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干城:文化保守主义浪潮正向我们涌来

0

我们正处在一个文明范式转换的时代,近代以来的主流观念有望被保守主义取而代之。

一、我们正经历一个哥白尼革命式的大时代

制度有神奇的作用,但它不是万能的,制度后面是文化。现在确实是一个文化范式需要重整的大时代。近代以来,人本主义、科学主义、进步主义成为人类文明的主流,但并没有解决人类的问题,非但东方大国至今不能易范,而且连模范生美国也发生了严重的“左流感”,让人类何去何从彷徨无据。加之新冠肆虐没有穷期,披露出来乃是老大老二共同造孽,把天捅漏了,因此“溯源”无望。这是何等的悲哀啊!人类是到了对人本主义、进步主义和科学主义进行深刻反省的时候了。不是迷信这些“不容置疑的真理”,何至于胆大妄为到不经人类公示少数人可以决定制造这样的病毒?何至于许多国家虽然经过上百年不断革命至今仍被革命吞噬形同一具政治僵尸?对此一系列当然真理一直有人在反省,但反省从未像今天这么迫切,问题从未像今天这么严重,一言以蔽之即世界需要保守主义。

二、保守主义应该登上思想舞台成为历史主角了

经历过温格的中国人,闻保守而蹙眉,唯进步之崇尚,虽然国人对保守一词的理解与西方主流文化界有一定偏差,但大体上还是可以互通的,所以中国亦属于保守主义复归之一部,甚至是重要一部。

何谓保守主义?即与近代以来的主流观念相反的一面,与科学主义相反的信仰,与进步主义相反的改良,与人本主义相反的神本。这一观念发轫于英国思想家、政治家埃德蒙·伯克(1729-1797)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在全世界新锐思想家一面倒叫好的时候指出暴力革命激进革命非但不义而且无益。进至二十世纪成为英美经验主义对大陆整体主义的质疑,哲学上以英国哲学家卡尔·波普尔的证伪论对历史决定论的破解为主,法学、经济学上即以米塞斯、哈耶克为代表的奥地利学派强力对抗东方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思想,让人类文明保住了基本阵地,后来成功反转。那时候英国的罗素、法国的罗曼·罗兰都是世界公知首领,都曾为东方体制叫好,幸赖上论诸贤坚守保守主义阵地,才不至于被连根拔起。但他们并没放弃思想深处的进步主义和科学主义,加上美国的杜威,不绝如缕伏延千里,遂酿成今天美国的左流灾难。流风所及,助长中国至今走不出集权体制的梦魇。

三、当代中国保守主义的三个火枪手:朱学勤、秦晖、刘军宁

暴力革命并不一定推动社会进步,可能是一地鸡毛原地打转;社会进步只能在原有文化的基础上日积月累,希望推翻重来,结果往往是旧的破坏了,新的建不起;人并不是宇宙的中心,把人自己抬得太高只能助长人的狂妄,结果无法建设宪政体制。——这是当代保守主义的基本理念,中国学者虽然落后于西方保守主义思想家,但也不乏其人,前后较有影响的就是朱学勤、秦晖和刘军宁。

这三位学者尽管都有较高的学术声望,但也并没有特别突出,声望与之类似的学者不乏其人,但从保守主义这个维度看,他们无疑是当代中国学界的代表,而且前后相续,一浪高过一浪。

八十年代中国思想界代表人物是李泽厚,他首先带领学术界突破左派钳制,开拓自由主义思想和学风,后来转向本土文化的研究,提出“积淀说”、“情本体”、“文化心理结构”、“历史文化本体论”等一系列向中国本位文化展示温情的思考,到九十年代在海外提出“告别革命”,亮出保守主义的旗帜,在大陆接其遗绪的就是朱学勤、秦晖、刘军宁等人。

朱学勤的博士论文《道德理想国的覆灭》在左派革命话语依然不容置疑的时代率先打破法国大革命的神话,现在看来确实是大陆中国保守主义的破晓鸡鸣,由此奠定了他学术领袖的地位,成为与民主话题相对立的自由主义的代表。后来秦晖教授以其对苏东转型的深厚研究和各个关键时期的发声成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典型人物,尤其不容忽视的是他对中国历史的独特观察,即坚守“周秦之辨(变)”作为判断中国文化的主轴,认为先秦诸子具有丰富的当代价值,包括儒家在内,均应该给以足够的尊重,而不应该轻易推倒,是两千年秦制扭曲了败坏了先秦文明,也让中国人至今走不出传统体制。刘军宁于九十年代就聚焦保守主义,一本《保守主义》一版再版,洛阳纸贵,到新世纪卓然成家。如果说朱学勤接伯克遗绪在九十年代为保守主义破题,但他并没注意到进步主义是保守主义的大敌,因此并没有注意到本位文化的价值。秦晖转向以温情看待中国本位文化与历史,但他没有注意到人本主义的缺陷,常为文化多元论代言,屡称“制度有好坏,文化无优劣”。刘军宁则走得更远,谈中国文化的价值,他提出老子道家就是中国的自由主义,同时承认儒家文化的价值,与宪政理念并不相悖,足以作为中国宪政制度的基础。而且不止于此,他在新世纪聚焦圣经研究,与欧美保守主义接轨,承认自由主义要防止反噬,建立宪政制度,必须立足于基督信仰。他自己也成了基督的信徒,起码是文化基督徒,虽然好像还没有经过受洗仪式。总之,中国保守主义从自由主义母体里受孕,逐渐成熟并走出自由主义,然后反哺自由主义,与欧美保守主义的路向正相耦合。

保守主义作为欧美文化圈对抗极端进步主义左派思想的号角已经吹响,也是人类新时代的强音,中国作为这个时代精神的一部,也在发出自己的声音,共同创作一首新文明的交响曲,对待中国传统文化与历史的价值,从这个维度来观察,就像那英歌里所唱的借来一双慧眼,就能够“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2022-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