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斯达:对华鹰派可能离场四年再度回归—读《川普时代》

0

川普总统任内的特别经济顾问家纳瓦罗最近出版《川普时代》,书中坚持2020大选有舞弊。 (《川普时代》书封)

卢斯达 2022年01月16日

2020 年作为美国和世界的分水岭

震撼全球的美国国会暴动案,其中一个带头者Q巫师(QAnon Shaman)最近被判监 41 个月。 Q 巫师笃信网络上的 QAnon 阴谋论体系,也支持和响应川普号召前往华盛顿示威。经过官司折磨之后,他表示自己长期有精神困扰,是阴谋论的受害者。川普在任期完结前都没有特赦他,以示与示威者切割,Q 巫师戒掉了阴谋论,而且可能会作为证人去指证川普煽动群众暴动。

因为川普对 QAnon 「用完即弃」,后者似乎失去「精神领袖」。川普由绝对不肯戴口罩而变成会戴口罩,也使其他坚决的反口罩派「失望」。然而川普在共和党还是地位无损,甚至已经准备 2022 年的提前竞选活动。前国务卿蓬佩奥突然大瘦身减去 90 榜,似乎也是下一任大位竞争者。

川普声称选举结果被窃,千万群众也认为如此,即使民主党前总统卡特在《纽约时报》撰文批评他们将美国卷入无止境又无意义的选票重点, 川普支持者仍保持这个想法,甚至是川普的特别经济顾问家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最近出版的《In Trump Time: My Journal of America’s Plague Year》(川普时代)也是一再坚持这一点 (上一届选举有舞弊)。

纳瓦罗受到川普椅重,有美媒引述川普遇到问题时都会高呼「我的 Peter 在哪」,可见关系。他被称为「非主流经济学家」,反对「多边自由贸易」,因此他受到不少自由派经济学家批评藐视。 2021年1月21日,中国政府制裁28名反华政客及其亲属,纳瓦罗就是其中一人。无论如何,对华鹰派可能离场四年之后再度回归。

被中国制裁的经济学家

纳瓦罗「反华」已久(尽管他表示他支持中国人民),在 2011 年出版的《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 Confronting the Dragon – A Global Call to Action)受到川普认同,并在成为总统之后委任他为经济顾问。纳瓦罗在2011年即中美比较友好的时候,已警告美国的经济生产正因「接触政策」而受到保护主义的外国货掠夺,淘空美国制造业,最后造成工人和低下层极为受害,加剧了所谓铁锈带的下流。去到 《川普时代》也是总结这条思路并以白宫任职经历佐证。两件大事,一件是经济/对华政策,另一大事则是应对 covid 19。

在他建议下,川普开始对中国打关税战,对外增税,对内减税,并与中国谈判所谓的多阶段贸易协议。美国退出 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后来以 2020 签订的美墨加协定「USMCA)宣布取代有 26 年历史的 NAFTA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在 covid 19 最初蔓延时,纳瓦罗首先提出病毒似乎会发展成大流行,不理世卫当时表示「不建议禁飞」而向川普提出应该禁飞中国,川普答应发出行政命令禁飞,并任命纳瓦罗搞一个《国防生产法》协调全美国的医疗物资供应链,以免有人囤积和炒卖医疗物资。

《川普时代》写得很辛辣,也可能对自身「政绩」有自吹自擂之处,但也可以反映出两任总统的相当不同之处。纳瓦罗自嘲自己在白宫曾经像一艘「飞翔的荷兰人」(The Flying Dutchman,一首被咀咒而永远无法回乡的鬼船),拿着一部手提电脑自己于白宫各处流动办公,直接向总统负责。

作者表示在川普任职期间,因为减税、松绑 (deregulation)、更进取的能源控制政策、新贸易协议,道琼工业平均指数上升到 30000 点,股市极度畅旺,全国失业率大幅下跌到 3.5 %,更吊诡的是,黑人、西班牙裔、女人的失业率也录得「历史性低比率」,低收入工人获得更好待遇。

在川普要求下,墨西哥国派出 15000 名军人阻止非法入境,在收紧的递解政策下,当时的偷渡狂潮一度安静。川普不像他的前任,没有在中东打仗,没有轰炸利比亚、塞尔维亚。这一套政策,从经济层面就开始引起美国菁英分裂,自由多边贸易主义者、华尔街、世界主义者等等都不会太高兴。据他所说,当时反对的势力有很多都是一些在澳门做赌场生意,跟中国有经济上千丝万缕关系的人。书中讲述从第一次对中贸易谈判,内部已经开始内斗,甚至 covid 19 来袭,有白宫高级官员非常不愿意下禁飞令,被 Navarro 批评为白宫中的疫情否认者 (the white house virus denier)。

纳瓦罗跟传染病专家福奇 (Anthony Fauci)争论要不要下禁飞令, 2020 年 1 月 26 日福奇接受WABC 访问,曾表示:「武汉病毒对美国的风险相当低 (a very very low risk to America )」,他们继续争论,福奇像一肉录音机一样重覆:「根据我的经验,禁飞令根本行不通。」

没有这些细节,会以为美国大疫只是因为川普不肯防疫,还乱说「中国/功夫病毒」,这是歧视言论,但至少认知到确实有一种危险病毒正在向人类宣战。更吊诡的是,一些我们看不起的「阴谋论节目」、非科学家,甚至在评估病毒风险这事上,比起科学家更早提出警告。当然你可以说他们是歪打正着。

科学家要看数据和实证,情况不断改变,他们不断修改指示,以科学为本声称超越政治,却是把疫情去政治化,一般人尤其是了解亚洲情况,凭政治直觉就可以预测到此毒来势汹汹。当初很多西人相信没事情,是弱感冒,不知有多少是因为「世卫」太过权威,令人们失去独自面对风险的常识。世卫说过不用 travel ban,不知害死多少人。

保留适度怀疑总比完全相信好

现在这个各种科学疫情消息不断乱飞的时候,权威越来越受到质疑。但我们也不需要去到相信英女王是蜥蜴人,但也不要把经验在限的其他人类、机构奉若神明。因为从 2022 年今日看来,世卫当年是在发放谣言,杀伤人命,等于将不戴口罩和打疫苗视为另一种绝对正确和信念

「Never believe anything until it is oifficially denied」(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事,直到它被官方否认)。几年前见到中国舆论界在谈论「官谣言」,当中比较有良心的人会指出,在某些环境,不要禁止「民谣言」,是一种制衡「官谣言」的必要提问。有争论,好过没有争论。有怀疑,好过没有怀疑。罗素其中一句名言:

Dogmatism and skepticism are both, in a sense, absolute philosophies; one is certain of knowing, the other of not knowing. What philosophy should dissipate is certainty, whether of knowledge or ignorance.

而在这个瘟疫肆虐的世界,人们因为过于恐惧、不能忍受生命的失控而太想寻找一个答案。现阶段可以给你安心的答案,一定充满瑕疵。罗素有另一句对答更绝:

I would never die for my beliefs because I might be wrong.

当然在病毒来真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获得机会为自己的「防疫」信念而死。

※作者为香港评论者/作家

——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