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中共公安部官场:真正的高危职业

0
17

(美联社图片)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本周一刊登和播出的《公安部技侦局警渣层出不穷》的主要内容是,介绍和分析了为什么公安部技术侦察局的历任局长们大都是政治下场可悲。但一家转载此文的中文网站把标题改成了《公安部警渣层出不穷》,所以笔者干脆就在本篇文章里排列出中共公安部的高级警渣,也就是副部长级以上的高级警渣有多少。

众所周知,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以“反腐打虎”为借口整肃的所有出自公安部的副部级以上高级警渣中,最大、最老的一只是正国级的周永康,目前正在公安部直属的秦城监狱里与薄熙来和王立军等人抱团养老。

去年10月2日,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国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此前先后担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和司法部部长的)傅政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此消息一出,中国大陆的《南方都市报》次日即刊登出《傅政华被查,系十九大后第三位曾任公安部副部长的“警虎”》一文。海外媒体同日刊登署名田云的文章《傅政华被查 四名公安副部长落马非偶然》中说:中国大陆及海外媒体在报导傅政华被查的消息时,都提到了另外几个落马的前公安部副部长:2016年1月,李东生因受贿获刑15年;2020年1月,孟宏伟因受贿罪获刑13年半;2021年9月30日,孙力军被“双开”。四个公安部副部长先后出事,这绝非偶然……。

这先后落马的如上四个前公安部副部长中,李东生和傅政华都曾是公安部的常务副部长,其官颁简历是都是特别注明“正部长级”,也都是在公安部常务副部长位置上“当选”了十八届或十九届中央委员。

其实,除了李东生和傅政华,这些年来落马的曾经在公安部担任过正部长级的常务副部长者至少还有一个外界较少关注的杨焕宁。此公也早已经在李东生被下狱一年多后中箭落马,罪名是 “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背离党性原则;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权谋取私利……”。

至于孟宏伟,虽然其公安部副部长的头衔前面没有“常务”二字,但因为他是以公安部副部长身份分别兼任了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局长、国家反恐怖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以及国家海洋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兼中国海警局局长等重要职务,所以在2013年3月即被“明确为正部长级”。

而孙力军其人,虽然在公安部层面担任副职实属“位高权重”,但从组织级别上,也只是和一大票先后落马的中共省级政法委书记及公安厅局长同级。比如,最为著名的前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本专栏上篇和上上篇文章中介绍的,被中共当局公开列入“孙立军政治团伙”名单中的原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原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龚道安,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邓恢林,原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刘新云。

中国司法部原部长傅政华。(Public Domain)

中国司法部原部长傅政华。(Public Domain)

除了如上人等,在习近平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之后陆续落马的公安部副部级官员还有:

已经被以“受贿”一项罪名判处死缓的公安部原党委委员、部长助理郑少东。

已经被以“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参与非组织活动,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安排其家属公款旅游;违反组织纪律,违规为他人职务调整、提拔提供帮助;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影响谋取私利”等罪名被“从宽处理”为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的公安部原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夏崇源。

还有一个,因为是王立军在重庆的继任而“知名度甚高”的何挺,被查处之前的职务是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兼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和党委书记。不过,此人在被“外放地方”之前,即已经因其公安部反恐怖局局长兼国家反恐怖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的职务而被公安部报请,得到中组部批准内部明确为副部长级。他于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夜,被宣布开除党籍、行政撤职的罪名是“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谋求职务晋升搞攀附,长期搞迷信活动,对抗组织审查;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组织纪律,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违规选拔任用干部”,以及“违规插手干预司法活动”等。

仅是笔者如上的不完全统计,从习近平上台至今,已经被查处出自中共公安部系统的副部级以上的高级警渣居然已经高达9人之多。其中,正国级1人,正部长级4人,副部长和享受副部长级待遇的4人。所以说,公安部领导人是中共政坛中的高危职业一点都不夸张。

例举完如上人等,这里要特别介绍一下被下狱之前,先后为周永康和孟建柱两任公安部长担任助理,而且是在孟建柱接替周永康部长职务的当年,即被明确为副部长级部长助理的郑少东。此人是2009年12月31日被中纪委公开宣布“接受调查”的;2010年8月24日, 即被西安市中级法院宣布“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此案之蹊跷还不仅仅是中纪委调查加“司法处理”的全部时间仅用了8个月又24天,更令人奇怪的是,其单一罪名受贿罪的全部犯罪金额,而且是赃款加上赃物的作价折合金额,总共也只有826万余元;而且还是“案发后,赃款赃物已全部退缴”;而且还是“案发后认罪态度较好”,居然会被判处死缓?

前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Public Domain)

前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Public Domain)

对一个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及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的助理的“司法处理”,居然会如此“从重从快”,幕后原因至今是谜,但毫无疑问是政治层面的。

而当年从上海市政府被孟建柱调进公安部,不久即实际接替了郑少东的部长助理角色的孙力军,无疑是联想到了郑少东的下场,这才如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所介绍和分析的那样,之所以积极地在电视认罪专题片里配合“组织安排”,就是为了争取一个死缓的下场。不过,三年多前的赖小民也曾经被电视认罪,但仍然也没有逃脱被毒针注射处死的下场。更何况和当年的被“刀下留人”的郑少东相比,孙力军的罪孽不知要深重出多少倍了。

据报道,自习近平政治亲信王小洪由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和党委副书记职务晋升为党委书记之后,此人以公安部党委的名义所做的第一件对外高调公开的事情就是特别成立一个所谓的“公安部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并从此在继续整肃孙力军的工作内容上,完全是撇开仍然还在以国务委员身份兼任公安部长的赵克志,自己唱独角戏。

今年1月24日,王小洪主持召开了“公安机关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题会议”。这里要特别提示一句,“公安机关”和公安部,以及“公安部机关”完全不是一回事。在中共话语体系里,“公安部”和“公安部机关”都是指的中央层面的公安部本身。而所谓“公安机关”,则是指全方位的,整个中国大陆的“公安系统”,泛指中央和地方层面的各级公安系统。

这次的这个由王小洪自己主持,并做“重要讲话”的“公安机关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题会议”,就是一个有在京公安部党委委员出席,各省级公安机关主要负责人、领导班子成员,各警种部门主要负责人在分会场参加,公安部部机关各局级单位主要负责人和驻部纪检监察组、国家移民管理局有关负责人在主会场参加的全国性公安会议。

中共官方新闻中,对王小洪的职务介绍是公安部党委书记、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长。他在讲话中对“孙力军政治团伙”的定罪是:严重违纪违法,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党和国家政治安全,严重损害党的形象和执政根基,也严重破坏了公安机关政治生态、严重损害了公安队伍形象。

王小洪还在讲话中强调,要坚持政治问题从政治上看,增强政治敏锐性和鉴别力,从政治上充分认识孙力军政治团伙的严重危害性;不但要深刻认识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的重要性、必要性,切实把肃清工作作为当前重中之重的政治任务来抓;更要深刻认识这项工作的长期性和复杂性,决不能把这项工作当成一般性工作看待。

去年10月初,傅政华“接受调查”的消息一经公布,外界即有媒体评论说,加之中纪委刚刚宣布对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双开”,这两条重磅消息显示习近平对政法系的清洗远未停止,更多高官落马也不会令人意外。

事实确实如此。王小洪在这次会议上,已经要求全国范围内的各级公安机关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 — 特别是“一把手”:要“把自己摆进去、把职责摆进去、把工作摆进去,切实把涉及(孙力军政治团伙)的人、事、案查透彻,把存在的政治隐患全部清除。对走过场、搞形式,抓得不到位、查得不彻底的,要严肃追责问责。要进一步深入排查问题,紧盯选人用人领域和重大案件、重大工程项目等,切实做到问题不查清不放过、整改不到位不放过。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深挖彻查涉及到的问题线索,做到线索延伸到哪里、核查清查工作就开展到哪里”。

王小洪的讲话还要求在深入查处“孙力军政治团伙”的过程中,“要充分发挥宽严政策的效力、增强组织查处的威力,依规依纪依法做好对涉及人员的查处工作……。对认识不到问题、避重就轻、对抗组织、企图蒙混过关的,要依规依纪依法从严处理。”

另外,王小洪还在这次会议上要求:“公安部党委已成立公安部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各级公安机关要尽快成立相应领导机构和工作机构,在党委和政府领导下,加强同纪检监察、组织人事等部门的沟通配合,打好整体仗、合成仗……。”

由此可见,清查“孙力军政治团伙”已经不是一项单一的工作内容,而是一场面对全国公安和政法范围的、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不但要深入而且更要持久;孙力军的问题远不止他本人“该当何罪”那样简单,所谓的“孙力军政治团伙”的组成人员也更不止现在已经在不同地方看守所里等待判决的王立科、 龚道安、邓恢林及刘新云这4个副省部级的高级警渣。他们同级和在他们级别之下的公安部各级机关,以及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还会有数不清的大小警渣被陆续列入“孙力军政治团伙”是毫无疑问的。

而目前已经处于退休状态的孙力军曾经的上级,以及现正在中共中央其他重要部门任职的、孙力军曾经的公安部同僚或上级们,谁和谁很有可能会受到孙力军案的牵连,都将是我们本专栏下篇文章的介绍和分析内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