为,在国企产权改革的初期,法制确实很不健全,甚至滞后。“他在那个时代,法制没有完善嘛,等于是在向市场经济很艰难的转型的时候,全都是下面这帮人做起来了。那时候有好多人就在这过程当中就被干掉了。比如说抽逃注册资本罪,顾雏军也是被这坑给搁进去了吧”。

油管频道主,中国时政评论人五岳散人(照片由本人提供)油管频道主,中国时政评论人五岳散人(照片由本人提供)

他告诉美国之音说:“那个时代你想做一个公司,你要注册资本对吧,你把钱扔进去,这钱你又不能提出来,你只能用作这个公司经营。可是你肯定不可能一上来就花掉公司那么多钱嘛,那它搁那又没有用,可是他又不让你抽走。这一直好多年以来都是悬在中国企业家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他只要想弄你,这就是一个特别方便的罪名。”

另一位最终被判无罪的企业家兰世立的故事可谓传奇。今年1月初,就在顾雏军正式获国家赔偿的时候,前湖北首富兰世立,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一条在武汉黄鹤楼前的短视频:“黄鹤一去不复返,此地还有兰世立!”

也曾入榜福布斯的兰世立之前以“湖北首富”、东星集团及东星航空创始人的身份广为人知,2010年因逃避追缴欠税罪获刑四年,2013年8月出狱后重返商界。2017年11月,广州市公安局发布的一则通告,称兰世立涉嫌合同诈骗犯罪,是在逃国际红通人员。兰世立在通报后两年一直生活在新加坡,直到2019年被抓获押回广州,还被新加坡取消公民身份。2021年12月,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兰世立无罪。

“中国的上市公司,很多都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刘森律师这样告诉美国之音。虽然有风险,但是他不认为这些企业家是弱势群体:“这种东西(错案)不是常态。现在的企业家看着好像挺危险的似的,实际上他们的权力非常大。”

政府加强监管控制,民营企业信心几何?

中国政府2021年7月开始对课外教育培训行业重拳出击,令上千万从业人员失业,至今气数远未恢复。仅新东方一家去年就辞退员工6万人,市值蒸发9成,营收锐减8成。2020年11月,中国监管当局在蚂蚁金服上市前夕紧急叫停,并于一个月后宣布对阿里巴巴集团涉嫌垄断行为进行立案调查。2021年4月,市场监管总局责令阿里巴巴集团停止违法行为,并对其处以182.28亿元罚款。

2021年3月,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因存在“不正当价格行为”对美团旗下的社区团购业务“美团优选”处以150万元罚款,之后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2021年7月,中国国家网信办宣布为防范国家数据安全风险对“滴滴出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审查期间“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户注册。

最近几年,从中央到地方,中国政府屡次试图通过开座谈会发文件等形式稳定民营企业的信心,比如2018年11月习近平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说“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是党中央的一贯方针”;2020年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按照‘两个毫不动摇’支持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改革发展”;2021年9月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上致辞时说“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没有变,现在没有改变,将来也不会改变”。刘鹤还举出一组数字:民营经济为我国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90%以上的市场主体数量。

“党是你的老板”——中国民企遭严酷打压的一年

然而,从历史数据看,民间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从2007年开始呈现快速增长,在2011年(约24%)达到顶峰之后不断的下滑,与公共部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差距不断缩小,在2016年(3.2%)被后者所赶超。2017年后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所回升,但明显不如2007-2011的高速增长。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在2016年分析民间投资断崖式下滑时说:“党的十八大前后,江浙等省及蔓延至全国,一些民营企业家,开始移民国外、转移自己的产业,并转移资产;甚至有少数民营企业家将工厂抵押银行套取现金后转移国外,将濒临破产的工厂形成银行的不良资产”。

这一现象的动因,周天勇认为首先“是人身和资产安全方面的担心”,其次是中国“不动产的年期限制和不能继承制”;最后,他分析道,政府机构的恣意行为给私营企业家的信心造成了严重动摇:比如重庆唱红打黑运动中大肆乱抓企业家并没收他们的财产;有些地方公检法机关把没收企业赃款提留成他们的经费;还有就是对涉腐行贿企业责任人的过度追究。

周天勇分析当时的大环境说:“几乎没有不行贿的企业家,几乎没有不偷逃税费和所谓‘抽逃注册资金’等违法的企业。企业家面临着随时被起诉和几乎100%可获罪入狱的极高风险。”

“现在的企业家们只不过是钱转出来越来越费劲了嘛。要不然的话跑得更多”,五岳散人这样告诉美国之音:“现在重点这些企业家们,跑得越来越多了。都看得出来这些钱不是自己的,能跑多少是多少。这个趋势是免不了的事。”

在谈到顾雏军案时,五岳散人把改革开放初期因为违反当时规定而被治罪的一批人形容成为后人铺路的“累累白骨”。他说:“中国那一代企业家里,完全不违反当时法律法规的,基本上在我看来是没有的,一个都没有。因为法律法规本身是滞后的。他们获得了巨量的商业利益,这个是无可否认的事情,但是也给中国经济注入了非常强的活力。顾雏军他是那个时代献上的祭品。他就是那个累累白骨上的台阶其中一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