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天津政法委书记赵飞能否说清楚与孙力军党羽的非组织关系?

0
75

天津政法委书记赵飞 (Public Domain)

我们本专栏过去的文章介绍过,清查“孙力军政治团伙”已经不是一项单一的工作内容,而是一场面对全国公安和政法范围的、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不但要深入而且更要持久;他们同级和在他们级别之下的公安部各级机关,以及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还会有数不清的大小警渣被陆续列入“孙力军政治团伙”,是毫无疑问的。

据笔者所知目前暂时还没有被正式对外宣布“接受调查”,但日后或轻或重,肯定会受到“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所波及的副省部级以上高阶警渣已有数名。其中之一,就是已经被公开名列“孙力军政治团伙”主要成员之一的前上海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当年在湖北公安学校的“上铺兄弟”,目前暂时还留在天津市市委常委兼市政法委书记位置上,但已经被组织要求把与龚道安之间的“非组织关系”向纪检部门“说清楚”的赵飞。

说起这个赵飞与龚道安之间的“非组织关系”,不能不令笔者回想起9年前在本专栏的一篇文章《陈希与习近平即是同窗还是同党》中介绍的在当今中国大陆官场上,人人都知道所谓“四大铁”的说法,即“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

同为1964年生人的赵飞和龚道安“一起同过窗”的时间,是1982到1984年间。当时的赵飞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本科,退而求其次进入了当时的湖北公安学校。与他同时入校的龚道安,此前已经有过一年的从警经历,属于“保送生”。

从警校毕业后,两人各自回到自己家乡湖北荆门基层警局工作。日后两人“一起扛过枪”的经历是2005至2007年间,当时的赵飞已经升任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副厅局级),龚道安则是他赵飞具体分管的经侦总队的总队长(正处级)。

目前的龚道安已经在河北省唐山市中级法院的看守所里,苦苦等待了5个多月时间了,从去年九月一审开庭之后,虽然已经当庭表示了“认罪悔罪”,日后又在中央电视台的电视认罪节目里痛哭流涕,但至今未被宣布判决;想必是在当庭被控受贿7343万余元的基础上,又在被检方调查新的、更严重的罪行和更复杂的犯罪内容。

根据检察院已经在法庭上出示,也已经被龚道安当庭承认的犯罪内容,龚道安的受贿时间跨度长达21年,从1999年下半年在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任上开始受贿,直至在上海市政府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位置上落马为止,从副处级一路受贿到副部级。这期间,至少有两年多是在担任湖北公安厅经侦总队总队长,在时任湖北公安厅主管副厅长赵飞直接领导下进行的,是否“一起嫖过娼“难说” ,一起分过赃”的嫌疑更大。

其实,中共公安系统里只要够点级别的警渣们的性需求,一般都已经不必要通过嫖娼解决了。孙力军的例子我们前面的文章里已经举过了。而就在孙力军到武汉后,点着名要给两个女警花当“入党介绍人”,并亲自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画面里为她们主持宣誓仪式之前,武汉当地还曾有过当地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吴永文同时包养当两名表姐妹,并先后安排她们穿上了警服的故事。

2015年1月,中共大外宣多维曾刊登《曝:周永康亲信被举报内幕》,说的是2012年12月13日吴永文已经被带往北京,中纪委和湖北省委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正在湖北当地展开调查。调查源于2012年12月初,湖北当地一商人向中纪委的举报。据该商人称,在吴永文2003年1月至2006年3月担任湖北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厅长期间,就与下属湖北省劳动就业管理局一名女干部“保持长期不正当两性关系”。

该名女干部正是举报商人之妻。商人当初发现两人奸情后曾提出离婚,但被婉拒,称“都是一个系统的,以后还会得到好处”,随之妥协。不料,前段时间商人妻子主动提出离婚,他一怒之下将两人交往的视频证据和其它相关材料向中纪委举报。

多维当时的另一篇报道文章《湖北又出了个“王立军”》中介绍:湖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吴永文由于涉嫌权钱交易、包养情人、生活腐化等系列问题,正在接受调查。此人和王立军一样,以铁腕治警著称。坊间广为流传,吴永文曾经对某香港媒体记者咆哮:“想采访老子,你不够格!你去打听一下,中央那些高官跟老子是什么关系!在湖北,老子就是王法,谁敢不服,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老子贪污什么了?当官的谁不贪污、包二奶?敢查老子的人还没有出生。”

天津政法委书记赵飞。(Public Domain)

天津政法委书记赵飞。(Public Domain)

多维在此之前还曾有相关分析文章认为:按照中共的惯例,犯事官员被押往北京受审是很罕见的举动。省部级腐败高官实行“跨省异地”审理,而厅局级干部腐败案件则在“省内异地”审理。若省部级高官被直接押往北京受审,背后一般会涉及更高级别的官员。因此,吴永文被中纪委调往北京接受调查,极有可能正是因为他的案件与中共高层人士存在某种关联,而可能性最大的当是其原上司周永康。在中国坊间,吴永文被普遍认为是其“铁杆中的铁杆”,颇受赏识。

多维当时的相关分析文章中还断定,吴永文系“倒周”关键人物之一。不过,在当年随周永康被调查而相继落马的中石油系统的蒋洁敏、四川官商两界的李春城与郭永祥,以至政法系统李东生等都陆续获刑之后,吴永文的被调查却一起未被中共官方对外公开,并一直“神隐”至今。可谓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笔者在本文里,要特别介绍这个被高度怀疑如今是否还在人世的湖北省前“政法王”吴永文,是因为现如今已经被公开定罪为“孙力军政治团伙”的一票高阶警渣中,至少有龚道安和邓恢林两人,当年在湖北公安政法系统里都曾是吴永文一手提拔起来的。而本文重点介绍的现任天津市政法委书记赵飞与吴永文的关系就更为深远,是吴永文从当年湖北荆门市的基层警局里,就开始重点培养出来的。当年吴永文担任湖北荆门市公安局局长期间,赵飞是他手下的副局长。

中共央视台的电视认罪专题片中介绍说:2010年,在全国地市公安局长培训班上,湖北省咸宁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进入了孙力军的视野。他感到龚道安业务能力出众,于是主动拉拢示好,通过积极推荐运作,使得龚道安被提任为中国公安部技侦局副局长,之后又陆续提任技侦局局长、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上海市副市长……。而这个龚道安,当年正是在吴永文出任湖北省政法委书记不久,亲自推荐为中共咸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的。

中国青年报去年9月刊登的《邓恢林敛财长达21年,与多名“警虎”有工作联系》一文中介绍:9月10日,重庆市政府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邓恢林受贿案一审开庭。根据检察院指控,邓恢林敛财时间从1999年春节前开始到2020年1月,时间长达21年,共敛财折合人民币4267万余元。

文中介绍,邓恢林这只“警虎”当年“入行”属于“半路出家”。2010年10月,他升任宜昌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成为宜昌警界“一把手”。也是从这时开始,他踏入公安系统。在宜昌市公安局担任局长4年后,2014年10月,时任湖北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吴永文将他提拔为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党委委员;8个月后,即又将他推荐进入中央政法委,出任中央政法委反分裂指导协调室负责人兼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

大外宣多维新闻网2018年2月曾刊登《接任“高危岗位” 重庆公安局长晋升副部》一文介绍说,邓恢林2015年7月不再担任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直到两年后履新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是其离任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后的首次公开新职务。2017年8月2日,邓恢林被任命为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之前,这一职位由重庆市原副市长何挺兼任。今次晋升重庆副市长,说明邓恢林已晋升副部级,完全接替何挺的职务。

邓恢林。(Public Domain)

邓恢林。(Public Domain)

多维的这篇文章介绍了知情人士透露的内幕,说是当年在时任湖北省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吴永文的提拔下,邓恢林升任湖北省宜昌市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吴永文于2013年1月因涉嫌包养情妇被带走调查,至今去向不明……。

需要强调的是,这个邓恢林也是和龚道安一样,早在去年9月已经被以受贿罪开庭审理并当庭认罪悔罪了的,而且也一样是至今没有被下达判决。

回过头来继续介绍赵飞。先要提示的是,无论是这个赵飞还是本文中涉及到的吴永文、龚道安和邓恢林,都和当年长期主政湖北的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脱不了干系。特别是这个赵飞,更是李鸿忠从湖北到天津一路上依重的铁杆政治亲信。

李鸿忠从当年的深圳市委书记调升湖北省委副书记、省长的时间为2007年11月,就地升任湖北省委书记的时间是2010年12月。此后直到这个李鸿忠调任天津市委书记的2016年9月之间,该省政法委书记先是吴永林(同时兼省公安厅长),后是此前与政法工作完全不沾边的张昌尔;该省的公安厅长先是吴永文兼任,然后是被孙力军从公安部十二局局长任上派过去的曾欣接任。这位曾欣如今也已经和吴永文一样,免去职务之后便被“失踪”。

而赵飞当时在吴永文手下担任了一段时间的省公安厅厅长,即被外放为武汉市委常委、市政法委副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

正常情况下,只有政法委一把手才会进入同级党委的常委会。而当时的赵飞以政法委副书记和公安局局长身份进入副省级市的市委常委,组织上的意图之一应该是为了让他享受正厅局待遇。

而让赵飞甚感幸运的是,接掌武汉市公安两年之后,他赶上了习近平巡幸当地。

说起习近平2013年7月的武汉之行,没有多少人会记得,但说起习近平在武汉城的街头追着人家“喊美女”的故事,知道的人应该还是满多的。因为当时的中共官媒曾大肆报道过,“习大大如此亲民”。而事后曾有武汉市民高度怀疑,这个被习近平称之为“美女”的其实是个便衣警花。这种怀疑能否被证实另论,但当时的武汉市公安局长赵飞确实是安排了全局警力的三分之二以上都换上便衣,伪装成“人民群众”欢迎习大大。正是从那次以后,安排大量的当地警察扮演“人民群众”欢迎总书记到访,便成了由中央办公厅和公安部命令各地方必须有样学样的规定做法。

事后也有湖北和武汉当地的中共官员们透露说,习近平这一趟武汉之行的主要收获是考察和发现了三个干部,其一是时任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其二是时任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其三就是本文介绍的赵飞。详细的后续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里继续向读者的听众们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