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新疆维族人的迫害: 问候语从“阿拉愿你平安”改成“习近平”、“党”愿你平安

0

中共在新疆的治理手段引起国际极大争议,中国还试图找Youtuber分享少数民族在新疆生活多美好,企图洗白形象。在本台“亚洲很想聊”节目中,被判刑的维吾尔族学者伊里哈木-土赫提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提到,维吾尔人问候语的改变,最能体现中国政府的压迫。

离开新疆将近9年的菊尔在节目中提到,维吾尔人大都信仰伊斯兰教,全世界伊斯兰教都有通用问候语“愿你平安”,无论来自哪个国家、这是通用语言,“愿主给你平安”(Allāh wish you peace)。她说,现在跟家人联系,交流的问候语都很浅显,只有“吃了吗、喝了吗?”这些简单的对话,都能明显感受到在新疆的亲人对所处环境的恐惧。而现在“愿主给你平安”这句话不可能再从新疆维吾尔人口中听到了,在电话里是不敢说的。

菊尔-伊力哈木:“我听到的问候语是’习近平愿你平安,陈全国(前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愿你平安、(共产)党愿你平安’。我们的真主 ‘阿拉’,不可以说’阿拉’这个词,被听到用宗教极端罪抓起来。”

菊尔说,在新疆,每个人的手机上有中国政府要求他们下载的软件,信息、照片没有隐私,全都上传到中国政府内存里面。菊尔回忆,她少有与家人视讯聊天的机会,有次她不小心说漏嘴说出“阿拉愿你平安”,她的家人一脸惨白,没有一丝血色。菊尔说,“这是他们恐惧的一个程度。”

菊尔-伊力哈木说,现在新疆问候语已经改变。(截图自亚洲很想聊节目)

菊尔父亲伊里哈木-土赫提因提出改革获判无期

菊尔的父亲伊里哈木-土赫提九年前应邀赴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当访问学者一年,当时父女俩试图前往美国时,菊尔的父亲在机场当场被捕,菊尔说回忆这段往事仍然历历在目,菊尔说,“我当时拒绝离开,我爸爸推着把我送出去,我爸爸用维语说,你看看这个国家这样对待你,你还想待在这吗?”

菊尔说到,当时爸爸推她去搭机时,她非常不解,因为十多岁的她语言不通,家人都在中国,她一个人去美国做什么呢?她只记得当时眼泪一直往下掉,手也发抖。爸爸最后告诉她这段话,“我的爸爸跟我说,妳别哭,孩子!别让他们觉得我们维吾尔姑娘不坚强好欺负,我爸爸推着我的肩膀说,孩子你走吧!抓住这个机会,我宁愿你在美国扫大街,也不想你待在这。”

菊尔认为,现在新疆宗教迫害是很大问题但不是唯一的问题,他的父亲被抓甚至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他抓住新疆问题的关键,教育、工作岗位不平等,双语教育导致文化语言流失。还有过度移民到新疆,1958年新疆汉人人口只有6%、75%是维人,剩下是哈萨克等其他十几个民族;而据2021年11月份人口统计,汉人和维族比例已有四成左右,剩下是其他少数民族。

菊尔-伊力哈木:“我父亲提出这些问题,并且我父亲是温和理性声音,他给了温和改善措施,我父亲在被判刑以前,他的网站被关闭,他被跟踪、被威胁、被打、被软禁都是家常便饭。”

对于新疆问题,菊尔举了个父亲在她很小时候说的例子,衣服破洞如果在洞非常小的时候,针线活做得好,补一补看不出衣服破小洞。如果针线活不好、甚至刻意撕扯破洞,或是不管破洞,就只会越来越大。

菊尔-伊力哈木:“中国政府就是一个针线活不好,甚至是刻意撕扯破洞。我所指的破洞是新疆各种各样的矛盾,中国政府就任由这些矛盾越来越大,刻意造成矛盾,以作为将来可以全方面掌控维吾尔人,甚至其他民族的理由和借口。”

作家韩秀认为维吾尔人和平温和,中共迫害宗教踩到底线。(截图自亚洲很想聊节目)

韩秀:维吾尔人民族性温和 中共宗教迫害踩到底线

曾经加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的作家韩秀在节目中指出,40年以前中共仍忙着内部政治斗争,对新疆的态度是资源掠夺比较重要。当她抵达新疆时,文革已经开始,当时维吾尔人生活区域也有所谓的文革,但是微乎其微。韩秀举例,当时维吾尔人拿到毛语录是拿来卷烟。她说,语言隔阂、意识形态太遥远了,维吾尔人永远不会知道文革是什么,他们有自己的宗教信仰,是他们的精神力量,这让中共很介意。

韩秀:“后来他们有了借口,跟在中东发生的事有关,西方世界反对恐怖主义,这下子中共觉得可以找到借口收拾穆斯林。新疆维吾尔是非常和平、安静的民族,什么事逼到最后,要他们放弃宗教信仰,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底线。”

韩秀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维吾尔人遭受的压迫、疏离、岐视老早在心底,中共一向是用武力解决问题,不只抓人把人关押,还要利用他们的劳动力来生产,从前的南疆劳改队就是以慢性屠杀为目的。是中共在欺负维吾尔人,而他们无力反抗。

韩秀:“今天新疆该说是监狱,把人长期关押起来不让自由活动,不是监狱是什么?现在造成冲突,这是压迫与反压迫,这已经谈不到对错,不让人家生存。”

菊尔在节目中呼吁大家点击,www.enduyghurforcedlabour.org 网址,她列出哪些品牌明确支持强迫劳动,哪些则是拒绝、抵制强迫劳动。她希望大家选择支持做正确事情的品牌,告诉不支持人权使用强迫劳动的品牌,他们是不对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 温晓平 网编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